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獸人 陽冬 第3章

《陽冬》第3章

「不過也對,三姐姐向來只偏心自家人……」

他話里有話。

原因倒是不難猜。

不過是知道我暗中給二皇兄送錢而已。

我母族是大云朝最富裕的蘇家。

十五歲那年,祖父便將在平瀾城三條街的鋪子全權交給了我打理。

我經商天賦不錯。

不過五年便讓鋪子的進賬翻了一番,還讓父皇建了市舶司,打通了與北巒、南詔等幾國商道。

但我這人懶。

自從手下人能扛起大任,便再也沒仔細過問。

只每月查一次賬,讓人秘密給二皇兄送些銀子。

我母妃去世得早,宮里人瞧不上我母族是商戶,因此我幼年在宮中過得不算好。

二皇兄和俞妃娘娘心善,庇佑過我一段時日。

因此,我也愿意每月秘密送些銀錢,好讓他們手頭寬裕些。

上一世,宋晏川也曾像今日這般,辦過一場熱鬧的馬球會。

就在我公主府那把大火燃起的前兩個月。

那時,他也曾如今日這般話里有話。

甚至一如現在,湊到我耳邊,悄悄向我討錢。

「三姐姐,你掌管那些鋪子這些年,應當沒少給二皇兄送銀子吧?」

「同樣的手足親情,你可不能厚此薄彼,你說是不是?九妹妹?」

他想將九妹拉入陣營。

但如上一世那般,九妹不接他的茬。

「三姐姐自己的錢財,愿意給誰就給誰。六哥哥張口就要,和街上的那些乞丐有什麼分別?」

「你好歹是個皇子,要點臉……」

說到「乞丐」二字,她甚至用帕子捂了捂口鼻。

嫌棄的表情顯而易見。

被懟了,宋晏川也不惱,只笑瞇瞇地望著我。

「三姐姐,你說呢?」

如上一世一般的場景,令我心中微寒。

看了一眼他唇角貌似溫良的笑,我收回視線,懶懶往桌上一靠,端起酒杯。

一盞飲盡,視線落在賀衍幾人離開的方向,才緩緩勾唇:

「六弟,你平日不是最瞧不上我商人銅臭嗎?」

「九妹說得不錯,給自己留點臉。」

09

上一世,殺我的人的確是賀衍。

一杯加了迷藥的酒,令我動彈不得。

再一把火燒了我的寢殿。

我的確親眼看見賀衍放火,也親眼瞧見他逃入九妹府中。

但他是東隅送來的獸人。

在大云,充其量是個奴隸。

一個奴隸,即便當真心儀九妹,心儀到恨不得殺我換主。

若無人授意,根本不可能有動手的膽子。

否則,也不會在我府中安分守己三年。

他確實受人指使。

那場大火中,我意識消散之際,親眼瞧見他沖入九妹府中。

瞧見他主動露出獸耳和尾巴剖白心意,跪下求九妹重新與他締結契約。

可九妹聽聞我死了。

連問都不問,就一劍刺穿他的肺腑,甚至紅了眼睛。

「背主的東西!你與三姐姐結了契,就拼了命護著她!怎敢獨自逃命?」

「三姐姐沒了,你也該死!」

她命人將賀衍綁了,親手將他的肉一片片剜下。

凌遲之刑下,賀衍終于招了。

「是六殿下……」

「六殿下想讓三殿下死,得到三殿下手中的市舶司……」

「可他不敢動手,便讓東隅給我傳信,用我爹娘性命要挾,承諾事成之后放我離開大云……」

「可我不想離開,九殿下,我心儀你……」

……

上一世,宋晏川應當查到了我給二皇兄送錢,才辦的那場馬球會。

馬球會上,他如今日一般話里有話指責我偏心,開口討錢。

甚至被我拒絕后,也如此刻一般陰陽怪氣。

「哎,我是沒這個福氣嘍。」

然后訕訕走遠。

而這一次,我不過讓人透露些風聲。

他便迫不及待辦了這場圍獵。

想來被我拒絕,他應該還會找上沈槐安。

只是這次,應當不會遂了他心愿……

看著宋晏川與東隅使臣談笑的背影,我微斂了眸子,輕笑著問九妹:

「九妹,你要錢嗎?姐姐給你。」

九妹有些意外,卻搖頭笑著拒絕:

「我要錢做什麼?還是你留著用吧,我可不稀罕那玩意兒……」

料到她會這麼回答,我并不意外。

只是用手帕掩唇,湊近她耳邊:「你不是想當女帝嗎?」

「你在春來城養的那三十萬私軍,不用錢?」

10

隱藏多年的秘密被我這驟然戳破。

九妹神情大駭。

但僅僅一瞬,便恢復鎮定,驚疑不定朝我望來。

她壓低聲音:「三姐姐,這玩笑可不好笑。」

我卻笑笑,不置可否:

「不急,你慢慢考慮,若需要盡管來尋我。」

「只要你想,姐姐我定然幫你。」

父皇子嗣不豐富。

誕下的皇子公主們,早夭的早夭,病逝的病逝。

余下的這幾個,二皇兄心善卻懦弱,是個連殺雞都不敢殺的人,出了名的心慈手軟。

五弟脾氣直,是個脾氣一點就爆的莽夫。

而六弟宋晏川,野心勃勃卻睚眥必報,一心弄權,實實在在小人一個。

唯獨九妹妹宋靜瑤,雖說狠是狠了些,但還有些雄心壯志。

她母親出身將門,祖父曾是赫赫有名的鎮國將軍。

父皇昏庸,越老猜疑心越重。

對九妹妹與她的母族明寵暗防備。

即便東隅、南詔幾個小國在邊境蹦跶,他也不放任不管。

一心想著緊緊捏住兵權。

上一世,我性子懶散,不愛走動。

除了二皇兄,同幾個兄妹并不親近。

九妹與鎮國公在春來城秘密養私兵,也是上一世我死后才知曉的。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