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古代 大女主 爽文 奪位 第4章

《奪位》第4章

「兩條玉蠶,我只喂了月影一條哦。」

「還有一條,你猜在哪里?」

碧云公主后退一步,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慌亂。

我關切地補上一句:「碧云公主,您的臉頰和下巴不痛吧?」

她捂住嘴,又要嘔吐:

「解藥!給我解藥!」

母后沒理會她,牽住我的手:

「阿珺,有一條狗又兇又愛亂叫,你說母后會把肉給它吃嗎?」

碧云公主咬牙切齒:「我求……」

「圣旨到!」

12

碧云公主剛進宮,就被封了云妃。

只是她并沒有露出多高興的樣子。

在父皇面前,她幾次想開口,卻又咽了回去。

母后畢竟是一國之母,在京中的名望一直很高。

而云妃又屢次挑釁在先,招人不喜。

就算云妃開口指認母后喂她毒蟲,拿不出證據,自然不會有人信。

在林太醫的精心侍候下,父皇愈發神采奕奕。

每次碰到他,我都能看到他臉頰上略顯不自然的潮紅。

透支而來的精氣罷了。

本來父皇還刻意矜持了幾日,在母后面前裝盡了深情。

「皇后,朕跟你說句心里話,朕是真的不想去云妃宮里。」

「只是司北國仍對我國虎視眈眈,且她又貴為公主,背井離鄉……」

母后放下茶杯,善解人意地寬慰道:

「皇上如此苦心,臣妾豈會不知?」

「臣妾瞧那云妃對皇上像是情根深種的樣子,既已進了宮,皇上何必辜負了一顆真心?」

提到情根深種,父皇有些心虛。

只是他的目的已經達到,見我母后這般通情達理,不似生氣的模樣,他便也少了幾分顧忌。

隨后的一個月,父皇幾乎日日宿在云妃那里。

云妃的寢宮里,經常有肆意的笑聲傳來。

母后躺在我身邊,低聲細語,像是在講一段話本上的故事。

「你父皇還是皇子時,就對我一見鐘情。」

13

「那時他還沒有現在的意氣風發,只是一個不怎麼受寵的皇子。」

「他親自為我刻了十六個木雕,說是補給我的每一年的生辰禮。」

「我望著他手上大大小小的疤,只覺得他那靦腆的笑好看極了。」

「雖然他沒說,但我看出了他對帝位的野心,也看出了他的韜光養晦。」

母后的眼神流轉,沉浸在了回憶中。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他的能力,便同意了與他的婚事。」

「他帶著我騎馬、打獵,做任何我喜歡做的事。」

「我病了,他守在我床前急得直掉眼淚。」

「他說,他只愛我一個女子,后宮將會是我一個人的后宮。」

宮外傳來混雜著女子嬌笑的轎輦聲,在此刻多少顯得有些諷刺。

據門口的小太監說,是云妃大半夜鬧著要和皇上去御花園找螢火蟲。

鬧了幾日,螢火蟲捉沒捉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后宮上下都看到了她云妃恩寵之盛。

父皇和云妃縱情于聲色,也引來了朝堂上的些許不滿。

素來跟父皇不和的三王爺,更是在退朝時大聲譏諷父皇貪圖美色。

「放肆!竟敢非議朕!」

父皇氣惱拍桌,隨后不停地咳嗽起來。

「皇上是前幾日深夜出門,受了風寒吧?」

母后關切地詢問,倒讓父皇有些不好意思。

「無礙,讓林太醫為我開一服祛寒的藥方即可。」

林太醫奉旨為父皇把了脈,幾服藥喝下去,父皇的身子迅速好轉。

云妃又開始了趾高氣昂地承寵。

「皇后娘娘,妹妹我本來也想早點來給你請安的,可是最近皇上每晚都……」

云妃捂嘴輕笑,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

「妹妹實在是起不來啊,皇上也心疼我,準我睡足了再起身呢。」

14

母后盯著她,唇角勾起:

「云妃還是這般不知羞呢,連這種話都說得出口。」

「阿珺,你說我們要不要再找些好東西來教教云妃禮儀呢?」

她神情僵住,臉頰褪去了血色。

母后繼續說道:

「你有多受寵又如何?民間百姓謳歌的不還是我這個正宮皇后和皇上的愛情?」

「你,算個什麼東西?」

母后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云妃吃痛皺眉。

她想掙脫開,可那點力道又怎麼能抵擋得了從小習武的母后?

直到云妃痛得流出眼淚,母后才松開。

等她負氣離開,我向母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母后,我也想習武。」

如果我有一身好武功,如果我沒那麼嬌弱,當初是不是就不會死得那麼慘?

小時候母后教過我一些強身健體的招式,想再進一步時,父皇攔住了。

他說練武太苦,我一個公主沒必要受這種罪,他會心疼。

「將來我會安排頂尖的侍衛保護阿珺的安全,把她寵到天上,不會武功又有何妨?」

可后來在碧云公主面前,他才袒露了真言:

「朕受夠了堅毅的女子,總不如愛妃這般嬌俏可人,讓朕愛不釋手。」

他這樣的偽君子,只是害怕別人的強大更會襯托出他的孱弱而已。

而我,不允許自己再輕易成為待宰的羔羊。

「好!這才像我盛素音的女兒!」

后來我每日都比往常早起一個時辰,在母后的宮院里勤加練習。

這天天還未亮,我在去往母后宮中的路上意外碰到了云妃。

15

「公主,恕我直言,您這公主當得可真是夠辛苦的。」

「我在司北國時,父皇從不逼我做那些勞神費力的事,反正我想要什麼都能得到。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