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棟二層小樓霸占主路40年,拆遷開價2.2億,一夜之間被強拆,屋主「暴富」夢碎

一棟二層小樓霸占主路40年,拆遷開價2.2億,一夜之間被強拆,屋主「暴富」夢碎
2023/01/07
2023/01/07

近些年,全國有許多城市都在搞開發,一些身處鬧市房屋的所有人更是盼星星盼月亮,希望能早點開發到,一些拆遷戶更是因為拆遷走上了人生巔峰,努力大半輩子都沒能添置一房一車,拆遷后數套房子和豪車就全部擁有了,立馬成了千萬富翁。

拆遷的時候,房屋所有人當然是想爭取到最大的利益,有些人較容易滿足,只要符合自己的利益就好,但有人卻不這麼認為,認為開發商開出的條件遠遠不夠,所以就一拖再拖,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讓開發商妥協,開出更高的價格,但是結果往往都讓人失望。

這些不愿意拆遷的住戶最后都成了人們口中的「釘子戶」,釘子戶的情況在世界上普遍存在,比如英國超級老釘子戶,一名男子由于拒絕出售自己的農場,西約克郡的一條高速公路被迫一分為二,如今這一釘子戶已在高速公路中間生活80多年,許多從高速路經過的司機是一臉茫然。

日本成田機場位于日本關東地區千葉縣成田市,年客流量居日本第二、貨運吞吐量居日本第一,就是這樣一個大機場卻被幾戶人家耽誤了,導致機場40年未完工,2號跑到至今無法修到規定長度,而3號跑道仍在圖紙上。這幾戶釘子戶還時常出來抗議,有一次抗議中還導致13人喪命,最后一次抗議導致機場夜間11點后禁止起飛降落飛機,原因是影響到這些釘子戶睡覺了。

釘子戶不給拆遷的理由無非就那幾種,有人是不想離開生活了一輩子的地方,而大多數人仍是因為補償問題,有的是開發商給的太少,比如浙江溫嶺一棟自建房,建的時候花了60萬,卻只愿給26萬的補償,人家自然不愿意拆,當然除了開發商問題,也不乏有一些獅子大開口的住戶。

曙光西路位于北京市朝陽區,原計劃就是一條雙向8車道的路,但卻被一釘子戶活活擠成2條車道。早在2002年,這一帶就已經在陸續拆遷,2003年,開發商的人找到了一棟房子的住戶,但是這棟樓的兄弟倆表示不搬,給的補償太少了。

評估單上,哥哥能得到83萬的拆遷款,弟弟則是43萬,兩兄弟可以按4239元/平方公尺的價格購買回遷房,但是兄弟倆并不當回事,認為給得少了,哥哥覺得應該給1套3居室外加250萬,弟弟則要求給兩套3居室外加150萬元,但由于開出的條件太高,根本不可能實現。

拆遷公司去過好幾次,但兄弟以各種理由加價,但其實早在拆遷前,這棟房子已賣給了三戶外村人,後來知道要開發,上法院說房子賣得不合法給要了回來。兄弟倆的房子擋在馬路中間8年,天天與噪音為伍。2010年7月,有記者問給他們多少錢才愿意拆,兄弟倆中的一人表示要6000萬,不過該棟房子于2011年12被強拆,補償款仍為原來的83萬和43萬,得不償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