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他睡豬窩拾荒 背「瘋母」上大學,終于走出大山!畢業卻拒絕240萬年薪,帶著母親回到「老破小」,究竟為何?

他睡豬窩拾荒 背「瘋母」上大學,終于走出大山!畢業卻拒絕240萬年薪,帶著母親回到「老破小」,究竟為何?
2022/11/28
2022/11/28

2008年一則「千里背瘋母上大學」的新聞,感動了許多人。在當時那個網絡還算不上發達的年代,劉秀祥與母親的照片和故事被瘋狂轉載。

本以為考上大學他將會遠離家鄉,逃離貧困,但是畢業后他又回到了望謨縣。

如今14年過去,他已經成為了家鄉一所高中的副校長,閑暇時候,他總是會前去各地發表演講,為處于迷茫期的青年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少年不懼難與阻

劉秀祥幼時是貴州望謨縣少有的苦命人,他出生于1988年,4歲時, 父親因病去世,家里失去了主要的經濟來源,他曾一度住過豬圈。

不久之后,哥哥姐姐接連離家,不知去向。 母親由于過度傷心患上間歇性精神失常,生活難以自理。

原本還算和諧的六口之家,只剩下了劉秀祥與母親相依為命。

這時劉秀祥剛上四年級,雙肩單薄,手臂細弱,同齡人還在對著父母撒嬌要零花錢時,他則扛下了養家的重擔。

他年齡小,還要讀書,無法種植家里的幾畝地,在母親清醒時商量把田地租出去,每年收取500斤的糧食。

沒有了種地的經濟來源,劉秀祥只好找其他途徑賺錢。知道廢品可以賣錢后,他養成了低頭走路的習慣,還隨身攜帶一個塑料袋,看到有價值的東西,都統統撿起來。

只是賣小廢品不賺錢,他攢一個星期也賣不到十塊錢, 根本無法維持與母親日常吃飯的開銷。

周末時,他還跟著村里的大人跑到山上挖藥材。等賣了錢,第一時間去給母親買藥。運氣好了,還能有多余的錢買點做飯的調味料。

生活的艱難死死壓著他,可是劉秀祥依舊沒有放棄學業,堅持用功讀書。那時他沒錢交學費,一位老師資助了他,對他說:「你來讀書就好了」。

老師的話他一直牢牢記著,也從那時起對老師萌生了崇拜,他覺得老師知識淵博,和普通人截然不同。

劉秀祥小時候不知道什麼是夢想,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做出改變,而讀書能懂得多,懂得多就可以改變自己的現狀。

小學畢業后,劉秀祥以全縣第三名的成績考上了縣里最好的中學,但由于經濟原因,他選擇了一所民辦學校, 以第一名的成績免費入學。

學校離家較遠,照顧母親不方便,他決定在學校附近租間房子,帶著母親一起生活。

趁著還沒開學,劉秀祥在附近找了幾份工作,一邊賺錢,一邊照顧著母親。母親的精神也時好時壞,劉秀祥不忍心讓她總悶在家里,偶爾會背她出來吹吹風。

等到開學后,他的時間更緊湊,上學前要早起給母親做好飯,幫母親洗漱好,自己再匆匆地吃兩口早餐跑到學校。

別的同學課間玩游戲,他則抓緊一切時間學習知識。為了不餓著母親,他在中午也會跑回家中做完午飯回學校, 下午放學后,就在縣城的大街小巷里撿拾破爛。

他居住的環境簡陋,也沒有錢買新衣服,穿的用的都是別人不要的,因為長期在外面曬太陽, 皮膚也比其他人黑很多,外在形象太過狼狽,經常會有人在他身后指指點點。

劉秀祥聽到別人對他的議論,卻絲毫不在意,生活已經夠苦了,他不想再為別人的三言兩語影響心情,與其和他們爭論,不如多賺兩塊錢。

而劉秀祥最怕的是過年,家家戶戶門上都貼上了紅色的對聯,勞累了一整年的人都在這期間犒勞自己。

每天都有肉味順著空氣飄蕩在大街小巷,不管大人小孩也都會在新年這天穿上嶄新的衣服,打扮得精神漂亮。

可是劉秀祥與母親不能,他們甚至沒有買對聯的錢。新年對他們來說就是見證自己落魄可憐的時候,劉秀祥不介意自己過得狼狽,就是內疚無法讓母親吃得豐盛一些。

雖然他已經足夠努力,但是強烈的道德感始終壓迫著他,使他無法輕松。

在極度艱難的三年里, 因為心事太重,劉秀祥看上去比同齡人都顯成熟。

老師知道他家中情況曾勸他報考中等師范,劉秀祥考慮后還是謝絕了老師的提議,他此時的夢想是讀大學,所以選擇讀高中。

中考畢業后,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安龍縣第一中學。由于學校是在隔壁縣,此時租住的房子明顯不再合適,他與母親又搬到了高中學校的附近。

因為貧窮,他只租到了一戶農家的豬圈,認真打掃好和母親住了進來。 劉秀祥深感愧疚,覺得自己沒能照顧好母親。

為了多賺錢,他在假期與同村人在一個電站打工,因為做的都是重活,工資也比之前做零工高了一些。

但是劉秀祥由于長期營養不良,上班的時候暈倒在腳手架上,差點丟了命。緩過來后,他吃了點饅頭還是繼續干活,直到攢夠了學費。

高中的學業繁重,劉秀祥還是要擠出時間賺錢,為了追上同學的進度, 他只能盡量壓縮自己的睡眠時間,每天休息的時間不如同齡人的一般。

高強度消耗個人精神的狀態下,劉秀祥在大學聯考前病倒了,沒能如愿考上大學。

他變賣了家當, 拿著86元錢帶著母親來到了興義市,并在當地的一家洗浴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給客人搓背。

搓一個人能賺5塊錢,劉秀祥干了50多天。這期間他時常懷疑自己,不清楚自己的未來,看不到前路的希望,內心只有壓抑和絕望。

悲觀消極的情緒充斥著大腦,他在下班后翻看起來讀書時寫下的日記。其中2002年周末寫下的一句話,讓他為之一振。

「當你抱怨沒有鞋穿時,你回頭一看,發現別人竟然沒有腳。」他已經不記得寫這句話時的心情,只是再看到時,曾經勇往直前的勇氣又回來了。

「我至少還有一個媽媽。至少有她在,我有一個家,有一個牽掛。」劉秀祥反思了近期的心態,想清楚了自己的未來,生活有無數種可能,他不想一輩子給人搓澡。

他開始在興義市聯系能夠準許他復讀的高中,聯系了五六所,但是都被拒絕了。劉秀祥拜訪了其中一位校長五次,終于打動了校長,破例收下了他。

劉秀祥不勝感激,班主任為了能讓他安心學習,還發動了全校捐款, 他記住大家的恩情拼命學習,在2008年考上了山東臨沂師范學院。

孝子上新聞,不愿引人矚目

和母親分享過成功的喜悅,劉秀祥來到一家鐵礦廠打工賺取大學的費用。

等到9月份的時候,他告別老師和工友,帶著母親跨越千里來到了讀書的地方。

在這期間,他的故事被媒體發現,「千里背母上學」的事跡立刻被多家電視台連續報道。

他被稱為「貴州第一孝子」,在社會上引起熱烈的反響,不少人通過媒體找到他,想對他提供幫助,但是劉秀祥覺得自己現在有能力獨立生活,便拒絕了大家的幫助。

學校在第一時間了解到他的事情,還給他和母親提供了一間單獨居住的宿舍。

開學不久后他就發現了學校印著自己故事的報刊, 一向節儉的劉秀祥花幾百塊錢,全部買了下來,少年自尊心強,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經歷。

他覺得:「一個人活著,不應該讓人同情、可憐,應該讓人可親、可佩、可敬。」

大學期間,劉秀祥還競選了學生會宣傳部部長和團委宣傳部部長,參與并組織學校學生的工作,其敬業的態度受到學院師生的表揚。

天氣好的時候,他還會帶著母親參觀學校,在食堂里吃一頓午餐,再在教學樓留下一張合照。

因為不放心母親,劉秀祥從不出遠門,同學之間的旅游他從沒有參加過, 到哪里都帶著母親是已經成為他的本能。

他還利用好全部空閑時間,發傳單,擺地攤,做服務員,當家教......大學生常見的兼職他幾乎都做過。

賺到的錢足以維持和母親的日常開銷,剩下的部分錢他則寄回老家,資助上中學時認識的弟弟妹妹。

此外,他還參與了社會公益活動,為貧困學子設立助學金,為病患兒童籌措善款。

因為勵志的人生經歷,他在2009年被評為臨沂市道德模范、2011年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等。

2012年畢業,有來自北京、深圳、南京等多家企業給他提供了酬勞豐厚的工作崗位,其中北京的企業給他開出了55萬(約240萬台幣)的年薪。

正當他猶豫對未來的選擇時,以前資助的一個妹妹打來電話,說自己沒辦法讀書了,國中剛畢業,父母要逼她嫁人。

這件事給了劉秀祥很深的觸動,他不認為妹妹是因為沒錢不讀書,家鄉人根深蒂根的讀書無用思想才是根源。

于是他毅然拒絕了所有企業的邀請,決心回到家鄉,改變現存的教育思想環境。

扎根家鄉,勸返讀書

劉秀祥帶著母親回到家鄉,復習、考證,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特崗教師, 然后被分配到望謨縣高中做了歷史老師。

此時劉秀祥心中有一捧熊熊燃燒的火焰,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腦中的知識教給這些尚且年輕的孩子。

他每天都精力充沛,雙眼炯炯有神,積極地配合著學校的教育工作,很快就得到了重用,第二年他被提升為了學校中層,負責多個部門的工作。

最累的時候,他還同時擔任3個班級的班主任,給5個班級教歷史課。他每天的時間都被工作占滿,忙到休息時間一再壓縮,仿佛回到了他大學聯考的那段時期。

但他樂此不疲,對自己的付出全不在意。

只是他發現還是有許多學生始終懶懶散散,一副對未來沒有期待的模樣,但是對逃課、上網、吸煙、喝酒卻無比嫻熟。

劉秀祥從這里走出去,心中也知道他們的想法,無非是迷茫,沒有目標。可他還是多次找到學生溝通,細細地分析他們渾渾噩噩的原因。

為了能更直觀地勸解學生,他強忍不適,以自身作為范例,剖析自己曾經被反復報道的故事,看著學生們逐漸亮起來的眼睛,他發現起到了作用。

于是進行過心理建設后,他不再抗拒把自己擺到大眾視野出來,反而主動在班級以自己為例激勵學生。

學生會被他勵志求學的故事打動,卻還是因為家庭原因心有顧忌。劉秀祥了解到這一點后,開始挨個做家訪。

后來覺得一家一家走訪太耗費時間,他干脆開著摩托,綁上一個小音箱,把附近的村民全部集中起來,一起做思想工作。

望謨縣道路不平,大多都是山谷丘陵,路上沙土漫天,他總是攜著一身黃土風塵仆仆的四處奔波。

灰頭土臉地看起來跟普通的農民幾乎沒有兩樣,來回跑的這幾年,摩托都顛壞了8輛。

他不斷地激勵村民支持孩子讀書,讓村民從骨子里相信,只有讀書考上大學才能改變命運。

為此,他還特意把自己在讀書時接受的采訪剪輯成視訊,在村莊里來回播放。

顯然,這種看得見的辦法更為有用,他成了望謨縣有名的老師,學生的家長看到劉秀祥,總是要拜托他多教教自家孩子。

當地的一位領導曾說: 「他是大家身邊活生生的例子啊,你看得見,不是虛的。」

特崗教師的服務期只有三年,時間很快過去,特崗老師可以在期滿后自主選擇去留。

劉秀祥沒有猶豫,直接表示要留下來,他不舍得望謨的學生,對自己的工作產生了責任感。

他本就是名人, 加上回鄉做貢獻再次傳播了聲名,因此有不少人請他去做演講。

劉秀祥表示可以演講,他也不收取費用,只希望對方能資助兩個望謨縣的貧困學生。同時他還組織了公益活動,邀請社會各界人士進行捐資捐物的活動。

他曾經自尊極強,最不愿意被人看到脆弱,從不愿尋求幫助,如今他誠心誠意地為學生考慮, 只因他吃過太多的苦,不想有人走他走過的路。

轉眼幾年,演講台下的聽眾換了不知多少,班級內的學生也每年變換著臉龐,只有劉秀祥依舊站在那里,做看不到前路的指路人。

此時他已經完成了在全鄉17個鄉鎮的演講,他總說:「我能走出去,大家也一定能走出去,現在條件艱苦一點,不要怕,只要有夢想,有行動,未來一定會更加的美好,我們每個人都在努力,為自己,為家人和家鄉。」

不少學生經過他的激勵,發奮讀書,成功走出了貧困的家鄉。

2018年,劉秀祥剛30歲,因表現出色,被調至望謨縣實驗高中的副校長。這所學校學生基礎普遍都弱, 2017年中考的平均分僅有254分。

經過他與全校老師的努力, 望謨實驗高中在2020年本科上線率達到了63.44%,已有上千名學生進入了本科院校。

同年他還成立了以劉秀祥工作室,作用之一就是對老師進行培訓。

他認為,貧困地區,不止學生受教育有影響,老師也會因為設施等問題影響教學質量,老師好了,只能教育出好學生。

如今他已巡回演講1000多場,聽眾達到了上百萬人,直接或間接受到他幫助的學生已有兩千余人。

他在2020年獲得第24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最美教師」和「第七屆貴州省道德模范」的榮譽稱號。距離「背母上學」已經過去了14年, 劉秀祥似乎一直沒有改變。

他困難時沒有抱怨命運的不公,而是全力照顧母親, 并且盡最大的努力幫助比他弱小的人。

現在他的母親依舊被妥善照顧,也有了妻子幼子完整的家庭,但依然盡心盡力幫扶著遇到困難的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