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云嫵 第1章

《云嫵》第1章

太子和太子妃的結親宴上,我被下藥,誤打誤撞和清冷首輔在東宮的偏殿里云雨一夜。

次日,流言傳得沸沸揚揚。

向來喜怒不形于色的太子,提劍殺紅了眼。

此前,他曾無數次告誡我,不要對他有非分之想。

這下好了,我再也沒辦法對他有非分之想了。

1

「云嫵公主和首輔大人,還沒從那間兒里出來呢。」

侍從瞥了眼太子殿下陰沉的臉色,哆嗦道:「奴才們也是今早才知道……時候還早,您要不先和太子妃去敬茶……」

話音未落,就被太子手里的劍捅了個對穿。

周圍一陣驚呼,嘩啦啦跪倒一片。

眾人噤如寒蟬,連一聲「殿下息怒」都無人敢說。

只怕徑直做了那劍下怨鬼。

太子眼神陰鷙,提劍一路從主殿行至染霜閣門前。

染血的長劍破空一劃,閣樓的木門應聲裂倒。

入眼是散落的官袍、錦繡宮裝,從門口一路蔓延至層層疊疊的紅羅帳中。

隨即他看到了露在帳外的一只皓腕,凝白如雪。

而那朦朧的旖旎盡數遮在帳中。

與他無關。

卻被另一個男人獨占了一整夜。

祈修卓快要瘋了。

他無法承受眼前的一切。

無數念頭從他赤紅猙獰的眸中淌過,最后只留下一個:殺了他。

暴戾的情緒再也無法壓下,淌著血水的劍再一次被執起。

身后忽然響起一道清冷如玉的嗓音:「殿下這樣闖進來,是否有些不合規矩?」

祈修卓轉身,看那男子發尾微濕,身著一身月白中衣。

正漫不經心地垂眸系扣子,頸間的紅痕是哪個女子留下的,顯而易見。

祈修卓暴怒,拔劍刺去。

二人一路打到殿外,過招之狠厲,招招直沖命門。

打斗中,宮墻檐瓦塌了一片。

我就是在這叮呤咣啷的嘈雜聲醒來的。

迷迷糊糊地套了衣裙,看到遠處纏斗的兩道身影。

本想說句「別打了」。

可腦中實在困倦,我便倒回了帳中繼續睡。

良久后,我被一道溫潤的嗓音喚醒。

入眼是沈翊清那張俊美無儔的臉。

他玉面染血,看向我的眼神卻溫柔。

「阿嫵,我們走。」

我順從地在他懷里尋了個舒服的位置,任由他用官服將我兜頭掩住,一步步抱出殿門。

行至殿門前,他腳步頓了一下。

略帶挑釁的聲音自我頭頂響起:「太子殿下,我二人昨日醉宿東宮,多有冒犯。改日婚宴,還望殿下蒞臨。」

良久沒有回答。

我悄悄將官袍扯開個縫,不期對上了太子赤紅的眼睛。

祈修卓撐劍半跪在地上,身形搖晃,看起來傷得不輕。

不知為何,心底莫名有種失重的感覺。

但我竭力克制著,面上沒有顯露絲毫情緒。

畢竟這個我曾經苦追糾纏而不得的人,他已經有了太子妃。

僅存的自尊心不允許我再做出以前那般行徑。

我別開了眼:「皇兄還是早些回去休養吧。」

而后縮回了沈翊清懷里。

鼻尖充斥著好聞的青禾香氣,我的心緒又安定幾分。

2

曾幾何時,我對皇兄的不倫之心,是京都貴族之間隱秘的笑談。

皇兄乃璞玉之資。

七歲擅騎射,九歲作策論,才華不菲,天賦絕佳。

加之一副風流冷峻的好相貌。

即便他素來淡漠如天上月,也有無數貴女趨之若鶩,幻想著有朝一日擁朗月入懷。

而我作為其中最瘋的一個,仗著近水樓臺,不知對皇兄使過多少糾纏手段。

我本是藩王之女,幼時入皇宮為質。

凄惶無措之時,只有皇兄耐心照拂我。

后來封地被外族侵犯,我的父母親族在戰役之中悉數被殺。

我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人。

孤苦伶仃地漂浮在這似海的皇宮之中。

皇帝下旨將我記作公主。

我心中卻深深掛懷著那個風光霽月的少年。

皇兄曾是我苦海中唯一的浮木。

即便他次次告誡我,不要對他有非分之想。

可我還是不顧一切地癡纏于他。

「云嫵,我們是兄妹。」他蹙眉看我,神色清冷。

「倫理綱常,你應當懂得。」

我絞著帕子,臉色慘白。

許是為了安慰我,他嘆了口氣。

「孤無心于情愛,亦不會娶任何人。」

「你若收了那些心思,便可乖乖待在孤身邊。你還是孤的好皇妹,一如往昔。」

皇兄的話讓我心中的陰云散開了不少。

我守著那份希冀,小心翼翼陪在他身邊許多年。

可如今,夢碎了。

皇兄他,要娶親了。

3

自父母親族皆亡,我便如行尸走肉。

如今最后一點希望也破滅了。

東宮的婚宴上,我喝得酩酊大醉。

太子妃曾親自端給我一杯酒,言謝我對皇兄的陪伴照拂之情。

看著她眼中隱晦的惡毒,我卻是渾不在意。

粲然一笑,飲盡了杯中酒。

她想讓我出丑,我便出。

反正我心中無甚牽掛。

事情越荒唐,不是越有趣嗎?

酒勁上頭,我斥退了她派來扶我的人。

丑,我不喜歡。

目光落在對面席上那道清冷端方的身影上。

首輔大人面如冠玉,姿若青松。

仿佛昆侖山巔的一捧白雪般不染塵埃。

這個,我喜歡。

我清凌凌地朝他揚起一抹笑,視線相撞,他素日清冷的眸光染上晦澀。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