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母親病危不願見最後一面!博士生「斷聯20年」被罵不孝,他「淡然說出7字」網友態度變了

母親病危不願見最後一面!博士生「斷聯20年」被罵不孝,他「淡然說出7字」網友態度變了
2022/12/04
2022/12/04

有句古話養兒防老,而多生一個孩子意味著多一份希望,而那個最有出息的孩子將是能給家人更多幫助的一個。在傳統文化中,一家人,兄弟姐妹本身就應該這樣互相幫襯。

然而,最近一則」兒子出國深造20年杳無音訊,江蘇常州病危老母親盼見兒子最后一面的消息牽動了人們的內心,但是,當媒體經過千辛萬苦終于找到了這個年近50的北大博士時,而他就仍然不愿和家人有任何聯系,只說了句」清官難斷家務事。這讓廣大網友及他的家人都徹底寒了心——養兒如此,不如養一條狗。

一句清官難斷家務事,就可以令曾經的北大博士和家人斷了所有聯系;甚至在母親臨死前想見他一面的愿望,他都不能滿足;一句「清官難斷家務事」,就能讓他將一家人省吃儉用供他上學的恩情一筆劃掉……嗚呼,小徐老師實在出離氣憤!

這位曾經的北大博士王永強,一家人的驕傲和希望,是怎樣一步步走向忘恩負義的呢?

王永強,1969年生于一個普通家庭的孩子,上有一姐一哥,他最小,也最聰明好學,從小到大都是班上的學霸,也是全家的驕傲和希望。

1987年他考入蘇州大學,在這所學校讀了碩士后,又考上了中科院的物理研究所博士,1997年,又考上了北京大學的博士,而他的父親在供他上學期間,賣老鼠藥賺錢供他上學,所幸,這孩子有出息,經常拿到獎學金,從而減少了家里的負擔。

1997年去北大讀博期間,交了教授的女兒為女朋友,1999年4月,王永強和女友在北京結婚,并以老家距離北京太遠而婉拒家人來京參加婚禮,只有舅舅作為代表前去。

之后不久,小夫妻兩人就赴日本工作,并告知舅舅去日本一年可以賺18萬,賺了錢會給父母買房,讓父母享享清福。

1999年5月,在日本的王永強給家里打電話報了平安,1999年8月份,因王永強的父母身體不好,一直吃藥,家里經濟困難,想到兒子到日本會掙大錢,于是母親給兒子打了一通電話,希望他能寄一點錢給家里補貼家用。

但是,就是這通電話卻是王永強與父母的最后一次聯系,因為當母親說出「要錢」的需求后,兒子就說「以后不要再和我聯系了。」并掛斷了電話,這一斷就是20年,王永強再沒有給家里打過電話。

之后,王永強的父母也曾多方打聽兒子的下落,但最終也沒有聯系上他,父母怕自己打擾兒子的工作,怕家境窮苦影響了兒子的前途,于是就不再尋找。

直到今年下半年,王永強的母親身患腎病,幾度病危,最后的念想就是想見自己的小兒子一面,于是,舅舅為了完成姐姐的心愿,這才托媒體再次尋找王永強的下落。

12月1日,在熱心網友的幫助下,這位失蹤20年的北大博士終于被找到,原來他現在在美國亞特蘭大工作,當認識他的朋友向他說明家人找他的情況時,王永強只回應了7個字「清官難斷家務事。」并希望家人不要再通過媒體尋找他。

小徐老師不知道所謂的「清官難斷家務事」一句話中有多少委屈,小徐老師只知道「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在七八十年代,一個普通農民家庭供應一個大學生是多麼的艱難。

小徐老師的大哥生于1964年,當年他本應該去上大學,但是他考慮到如果自己上大學,底下的三個弟妹就有可能因供不起而輟學,于是我大哥斷然輟學打工,用打工的錢來貼補家用,并供我們三個弟弟、妹妹上學,后來我二哥工作后,同樣將錢寄回家,供我上大學,一家人相濡以沫才有了深厚的親情。

反觀這位王永強博士,結婚拒絕家人參加,從工作到如今沒有往家里補貼過一分錢,一句「清官難斷家務事」就可以輕松逃避對家人的責任,就可以忘卻家人為供他上大學而受過的苦,這是何等的自私,何等的忘恩負義?就算有再大的誤會和委屈,面對行將就木的生養自己的母親,還有什麼仇恨不能化解?這樣的人讀再多的書又有何用?真真是寒透人心。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