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子大學畢業就流浪,在外拾荒12年,偶遇一警察堅持送其回家;見到母親真相揭開「都是媽媽的錯!」

女子大學畢業就流浪,在外拾荒12年,偶遇一警察堅持送其回家;見到母親真相揭開「都是媽媽的錯!」
2022/11/14
2022/11/14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一名衣服破破爛爛、蓬頭垢面的女子,提著一個塑料袋,在武漢市洪山區的一處拆遷的樓房下低著頭在找什麼,仔細一看,她是在撿垃圾。

女子把自己流浪在外的「家」,安在這處即將拆遷的居民樓三樓,每次回家,她都需要跨過一道道鐵欄桿。

她的塑料袋內裝滿了各種廢紙、易拉罐、塑料瓶,她一直靠著賣廢品維持生計。

這時候,一位執勤的民警來到了這片拆遷區域巡視,前一段時間,這片區域已經展開了清查活動,按照道理,所有的居民都應該搬了出去。

覺得這名女子有些異常的執勤民警隨即走了過去,對這名在樓下撿這垃圾的女子進行了盤問。

「你怎麼在這兒撿垃圾?你是附近的住戶嗎?這里要被拆遷了,不能住了!」巡視民警的語氣較為強硬,這名女子明顯有些被嚇壞了。

「我,我住在上面,這里就是我的家,我沒有犯法,只是在這里撿一些東西。」女子支支吾吾地回答了民警的提問。

「你是哪兒人?可以出示一下身份證嗎?這里不能住人了,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看到女子有些緊張,民警的語氣隨即緩和了下來。

女子這時候默不作聲,她沒有辦法拿出自己的身份證,只是默默點了點頭,示意民警自己確實面臨著諸多困境。

然后,民警把這位流浪在外的女子帶回了武漢市洪山區公安局之后,竟然發現這名女子竟然是一名女大學生,而且離家在外流浪了長達12年之久。

才30歲出頭的女大學生,竟然已經離家出走了12年,她的家人都以為她已經身亡。

在生命最好的年華里,這名女子遭遇了什麼,導致不想回家?

內向女孩

這名女子叫做小娟,發現她的民警叫做徐亞堂。

徐亞堂當時正在社區內推進「一標三實」基礎信息采集工作,突然之間竟然發現,在拆遷樓下,竟然有一位女子在此徘徊。

拆遷的樓下已經堆滿了許多建筑垃圾,附近的居民更是早早就移居到了安置房。

回憶起當時發現小娟的場景,徐亞堂稱:「我就覺得她很是可疑,一個大活人沒事兒不會到這里閑逛的。」

在徐亞堂幾句簡單的詢問之后,他發現這名女子的精神狀態還算良好,能夠做出回應。

只是小娟在回答的時候,一直都低著頭,不敢直視徐亞堂,絲毫沒有底氣,支支吾吾的。

「我是最近才過來的撿垃圾的,這里我也很熟悉,」小娟還說,「我十多年前就在這里生活過,從附近的一所大學畢業。」

徐亞堂在知道小娟的困境后,就將她帶回了公安局,還給她端來一杯水,拿來了一些食物。

小娟看到徐亞堂沒有什麼惡意,心情才慢慢緩和下來,開始和徐亞堂談起了自己十多年來的發生的事情。

小娟說自己出生在湖北十堰的一個農村里,當時是村子里唯一的一位大學生。

她還有一個姐姐,父母都是平凡本分的農民,毫無社會背景。

靠這種地為生的父母,也沒有多少的家底,小娟平時生活也很是節儉。

為了供養自家女兒上大學,小娟的父母在農閑的時候還會打一些零工,幫忙貼補。

小娟從小就是一名乖乖女,很是聽父母的話,學習成績也在班上前幾名。

不愿意讓自己女兒一輩子庸庸碌碌,雖然家境貧寒,但是父母還是竭盡所能地滿足了小娟學習上的所有要求。

小娟也不負眾望,成功考上的武漢的一所大學,成為了村里面第一位大學生。

進入大學之后,為了不讓父母過于辛苦,小娟也會在沒課的時候去做一些兼職。

發傳單、當家教、端盤子這些事情她都做過,原本小娟也以為,她可以憑借自己的努力,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改變整個家庭的命運。

雖然在父母眼中,小娟一直是個好孩子,覺得自己很是了解女兒的脾性,但是他們并不知道,小娟從小就因為家境的問題,有一些自卑。

看見自己的同學穿著鮮亮的衣服和鞋子,懂事的小娟知道自己不能擁有,就漸漸覺得自己低人一等,配不上這些東西。

所以小娟也就慢慢變得沉默寡言,有些不太合群,不敢與自己的同學交流。

小娟擔心她的同學們會嘲笑她只能穿著一些舊衣服,用著別人剩下的東西,精神也極其敏感,不敢直視同學們的目光。

這樣的情況一直都在持續著,但是小娟的父母僅僅只看到了女兒學習成績好,完全忽視了積壓在女兒體內的負面情緒,沒有及時的疏導。

加上父母還一直給小娟施加壓力,雖然父母沒有直接要求小娟一定要出人頭地,但是他們期盼的眼光還有時不時就提起家中的條件,都要小娟背負著嚴重的心理負擔。

流浪之旅

2007年6月,小娟大學畢業,她也像莘莘學子一樣,滿懷激情地打算在武漢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

畢業之后的小娟并沒有直接步入社會,而是選擇暫時回家,處理完家中的雜事之后,才來到武漢。

2007年的大學生數量還比較稀少,所以小娟起初也很有把握找到一份令她滿意的工作。

雖然已經在武漢生活了將近四年的時間,但是當小娟再次回到武漢時,她已經有些不太適應了,沒有任何人能夠幫助到她。

工作的事情也一直耽擱著,并沒有哪家公司向小娟伸出了橄欖枝。

幾次面試未果之后,壓力很大的小娟,開始自怨自艾起來,她覺得自己根本什麼都不會。

另一方面父母又會時不時打來電話,詢問著小娟工作找得怎麼樣。

為了讓父母安心,同時也不讓他們失望,小娟就謊稱自己一切順利,在思考著入職哪家公司了,電話掛斷之后,小娟的心情就更加焦慮了。

隨著在武漢找工作的時間越來越長,很是心急的小娟卻遲遲沒能等到一個好結果。

她身上帶的生活費已經已經快要花完了,這時候她還不小心把身份證弄丟了。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小娟,知道家中的情況,不想開口向家中要錢,那樣就是給自己家里的父母增加負擔、添麻煩。

她也不想就這樣回去賴在家中,所以小娟就打算一個人獨自生活。

沒有工作就意味著沒有收入來源,小娟轉身來到了武漢的幾個小鎮,小鎮里沒有人認識他,她開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活。

小娟的家里人根本不知道這個孩子心中的想法,幾次電話打不通之后,父母開始擔心小娟的安危,知道她一定是出了什麼意外。

自從開始流浪之后,小娟就一直靠著撿垃圾,賣廢品,勉強維持生活。

這一「離家出走」就是十二年的光陰,小娟在武漢四處流浪的過程中,在2019年7月左右,輾轉回到了自己的母校附近。

小娟并不在意她走到了哪里,直到看到了自己生活了四年的大學校園,她塵封的記憶才慢慢被喚醒。

覺得在大學校園附近很有親切感的小娟,打算在附近找一個可以居住的地方。

這時候,在母校附近的一個拆遷區域,無疑就成了一個最佳的選擇。

那里沒有人居住,又可以遮風擋雨,小娟又熟悉附近的環境。

12年尋女

而與此同時,在十堰老家一直沒有小娟消息的父母,選擇不顧一些代價都要找到自己失去聯系的女兒。

他們現實來到了武漢,在每一個大街小巷仔細地搜尋著女兒的下落。

在武漢搜尋未果之后,父母又覺得女兒或許是去了更大的城市謀求更好的發展。

所以他們又來到了北京、上海和廣州等一線城市,一直沒有工作的父母,為了搜尋他們的女兒,不得不變賣了自己的房子。

決意消失的小娟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小娟的父母覺得,僅憑他們的力量要找到小娟,就如同大海撈針。

人海茫茫,小娟的父母隨后又想到報警,想要借助的民警的力量,看看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麼人口失蹤或者是殺人命案。

這些舉動統統沒有得到回應,賣房子的錢隨著時間的流逝,也被消耗一空。

在尋找女兒的過程中,父母渴了就到公共衛生間里,用著杯子去接一下涼水喝,餓了就一頓一個饅頭裹腹,每天的生活成本還不到幾塊錢。

到了晚上,他們也不會選擇住旅館,就找一些公園,睡在公園的長椅上。

或者是睡在一些地下通道,再不濟就只能睡在大街上了。

花光了所有的錢之后,再也沒有任何辦法的父母只好選擇灰頭土臉地回到了十堰。

小娟的姐姐在小娟消失的十二年時間內,也結了婚,這給了小娟的父母為數不多的快樂。

回到十堰之后,小娟的父母就和自己的大女兒一起居住。

在這十二年的時間內,小娟的父母時時刻刻都在忍受著思念女兒的煎熬,他們都一度覺得或許小娟已經離開了人世。

父母看見小娟的照片,他們都無法相信,自己女兒在2007年11月離家之后,就再也沒有了音信,4000多個日子,父母幾乎都快把眼淚流干了。

到了晚上,小娟的父母也沒有辦法入睡,即便睡著也睡不安穩,時常會夢到自己的女兒在外面受苦,在噩夢當中驚醒。

每次逢年過節,父母都很是羨慕那些和小娟一樣,在外打拼的孩子能夠回到家中和父母團聚,看見這些場景,小娟的父母都很不是滋味兒。

二老也不相信,如果女兒還在人世的話,她會如此狠心,十多年過去了都不回家一趟。

所以慢慢沒了期待的父母和小娟的姐姐,他們不再尋找著小娟,都以為小娟或許是出了意外,否則她一定會放不下家中的父母。

然而就在這家人都放棄的時候,洪山分局南湖派出所的民警卻偶然發現了在撿垃圾的小娟。

一家團聚

小娟被徐亞堂帶回了派出所之后,慢慢將自己的身份和這些年的經歷和盤托出。

小娟說自己是一名來自十堰的大學畢業生,已經流浪了十多年。徐亞堂聽到小娟這樣說,內心便涌出了一個強烈的想法,一定要讓她回家。

根據小娟提供的信息,徐亞堂在警務綜合平台上輸入了相關的信息進行查詢。

在幾經周折之后,徐亞堂才看到了小娟家人十幾年前的報案記錄,其中就有著小娟姐姐的電話。

電話撥通之后,接到電話的是小娟的姐夫,姐夫最初的反應還是一臉不可置信,覺得不會是騙子吧。

「小娟現在就在南湖派出所,這件事情是真的,你們不用懷疑,走失了十二年的小娟這次可以回家了。」

徐亞堂十分肯定地回答了小娟姐夫的疑惑。

隨后小娟的父親不敢相信地接過了警察的電話:「我們找了女兒十二年,都以為她已經死了……」

小娟隨后和父親通了電話,電話兩邊的人都小聲地啜泣著。

打完電話之后,小娟的父母決定即刻出發,從十堰趕到武漢,和自己的女兒團聚。

在2019年7月22日當年的傍晚,心急火燎的小娟父母還有姐姐姐夫就來到了南湖派出所。

十多年的時間彈指一瞬,原來那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也已經30多歲了。

抱頭痛苦的一家人,沒有過分糾結與過去,他們只想活在當下,活在一家人久別重逢的喜悅之中。

小娟也在「離家出走」十二年之后,被父母接回了十堰的家中。

知道女兒現在的精神狀態很是脆弱,父母也很愧疚,覺得當年他們不應該對女兒施加過多的壓力。

母親與女兒抱頭痛哭「都是媽媽的錯,媽媽太想你了」

其實父母早早就知道他們的女兒有些內向,不愛說話,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個孩子竟然會如此想不開,為了不拖累他們,選擇了一個人流浪。

小娟在被接回家之后,在父母的照料下,身體情況也在慢慢恢復。

最后,希望小娟能夠早日適應現在的社會,小娟一家能夠幸福安康地生活下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