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古代 大女主 爽文 奪位 第1章

《奪位》第1章

母后征戰沙場之際,父皇正和敵國公主愛得死去活來。

死前她才知曉,自己苦苦守的那座城,早被父皇內定給了公主當聘禮。

而年幼的我被敵國公主派去異國和親,路途中慘遭折辱而死。

再次醒來,母后正披上盔甲。

她把我抱在懷里,眼眸發亮:

「阿珺,你要皇位不要?」

01

我突然間發現,母后的眼神變了。

決絕中帶著狠戾,看向我的時候又浸滿了失而復得的柔情。

她抱著我喃喃低語:

「不會了,我不會再讓那些事情發生了。」

話音剛落,父皇就走了進來。

他眉間掛著一抹愁緒,伸手就要抱我。

我身子一扭,躲開了。

前世那個滿身香氣的碧云公主端坐在鳳位上,三言兩語就定了我的和親之路。

我哭著去求父皇,讓他別把我送到那麼偏遠的地方去。

那里天高路遠,若再想去皇陵拜祭母親,實屬不易。

我求他看在母后的份上,別讓我們天各一方。

碧云公主嗤笑一聲,勾住父皇的脖子:

「看吶,你那寵了多年的小公主,連為國和親的道理都不懂呢。」

「用她一人可免除十年戰事,豈不劃算?」

「她就非得鬧得戰亂不斷、民不聊生?存的什麼心?」

她說一句,父皇的臉就沉一分。

我被父皇下令禁閉在宮中,貼身的宮女侍衛俱被毒死。

他的冷言冷語似乎依然響徹在我耳邊:

「身為嫡公主,你忤逆不孝,朕斷不能縱了你!」

此刻我抬眼看著他,內心再無半分溫情。

「朕最近幾日忙于政事,沒來看望阿珺,仿佛有些生分了呢。」

父皇訕訕地放下手,轉而去牽母后:

「素音,邊關戰亂,朕實在憂心吶!」

02

他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不過是希望母后主動請纓去邊關作戰罷了。

母后精通戰略兵法,且武功不俗,膽識過人。

因著家中唯一嫡女的尊貴,身邊更是聚集了一批能力出眾的死士。

可惜前世母后因軍情泄露中了埋伏,他們為了保護母后全部身死。

我以為這一世母后不會再去那個讓她喪命的戰場。

「皇上實在不必過于煩憂,臣妾愿意一去。」

我驚訝地看著她,擔憂地牽住她的手。

母后回握住我的手,眼底的鎮定安撫了我。

父皇的臉上掛著意料之中的笑容,大手一揮送來了各色賞賜。

「吾有此妻,夫復何求?」

「素音,你護佑的,是我們兩個人的天下。」

母后被他環抱住,在背后露出一抹譏諷的笑。

誰能想到此刻對母后這般深情的他,實際上已經和敵國公主暗通款曲多時?

父皇心滿意足地離開了,腳步匆匆。

或許是趕著向那個碧云公主回寄情信呢。

母后披上盔甲,把我攬在懷里。

她的手冰涼,眼眸里卻跳動著火焰:

「阿珺,你要皇位不要?」

03

母后出身將門,能文能武,風姿綺麗無人能比。

自小在我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沒有什麼是她做不到的。

她好像什麼都會。

既當得好娘親,又當得好皇后、將軍、謀士……不一而足。

琴棋書畫更是冠絕京城。

我想她一生唯一的敗績,就是夫君之愛了。

六歲生辰那日,父皇喝多了,他捧著我的臉,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

「你若是皇子就好了,朕需要一個皇子啊……」

「朕娶你母后,是因為……」

后面的話我沒聽清,可那句「你若是皇子就好了」就此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

這世上如果我只能信任依靠一個人,那必定是母后。

「母后,您給我的,我都要。」

「皇位我要,母后我也要。」

我蹭了蹭她的臉,感受到她眼邊的濕意。

母后擦干了淚水,又恢復了往日的堅毅:

「阿珺,母后給你安排的功課,切不可荒廢,明白嗎?」

「母后自小承蒙那位先生教習,獲益良多,你務必對他尊敬有加,不可冒犯。」

我重重點頭。

隨后母后撤換了門口的宮婢侍衛:

「往后不管誰來宮中,即便是皇上,也要通傳。」

她回過頭,用只有我們倆能聽到的聲音叮囑我:

「事以密成。」

04

母后走了一個月,父皇整日心神不定。

幾乎日日都有書信送到他的殿中。

其中小半是母后寄來的軍情暗報。

剩余的就是敵國公主的情信了。

后來我才知道,他們相識于父皇微服私訪時期。

那時我得了天花,母后衣不解帶地照料著我。

父皇美其名曰為我出宮祈福,去了各地寺廟燒香。

現在想想,不過是既不想承擔被染病的風險,又不想被詬病他無愛子之心罷了。

出門游覽一番,還免去了照顧我之辛苦。

這一去,就和同樣便服出行的碧云公主碰了面。

父皇癡迷于她身上的恣意嬌蠻,無法自拔。

他宛如話本子里的癡情書生,迷了心智,眼里再也裝不下其他人。

也因此,母后八百里加急送來的戰報軍情,全都被他抄送給了碧云公主。

「拿一座城來換一顆芳心,本公主就認了你!」

「到時你想怎樣就怎樣!」

父皇被她撩撥得心潮澎湃,手下揮筆不停。

一封封信加急送出去,不知累死了幾匹馬。

對他來說,一座城換一個心愛的女人,這不算什麼。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