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番茄故事會 云嫵 第2章

《云嫵》第2章

我支使侍女將他引到假山后。

藥力翻涌間,我已站立不住。

我昏昏沉沉倚在荷花池壁,任池水浸透了裙紗。

「公主何必如此作踐自己?」

沈翊清皺眉,俯身將我拉出池畔。

我卻神情迷醉,伸出一雙白嫩的藕臂,順勢圈住了他脖頸。

「作踐?」我呵呵笑了兩聲。

調戲般朝他耳畔吹氣:「今朝有酒,尋歡作樂。怎能算作踐? 」

他眼睫低垂,如神祇一般不染塵埃。

我卻偏偏想拽他入紅塵。

「臣送您回去。」

「不! 」我似有若無地湊近他潤澤的薄唇,「大人若不愿,我另尋他人就是了,左不過……」

話未說完,唇上便貼上一抹冰涼。

沈翊清的吻,初時細致溫潤,讓人放松警惕。

可他將一抹慍怒藏在其中,輾轉深入,化作疾風暴雨。

我幾近窒息,手指無措地揪著他官袍。

「你……」

眼前之人眼尾嫣紅,眸色沉沉:「公主可看清我到底是誰? 」

「沈……沈翊清……」

下一刻,我被打橫抱起。

4

太子妃所下之藥藥性兇猛,整整三天,余韻未消。

我纏了沈翊清三日。

日夜顛倒,醉生夢死。

才發現素日清冷不食人間煙火的首輔大人,竟也會失態。

三日之后,告假的首輔大人歸朝。

官袍領口遮得嚴實。

滿朝驚詫,氣氛靜得落針可聞。

太子死死地盯著他。

三日的流言足以讓皇帝明了。

他挺高興我這個被迫認下的便宜公主不再纏著太子,他們皇室名聲得以保全。

于是在沈翊清開口稱欲尚云嫵公主時,皇帝很爽快地答應了。

滿朝跪拜稱圣上圣明。

唯有太子,面沉如水,矗立不語。

圣旨賜婚后,沈府開始緊鑼密鼓籌辦婚宴。

我縮在府中足不出戶,閑時賞賞荷花,捏些魚食投喂池中錦鯉。

沈府不大,比之巍峨的皇宮,這方小宅子里沒有那麼多勾心斗角、愛恨情仇。

仿佛只要我永遠待在這里,就不用面對那些紛雜愁痛。

只有溶溶春光,和輕暖的花香。

哦對了,還有一個溫柔聽話的美人。

隨意逗逗,如玉的面頰便會漫上薄紅。

母親以前對我說,女子的身心往往寄在一處。

我大概是個自私涼薄之人,明明心還在那風雨飄搖的皇城中破碎漏風,身卻毫無負擔地沉溺于首輔大人俊美的皮相,日日同他尋歡作樂。

直到接到皇后的旨意宣我明日入宮敘話。

我酩酊地攬著酒盞,不愿去。

沈翊清垂眸望著伏在他膝上的我,修長的手指輕撫我發絲:「阿嫵,你不能永遠把自己封閉起來。」

「這世間清歡苦愁皆是風景,我不希望你閉目不見。」

這話聽得我想笑。

青絲如瀑垂下,我醉眼瞧著他。

「沈翊清,你很了解我嗎?浮生一場夢,我便是要醉過去,又如何?」

如豆的燭火映在他眼底,我看不懂他眼中的執拗。

「我怕你大夢一場,醒時將我棄去。」

我心中微震,語氣卻仍裝作滿不在意。

「那你更該盼著我多醉些時候。」

我吻上他脖頸: 」你我也好,宿,醉,尋,歡。」

梨花重重壓上海棠,春雨淅瀝,又是一晌貪歡。

5

第二日入宮覲見,我穿了在封地做藩王女時的衣裙,紅衣烈焰,額心紫玉墜風情搖曳。

皇后見我這身裝扮,眼中閃過訝異。

隨即眉心微不可察地一皺:「云嫵,你如此穿著,成何體統?」

她身側侍立的太子妃緊掐著帕子,眼底是濃濃的嫉妒,不忘幸災樂禍地拱兩句火:「母后莫要生氣,云嫵妹妹入宮才七年,年紀小,心性稚嫩一時興起也是有的。您可別為此氣壞了身子。」

皇后迎風咳了兩聲,久居病榻,面容枯槁更遜從前。

可即使皺紋發顫,她也要指著鼻子罵我:「入宮七年了也學不成規矩,別人都道我這皇后沒有威儀,管不了你!看看你那粗鄙不堪的樣子,一派涼州蠻夷之地帶出來的粗魯做派,京中哪家貴女同你這般? 」

我心中微哂,她初見我時我便是如此穿著、如此做派。

只不過后來為了少讓她拿這些瑣事煩到太子跟前,才裝得乖順。

而她越發得意,以為自己威儀甚大,越發變本加厲地調教訓罵我。

而我都受了,只恐讓那風光霽月的太子皇兄煩心一絲一毫。

如今,都不重要了。

「既然知道我骨子里的劣根性難改,母后又何必自找不快? 」

我衣袖輕旋,施施然坐上梨花木椅。

「京都非我故土,我也做不了那精細知禮的人兒。從前我陪母后玩的耍威風的游戲,如今我覺得無趣了,不奉陪了。陛下說過允許我在宮中恣意,想必您也不愿落個苛待的名聲。」

「再者,您不是有新玩伴了嗎?有人上趕著討好您,您便在那人身上多逞逞威風,想必定會心情舒暢~」

太子妃的臉白了白,想必她這些日子也領教了皇后的功夫。

深宮養出來的怨婦,在兒子和丈夫面前都沒有話語權,可不得找尋個好拿捏的目標消遣磋磨。

太子妃嫁來之前,只看到皇后端方淑德、我乖順好拿捏,卻不知一切都是表象。

「你!你!還有這些日子京中紛傳的流言!你放浪形骸,縱情聲色,將好好一個清官肱骨迷得數日不上朝……」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