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獸人 陽冬 第7章

《陽冬》第7章

他胸膛劇烈起伏,偽裝的深情終于被撕碎。

他不裝了。

「宋知念!重活一世,我本來還想著饒你一命。既然你不配合,也別怪我心狠!」

他咬牙切齒,說話間猛地伸手掐住我的脖子。

喉上的手越收越緊,肺中的空氣越來越少。

我卻沒有一絲懼意,甚至隱隱興奮。

仍舊掙扎著挑釁:「哦?你憑什麼認為,你能殺我兩次呢?」

19

賀衍大約以為,模仿了九妹的字跡,蠱惑九妹的身邊人,誘我出城一事,我就當真不會起半點疑心。

他不知道,我早就猜到他會行動。

此番我被囚,不過將計就計。

我出城的那一刻,不僅有無數暗衛跟著。

九妹也當真邀了二皇兄與五弟小聚,在他們二人面前演了一出賀衍傷主叛逃、綁架我失蹤的戲。

有暗衛跟著,九妹與五弟找到這里很容易。

以鳥鳴為號,此刻他們已經悄悄包圍了這里。

他們沖進來的時機很準,恰好目睹賀衍目露兇光,欲置我于死地。

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但一聲暴怒的「賀衍!你找死!」卻令我微愣,驟然亂了心跳。

沈槐安提劍沖來的時候,賀衍已經松手退開了。

但他還是被一劍刺中肩頭,癱倒在地。

可即便受了傷,他的嘴也沒停。

「沈槐安,你別以為宋知念選擇你是喜歡你,這個女人沒有心!在他眼里你我都一樣,只是可有可無的玩物而已!」

「你費盡心思替她換來重生又如何,還比不過我呢,至少我陪了她三年,嘗過她的滋味。」

「我們纏綿的時候,你還不知在哪兒呢,哈哈哈哈……」

空氣驟然涌入肺部,嗆得我一陣咳嗽。

等咳嗽停了,鉆入我耳中的就是這麼一句。

我知道賀衍無恥。

但沒想到他會那麼無恥。

事到如今,竟然還想著挑撥離間。

沈槐安原本性子冷淡,被他這麼一刺激,竟也目眥欲裂,胸膛劇烈起伏。

活了兩世,我還是第一次見他這副模樣。

原以為他信了賀衍的話。

不想,他的回答卻令我意外。

「殿下說得沒錯,一個人低賤不低賤惡心不惡心,端看他自己!」

「女子身份不及男子,立世本就多艱,你身為獸人,明明也因身份受盡冷眼,最能體會其中滋味,卻僅僅因為得不到殿下就這般言語侮辱她,隨意詆毀一個女子視如生命的聲譽!」

「你該死!」

他頓了頓。

語氣有幾分咬牙切齒:

「沒錯,于殿下而言,我還不夠資格與她并肩。但殿下教我愛是成長、應該平等,而非為了滿足一己私欲。」

「我很慶幸,這一世殿下選擇的是我,而不是你!」

又一劍刺進賀衍腹部。

痛苦的嘶吼聲中,我終于回神。

看著眼前沈槐安高大的背影,我心中五味雜陳。

胸口的位置也像是忽然被棉花填滿了似的,滿滿當當的。

十分熨帖。

忍不住輕嘆,沈槐安哪里寡言少語了?

分明能說會道得很。

我竟不知,自己什麼時候教過他這些東西。

「別殺了,留口氣。」

我站起,示意他替我松綁。

不想,就是這麼隨口一句,竟令賀衍重新燃起希冀。

「殿下,你心里還是有我的,你還是舍不得我對不對?」

他掙扎著跪爬過來,想抱住我的腿。

形容可怖,宛如惡鬼。

哪里還有半分從前妖冶俊美的模樣?

我實在沒忍住,一腳將他踢遠了些。

「舍不得?」

「你以為我為什麼不殺你,要留著你一命?」

「當然因為留著你的命還有用啊。」

見他怔然,我十分好心,提醒他看外頭瞧熱鬧的九妹。

「還記得被凌遲處死的滋味嗎?」

「若不想再受一次,我勸你盡早招了這場綁架殺人的幕后之人……」

20

賀衍這一世應當在九妹那兒吃了不少苦頭。

瞧見九妹的瞬間,他便抖如篩糠,驚恐地瞪大眼,再說不出一句話。

有九妹在,收尾的事交由她,我很放心。

承諾給二皇兄和五弟一人十萬白銀,終于擋住他們對「重生」一事的好奇。

沒有再多待,我帶著沈槐安坐上了回城的馬車。

對沈槐安,我原本有一堆想問的。

想問他今日是如何知曉我在哪里?

想問他為何會說那番話。

甚至想問賀衍口中,他「費盡心思換我重生」是怎麼回事?

可今日不知怎的,我心慌得厲害。

直到回了府也沒能問出口。

還被他搶了先。

「殿下,我思來想去,還是想……想回東隅。」

他這句話來得突兀,也萎靡。

完全沒了與賀衍對峙時的理直氣壯。

「為何?」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微緊。

卻見他忽然垂下眸子,唇角微勾,笑容苦澀。

「我將東隅使臣的計劃和盤托出,以為能以此讓您明白我的忠心。」

「可殿下為何不愿用我?明明有我的證詞,您根本不必受此屈辱。」

「您在我身邊放了許多暗衛,今日以身涉險不告訴我,是因為您還不信任我……對嗎?」

他的問題令我啞然,一時竟不知如何作答。

想了想,我轉身進寢殿,從侍女手中接過傷藥,朝他招手:

「來,替我擦藥。」

然而這一次,他卻站著沒動。

只是抬眸朝我望來,清俊的臉上眼尾殷紅。

仿佛隱忍著滔天情緒,表情破碎,瞧著竟像是要哭了。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