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英國王妃也佩服,王永慶孫女250億身價,卻無心爭產「靠雙手拚12年」成就受人敬仰,她說:修行勝過一切

英國王妃也佩服,王永慶孫女250億身價,卻無心爭產「靠雙手拚12年」成就受人敬仰,她說:修行勝過一切
2022/09/14
2022/09/14

外人眼中的楊元寧,出身豪門,是被譽為經營之神的王永慶孫女,母親是台塑集團副總裁王瑞華,父親楊定一是長庚生物科技董事長。‍

父親從小就是天才兒童,13歲以全巴西最高分考上醫學院,21歲就拿到紐約洛克斐勒大學生化博士及康乃爾醫學院醫學雙博士。

如此顯赫的家世,坐擁百億身家,楊元寧卻從不提及,也沒有一絲富家千金的驕氣,而是靠自己走自己的路。

楊元寧在16歲就出版了7本發人深思的童書,獲得過全球生命文學創作獎。

17歲成為「紐約時尚周」走秀的模特,18歲以提前準許的最困難方式進入哈佛大學。

不僅修習了生物學與東方哲學雙學位,而且在二年級就修完哲學系的學分,并以哈佛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成為博士,當時被《華人之光》欄目特別報道。

楊元寧不但讀書優異,還取得了美國最高資歷瑜珈教練證,同時還是紐約和南加州的特約畫家......

特殊教育,感悟哲思人生

她之所以能夠取得優異的成績,不僅僅因為聰穎的天賦,還因為楊定義特殊的訓練──誦讀古典智慧文獻。

身為科學家與醫師的楊定一,在研究兒童腦波時發現,朗誦高智慧的古文時,兒童腦波的狀態與靜坐時一樣。

腦波彼此平行如一道巨大的雷射光波,不僅意味著深層的紓解與冥想,更是讓大腦發揮創意的必要條件。

至于為什麼要選擇古代圣哲的著作?

他認為這等于在讓孩子們直接與人類的最高智慧對話,他更要求帶領朗誦的大人不要解釋字義。

他相信孩子們有足夠的智慧了解,這樣就不至于因為大人的解釋而扭曲原意。

楊元寧笑著說:「小時候這樣讀古文只是好玩,但那些文字好像有生命,不同時候會跑出來產生新的意義。」

在這麼多經書中,最讓楊元寧有所感悟的,則是《六祖壇經》,經書所言:「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對她影響深遠。

9歲時,她隨父母一同參加5日禪修,在第5天要結束時,楊元寧忍不住淚流滿面,父母以為5日禪坐讓孩子身體不適,沒想到楊元寧卻哭著感動地說:「原來人生是一場空。」

16歲那年,楊元寧出版了7本童書,《大地醫生》、《不再恐懼》、《活在沉靜中:贊頌大地》、《整體療法》、《記得快樂》、《大笑老人》、《業力: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等。

書中處處充滿佛家哲思,她坦言書中寫的道理,都是給大人看的。

她甚至談到連成年人都講不清的「業力」,在《業力: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中寫到:

人生的一切都是將石頭丟在水中,激起陣陣漣漪,引發善惡因果。

楊元寧在《業力: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中的另一段更寫到:

我們的靈魂或是精神,不論我們叫它什麼,都是一樣的。即使拋去了這個肉體,我們的靈魂還是永存的。

真相是,我們原本就是美麗的靈魂,暫居于此身。內在無限地光明,永遠不滅地閃耀著。

傳承門風,成為他人天使

出身豪門,對楊元寧最大的意義,不是揮霍不盡的金錢,而是特別的教育環境,以及更嚴的「家風」──盡力、勤儉、助人。

盡力,從小,家族里的長輩就身體力行:「無論碰到多大的困難,一旦立定目標,都全力以赴。」

有人問楊元寧:「你人生遇過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她認真地想了想,回答:「沒有,我一定全力以赴完成。」

她承認自己有完美傾向,常常連楊定一都拜托她放輕松。

申請大學時,她比別人早兩個月寄出所有的申請表格;

老師建議她不要超過6所大學,她卻一口氣申請了12所,而且每一份表格都費盡心思,強烈表達她渴望入學的欲望。

最后她被哈佛大學以提前申請的方式準許入學,在哈佛所有的入學方式中,這種是最困難的。

當她獲準入學后,便輕輕松松放假,而別的同學們還在拖延,直到最后一刻才臨危抱佛腳。

勤儉,自然是這個家族最為人所知的門風。

王永慶先生總是一條毛巾用到破。楊定一在餐桌上也有規矩,他不準孩子們有剩菜,他說:「吃飽,不是理所當然,非洲有幾百萬人都在挨餓。」

楊元寧也不像一般富家千金愛奢華,她很少買衣服,特別是學期中,寧愿把時間拿來看書,也不花錢血拼;

好不容易可以買衣服,總是平價實用得體就好,一件衣服穿個4、5年很平常。

助人,則是楊定一從小教育楊元寧時,最重要的觀念。

楊定一在巴西見過太多窮人,知道他們的苦以及自己的富足,所以他從小告誡楊元寧:「你很幸運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更應該幫助人。」

楊元寧的心比父親期望的還要柔軟。

從小只要有同學生病請假,楊元寧除了打電話關心,還會幫同學準備好缺漏的功課。

曾經有個猶太媽媽握著楊定一的手說:「楊元寧真是個小天使。」

從賓格利高中(The Pingry School)畢業時,楊元寧除了在學業上獲得無數獎項。

最讓她驕傲的,則是「羅斯奈爾獎」(Russ Neil Award),由全校250位同年級學生選出得獎者;

另外,最高榮譽的「勞丹帝獎」(Magistri Laudandi Award),得獎評語則是:

其他獎項或可表揚「最能締造成就者」,但該生乃因「最能幫助眾人締造成就」而獲頒此獎。

台上綻放,完美表現進入哈佛后,楊元寧幾乎投注所有心力于智慧的追求,夜夜苦讀,兩三天就讀完一百多頁黑格爾的哲學思想或者生物學理論。

讀書累了,她就去湖邊跑步。

她永遠提前把老師交付的功課做完,兩年來科科得A。

楊定一勸她放輕松,甚至說:「只要你有一科得B,我就請你吃飯!」

但是直到大學二年級結束,楊元寧都沒吃到爸爸這頓「拜托不要拼命」的晚餐。

但別以為楊元寧是個無趣的書呆子。

17歲時,她參加試鏡,成為平面模特兒。

楊元寧總是從紐澤西開車進紐約參加一場又一場的面試,直接面對被挑選的殘酷,以及被選上后嚴苛的工作。

第一次當模特兒,她是現場最小的菜鳥,做造型要忍受髮型師拉扯頭髮,拍照一站就是12個小時。

她后來還為美國《Vogue》雜志拍照,在「紐約時裝周」走秀。

上了哈佛大學后,甚至擔任起模特兒指導,新手走秀難免會膽怯,她便上前說:「請一定要相信,你自己是美麗的!」

不過她這個模特兒也很特別,拍照現場當大家都在閑聊,她卻帶上耳機,抱著書本苦讀。

尤其接近大學申請前,有無數的先修科考(Advanced Placement,簡稱AP),她一邊走秀一邊讀書,還得個全A。

楊元寧做模特兒,除了好玩,更重要的是去體驗苦與樂。

別以為模特兒光鮮亮麗,很有自我滿足感,實際上每一次都要面對心理和體力的挑戰。

面試要殘酷地被挑選、到了現場要毫不保留,勇敢地展現自己,更別提在冬天穿薄紗拍照的艱辛。

楊元寧笑著說:「我爸爸覺得吃點苦很好,所以很支持。」

她若不是天才,怎會如此優秀?

楊定一卻說:「每個孩子都是天才,只要大人能夠放下。」

楊定一從不限制孩子們的選擇,唯一在意的,是希望孩子放下「我」。

他說:「如果把自我成就當成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得到的一定是失望與痛苦。」

楊定一認為人生最重要的是「愿力」,有了熱愛就有了希望,自然就會走向它。

父親在小小楊元寧的心中便種下了「助人之愿」。

楊元寧在學校曾經為了幫助中國兔唇的孩子籌措經費,舉辦時尚走秀活動募款;參加不同的非營利性組織,為貧苦的人找希望。

楊定一在危地馬拉推動的「住屋計劃」,楊元寧更是重要幫手。

那是一個為了當地貧民所興建的計劃,分別為「希望之村」與「光之城市」的計劃。

「希望之村」建造了環保而美麗的房屋,每戶只要1萬1000美元,目的是讓中低收入戶的貧民能夠有屋可住;

「光之城市」則是造鎮計劃,包含2000戶住家、商用建筑、學校、醫院等。

回到美國的楊元寧常想起那些貧窮景象,貧窮單親媽媽帶著孩子住破爛鐵皮屋,一出門就被男人毛手毛腳,每天還要坐兩個小時的巴士去工作,楊元寧就忍不住難過。

于是,楊元寧在繁重的課業外,還主動提出要制作說明書。

她打了幾十通國際電話,跟不同單位要來詳細數據,消化后寫成易懂的簡介,在危地馬拉總統面前簡報自己的夢想與實踐方法。

在新書《哈佛心體驗》最后她寫到:「我的夢想是,有一天,我能為世界各地無數的貧困人口提供更好的生活方式......我希望能助世上每一個人獲得平靜、和諧、均衡的生活。」

「為別人付出,回報是什麼?」

她笑著說:「看到被幫助的人開心,就是最棒的。」

對楊元寧來說,哈佛大學,只是人生的起點。

讓人欣羨的家世,滋養她,也考驗她。

然而,讓她閃閃發光的,不是出身豪門名校,也不是美貌與才華,而是慈悲和智慧。

下面是一篇楊元寧在9歲時,隨父母禪修后,感悟文的部分摘錄 :

《我的第一個禪修》

一道金黃色的光像玻璃框般環繞著我,這個光非常的亮,也非常的溫暖,在這光圈的環抱下,我遺忘了時間。

突然間我看到了佛母,她就在那邊,漂浮在這光圈中,她像閃電般急速飄到我面前,說了幾句話,幾句我聽不懂的話,我注意地聽著每一個字,但卻完全無法領悟。

她接著對我說「你總有一天會了解的,只要盡力用功,并戰勝無明」。

然后,她就消失了,我對這些話想了很久,

「只要盡力用功,并戰勝無明」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我思索著。

當我第二天上座,我凝視著放置在師父旁邊的蠟燭,它們慢慢地在燃燒著,我發覺它們就好似生命,生命像蠟燭般慢慢在燃燒著。

但當你深入去觀察,生命事實上卻已在不知不覺中快速的溜走了。

就像一根燃燒中的蠟燭,當你仔細去看它,一大半的生命都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蠟燭慢慢在燃燒著,或者它看起來是如此,好似你我生命的開始,一滴滴的燭淚,已流成一池的淚,但你似乎還不知道,是嗎?

當你驚醒時,蠟燭也已跟著消失,而你也失落在那另外的一個世界。

蠟燭是珍貴的,生命也是‍。——元寧

又開始禪坐后,我再一次看到這金黃色的光,也看到了準提佛母,這次她不是飛奔過來,而是緩慢的飄來,像個天使,準提佛母停留在離我一大段距離的前方。

她說「生命是不容易的,不要浪費你寶貴的時間去不快樂,生活太短了,你對蠟燭的觀感是對的,生命太短也苦,只要盡力用功戰勝無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