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少女漫畫癥候群 第7章

《少女漫畫癥候群》第7章

即使到了最后時分,因為裴之嶼的出現,才終于看到那第十五面旗,我也要努力去爭一爭。

還好,我爭贏了。

我看著傷痕累累的手,連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我能有這麼強大的毅力和耐力。

江舟遠沉默著走上前,在旁人的驚呼聲中一把抱起我,唇角漾起笑意,不知道是對誰開口:

「你看,我就說她會贏。」

然后他便抱著我,一步步走過了裴之嶼身邊。

「江舟遠,我自己還能走!」

反應過來的我,開始狂捶江舟遠的肩頭。

他只是在笑,胸腔里溢出低沉的笑聲。

比我見過的所有時刻都要更開心。

13

「喬小魚,你那個甜點看起來挺好吃的呢,給我嘗嘗?」

言菲從一個走道之隔的屏風后伸出頭,咬著勺子對我道。

要早知道這個所謂「豪華至尊雙人大餐」,是就跟大家隔著一個走道用餐、僅僅以一塊白玉屏風隔開,全程要被當猴子一樣圍觀的話。

我就該早點棄權的!

我扶額:「你自己過來拿,我腳疼死了。」

「得令!」

言菲語氣歡快,三兩步繞過來,端走了我桌上的草莓芭菲。

末了,她的眼珠還滴溜溜在我和江舟遠身上繞一圈,江舟遠心情好似不錯,也撐著下巴,好整以暇看著她。

「嗨呀,打擾了,打擾了,你們繼續,別管我!」

她風一般又繞回屏風后的大圓桌邊。

「我今天很高興。」

江舟遠突然出聲,露出點孩子氣的神色。

早已洗漱完畢的我也順勢答道:

「我也很高興,要不是有你,一定不會有這次的勝利呀。」

「不,我高興的第一件事,是你竟然沒有反對跟我一組。

江舟遠搖搖頭,頰邊那一點小梨渦又再次淺淺浮現。

「我本來還以為,你會更愿意和裴之嶼一組。」

「啊……」竟然被看出來了。

我放下手中刀叉:「有那麼明顯嗎?」

「有的。」他笑了一下,「不注意到的時候還好,一旦注意到你,便每次都能看到你的眼睛在看誰了。」

「不至于的,我……反正決定要把他當過去式了。」

「真的嗎?可裴之嶼他……」

江舟遠像是意識到什麼,突然住了嘴:

「呸,我干嗎給自己找不痛快?」

沒來得及問江舟遠什麼意思,走廊那邊又開始起哄:

「小魚,來一首!小魚,來一首!」

原來是有人興頭正高,上臺唱了歌。

氣氛到了,他們非要我這個今日焦點也來一首。

「啊?我唱歌完全公鴨嗓來著……」

我的手開始在桌子下面絞桌布。

真不是開玩笑,雖然我講話斯斯文文,也有人說過我聲音聽起來軟糯。

但我唱歌的時候,聲音就會變得低沉,甚至還有一點兒嘶啞。

我還曾經因為這個問過媽媽。

為什麼我講話和唱歌聲音差這麼遠?

我媽頭也不抬回答道:

「玩手機玩的。」

我滿頭黑線。

她說完,自己仿佛也感覺不對,又補充:

「邊吃辣條邊玩手機玩的。」

總而言之,我也知道自己唱歌不好聽,便從沒主動露過洋相。

但是今日四五十雙眼睛都滿懷期待地望著我。

而我今天得了第一名,還淺淺喝了點兒雞尾酒。

我就飄了。

我說:「好!」

然后便一瘸一拐上了臺。

「唱點什麼好呢……」

我坐在臺上的高腳凳上晃呀晃。

窗外是夜色沉沉,海浪翻涌,路燈邊椰樹的寬大葉片輕輕舞動。

再看看臺下好像在盯著我看,又或者是幻覺的裴之嶼。

我大手一揮:「這首歌,我要送給我自己!」

不等他們反應,我緊接著輕輕哼唱起來:

「椰風挑動銀浪,夕陽躲云偷看~

「看見金色的沙灘上,獨坐一位美麗的姑娘~」

「什麼年代的歌了啊,土死了喬小魚!」

臺下有人笑著,發出調侃似的抱怨。

我卻上了頭,毫不理會。

「哎呀南海姑娘,何必太過悲傷~

「年紀輕輕只十六半,舊夢失去……

「有新侶作伴!」

最后幾個字我唱得格外鏗鏘有力,臺下發出哄笑。

卻只有一個人,面上沒有絲毫笑意。

14

短暫的旅程像是一場幻夢,很快便結束。

大家都各回各家,等待著幾天后的,最后的審判——高考成績的公布。

其實高考答案網上早已流傳出來,我卻倔強地選擇不去對。

也刻意忽視了群里同學們討論估分的消息。

但即使如此,我仍舊惴惴不安。

「媽媽,你說有沒有可能是那倆學霸做錯了,而我其實沒有那麼糟糕呢?」

「當然有這種可能啊。」

「媽媽,如果我考不上理想的學校,要回去復讀怎麼辦?」

「那就讀吧,媽媽養你。」

「媽媽,為什麼我這麼努力,卻沒有好結果……我不想考大學了,我要去烤地瓜。」

「好呀,你要是能把地瓜烤得又香又甜,媽媽也會為你高興的。」

媽媽輕笑出聲。

我抱著被子怔怔抬頭。

平時媽媽總是與我互懟,此刻卻用最溫柔慈愛的表情看著我。

「小魚,你已經很努力了,媽媽看到的。」

我眼前一模糊,像小時候一樣,撲進她懷里。

在我最最忐忑最最自我懷疑的時候,還有媽媽站在我身后。

我突然覺得,失敗也好,復讀也罷,世界上一切的風風雨雨,都不再面目猙獰。

可能是心理準備做得太過充分,等到高考成績真正出來的那一天。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