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古代 大女主 爽文 奪位 第5章

《奪位》第5章

她這話讓我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

既然這般受寵,又怎麼會被送來和親?

大早上地堵在這里,是以為自己三言兩語就能離間我和母后之間的感情?

「下三濫的東西,還真把和親當成榮耀了?」

我看她如同看一只臭蟲。

「你再怎麼說,也比不上我母后的一根腳趾頭!」

「出去打聽打聽,除了這屁大點后宮知道你受寵,民間有幾個羨慕你的?」

「他們個個都說父皇是順了母后的意思,才把你納進宮當個小玩意兒解解悶。」

「你啊,也就只能在你那座小小的寢宮里當個上不了臺面的寵妃罷了。」

她氣得發抖,抬起胳膊就想動手。

我一個反扭,就痛得她直冒汗。

還以為我是前世那個無依無靠、沒有武功傍身的小公主嗎?

月影上前要幫忙,我一鞭子甩到她的臉上。

「啪!」

「啊!」

她的臉上瞬間浮出一道血痕。

「月影,現在已經開始發作了吧?本公主來幫你解解癢。」

「云妃,你也需要嗎?」

云妃呼痛的聲音戛然而止,手不自覺撫上頸間,似乎真的癢了起來。

我冷冷一笑,轉身而去。

沒幾天,民間盛傳起了皇帝獨寵云妃的流言。

云妃還沒高興多久,風向就開始變了味。

16

皇上專寵云妃不顧皇后有失倫常,云妃囂張跋扈借司北國之勢藐視皇后……

再加上父皇連日來醉心于情欲,多次缺席上朝,百姓對此更是議論紛紛。

云妃還在為自己的那點小手段沾沾自喜呢,父皇就罕見地對她動了怒。

他向來注重名聲,自詡為明君。

怎麼能受得了被百姓如此議論?

所以在前世,他才會幽禁我,偷偷把我送去和親。

這樣即使被發現,也大可以說我是主動為國獻身的。

今日的朝堂上,面對大臣的勸諫、三王爺的陰陽怪氣,父皇很是憋屈。

晚上他一改常態,來到母后宮中。

「素音,前段時日你身子一直不爽,朕也就沒敢來打擾你。」

「你別多心,今晚朕就留下來陪你。」

看他對著母后惺惺作態,我連晚膳都沒了胃口。

飯畢,父皇突然一個踉蹌,暈倒了。

太醫救治三天后,父皇才醒。

「皇上應是……太過操勞導致的氣血兩虧,調養一陣子應該就會安好了。」

怎麼操勞的,或許只有他和云妃兩人知道了。

父皇躺了幾日,呼吸沉重,咳嗽不止。

云妃假借受了風寒,躲在宮中逍遙快活。

讓她侍寢可以,侍疾她才不愿意。

父皇也許是察覺出了其中的端倪,對我母后愈加溫和起來。

「云妃她是公主出身,難免體弱些,只好辛苦素音你了。」

瞧瞧,當男人偏愛一個人時,自然會替她想盡借口。

我和母后一絲不茍地侍奉著父皇喝湯藥,心甘情愿。

父皇對我們異常滿意。

他時常沒有什麼精神,連奏折都托給了母后批閱。

不久,父皇收到了三王爺有異動的傳聞。

17

父皇膝下無子,只有我一個公主。

這是他曾經向我母后和她背后家族表達誠意的方式,如今卻也成了被三王爺詬病的把柄。

「皇上重病,且無太子可立,本王不能不為國憂心吶。」

父皇聽聞,當場氣得藥都嘔了出來。

母后親自拭去他嘴角的藥漬,言語中滿是關切:

「皇上,臣妾有一妙計。」

「不如立阿珺為皇太女,以安國心。」

父皇一驚,有些遲疑:「皇太女……這似乎有違常理……」

我輕輕為他捶著腿,默不作聲。

「皇上,阿珺是您的獨女,也是您親自教養長大的,她對您的孝心您還不清楚嗎?」

「再說這也是緩兵之計,三王爺在封地兵強馬壯的,不可不防啊。」

「而且……」

母后眉眼彎彎,盡顯端莊賢惠。

「皇上正當壯年,云妃正值青春貌美。」

「來日本宮和她定能為皇上誕下皇子,您還怕日后無太子可立嗎?」

父皇吃力地坐起身,陷入了沉思。

「兒臣并不貪戀皇位,兒臣只愿父皇龍體無虞,國本穩固,讓那些狼子野心的人不敢作威作福!」

我眼含熱淚,父皇摸著我的頭,仿佛有所動容。

此時門口的蘇公公小碎步跑進來,對著父皇報喜: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云妃有喜了!」

18

我被立為皇太女的詔書一下,便引來了多方關注。

聽說云妃在宮里大發脾氣,差點動了胎氣。

父皇憐香惜玉,拖著病體就去安撫美人兒了。

「阿珺,看到了嗎?」

「這男人啊,變心的速度比翻書還快。」

「別管他曾經的誓言有多真,即使他把自己的心剜出來,都不能信。」

「有的愛,外面看著花團錦簇,實際上只會迷了你的心智,讓你蠢而不自知。」

母后望著云妃宮殿的方向,嘴角揚起:

「我還以為他真的只喜歡端莊持重的女子呢,原來最中意的,竟是這樣浪蕩的貨色。」

云妃的懷孕,只不過是個幌子。

為了我的皇太女之路少些阻力,母后才在暗中給她下了假孕之藥。

這藥,不僅會讓她看起來像有了孕,還會反應劇烈、痛苦異常。

重來一世,必定要讓她死得精彩一點啊。

云妃又來傳太醫和父皇的時候,父皇正在母后宮中用膳。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