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古代 大女主 爽文 奪位 第2章

《奪位》第2章

反正母后為他籌謀多年,如今我朝已疆土遼闊,國力日盛。

我不禁感嘆碧云公主與其皇兄的情深似海。

此次敵國的領頭將軍正是她的皇兄司徒瀚。

為了他的戰功,她竟甘愿獻身?

又或者,只是單純地享受城池換美人的愛情游戲?

05

本來還占據有利形勢的司北國,突然兵敗如山倒。

朝臣來賀時,父皇臉上擠出的笑容難看極了。

父皇的貼身太監蘇公公連日來愁眉苦臉。

我一問才得知,父皇已幾日未得安眠。

連飲食也清減了不少。

我心下不忍,尋來一盒安神香交給蘇公公:

「父皇牽掛戰事,本公主年幼無力分憂,只祈盼皇上能睡得安穩些。」

蘇公公接過,遲疑片刻,并未馬上置入香爐。

我的聲音淡了幾分:

「這是從太醫院平日為父皇請脈的林太醫那里尋來的,公公若不放心,我去回了父皇再檢驗一番便是。」

蘇公公唬得忙說不敢,隨即將香料燃起。

我內心深處,自然知道父皇對我情意淡薄。

但明面上在別人眼里,他卻對我表現得寵愛異常。

至少在碧云公主入宮前,從沒有人敢怠慢我,拂我的面子。

之后父皇白日里果然精神了許多。

母后凱旋那日,父皇在宮門前迎接。

他的眉間頗有幾分相思之苦。

只是這份相思,恐怕不是為了我母后。

而是與他斷聯的碧云公主。

這一仗,他們敗得慘烈。

碧云公主定是氣得肺都炸了。

她在父皇面前,一向處于上風,把他拿捏得欲罷不能。

此時未能得償所愿,又怎麼會再理他?

母后也沒做什麼,只是「不小心」

送錯了幾封作戰的情報而已。

「皇上,此戰實屬不易啊。」

「忙亂之際,臣妾竟將作廢的書信寄回了京中。」

「幸好未釀成大錯,否則臣妾定沒有臉面再回來見皇上。」

父皇扯起一個笑,安撫并贊賞了母后幾句。

眼見他興致不佳,母后笑吟吟地端上一杯酒:

「戰亂平息,臣妾恭賀皇上。」

「如今敵國氣焰不再,臣妾倒有一主意。」

「不如讓敵國派使臣朝覲,以顯本朝國威。」

「聽聞司北國碧云公主鐘靈毓秀,是一妙人兒。」

「臣妾倒想一見。」

06

父皇聞聽此言,眼中一亮。

我上前牽住他的袖子:

「宮里要來新的美人了嗎?父皇,兒臣也想見見呢,您就應允了吧。」

他臉上的愁容一掃而空:

「皇后,就依你所言吧。」

「只是這美人兒再妙,也不及你萬中之一啊。」

眾臣面前,父皇眉目含情,看起來和母后甚為恩愛。

宴席散畢,母后向父皇提出,親自派人前往司北國接洽碧云公主。

「碧云公主身嬌體弱,又逢戰事慘敗,突然被傳召恐怕會心驚不已。」

父皇深以為意,夸贊母后蕙質蘭心、體貼入微。

說完就借口批閱奏折,急匆匆地進了養心殿。

我挽著母后,走在回宮的路上。

「母后,您可有受傷?」

「是否需要請太醫仔細檢查一下?」

母后聽出了我聲音里的擔憂,笑著搖頭:

「我沒事,放心。」

「人沒了,就什麼都沒了,我不會以身犯險。」

「阿珺,你也要記住。」

見我鄭重答允,她放了心。

「功課可有落下?」

「從未。」

先生對我極其嚴厲,只完成他定下的學業并不會讓他滿意。

每每還要勝出三分,才不會受罰。

我并不覺得苦。

相比于前世的慘烈,這算什麼!

07

父皇最近每日沐浴焚香,精神大好。

只是仍略顯消瘦。

母后喚來林太醫,手捧香茶:「林太醫醫術高明,皇上龍體定要用心侍候,不得有任何閃失。」

林太醫年約三十,面容肅靜,聲音沉穩。

此人醉心于醫術研究,簡直到了發狂的境界。

「娘娘的吩咐臣定當謹記于心,不敢有誤。」

我示意身邊的宮女將他扶起。

母后嘴角含笑:「林太醫一直渴求的藥經孤本,本宮已差人送到你府上了。」

他猛地抬頭,眼里染上一抹狂喜。

晚上,我執意要和母后一起睡。

我怕極了一睜眼就看不到她的那種絕望。

母后摟住我,將自己多年來積攢的智慧細細講與我聽。

恍惚中,我似乎又回到了從前生病的時候。

她把我的頭抱在懷里,柔聲低語,試圖將我從黑暗中喚醒。

而我那個好父皇,還在外游山玩水,不知偷偷惹了多少風流債。

碧云公主來得很快。

本來需要一個月的路程,只花費了半月不到。

司北國很是識時務,連帶著和親書一起送了過來。

被派去的使臣是母后指定的。

沒日沒夜地趕路,連馬車都跑壞了幾輛。

這一路途經各種山間野道,崎嶇不平顛簸不堪。

碧云公主這小身板,應該也快散架了。

她是被侍女扶著下來的,走幾步路就呼氣喊痛。

那張艷麗的巴掌小臉,也透著幾許黃氣。

眼里血絲遍布,嘴唇泛白。

比起前世初見時的傲人風姿,著實憔悴了不少。

「是不是你指使他們的?」

碧云公主推開身邊的侍女,憤恨地盯著母后。

08

「放肆!」

我挺身上前,怒喝一聲:

「你們司北國野心勃勃屢屢來犯,如今已是我南威國的手下敗將。」

「還竟敢冒犯我朝國母?」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