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從「三次被抓的慣犯」賺到6600萬身價,他只用了兩年就成功,卻讓多少有志青年寒心!

從「三次被抓的慣犯」賺到6600萬身價,他只用了兩年就成功,卻讓多少有志青年寒心!
2022/10/19
2022/10/19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

「做生意又不會做,就是偷這種東西,才能維持得了生活這樣子。」

2012年,偷電動車的慣犯周立齊,被警方抓獲,在看守所中,他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事情曝光后,周立齊迅速在網絡上躥紅,他的這番話,也成為了最流行的網絡用語。

但可惜的是,周立齊被判刑四年六個月,他注定看不到自己引發的網絡熱潮。

2020年4月,周立齊走出監獄的大門,等他看清監獄外的一幕,頓時傻眼了。

清一色的豪車、美女,全都是來接周立齊的,想將他簽約到自己公司名下,成為網紅。

最終,周立齊憑借自己在網上的熱度,迅速躥紅,短短兩年時間,便創造1500萬身家。

從一無所有,到腰纏萬貫,周立齊只用了兩年。

至于暴富原因,竟然只是因為周立齊曾經偷過電動車。

真讓多少正在夢想道路上的奮斗青年,寒了心。

「早知道錢這麼容易賺,何必努力讀書呢?還不如去偷電動車!」

周立齊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什麼會走上犯罪的道路?

出獄之后,又經歷了什麼,為什麼能在短短兩年內,攢夠1500萬身家?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切格瓦拉」頗為離奇的一生。

「沒有人是天生的罪犯,如果努力工作就能看到未來,沒有人愿意走上犯罪的道路。」

周立齊也是如此。

1984年,周立齊出生于廣西南寧一個普通村莊,父母是土生土長的農民,沒上過幾天學。

家庭貧困,父母卻一口氣生了6個兄弟姐妹。

母親患有精神疾病,無法工作,全家都靠父親苦苦支撐,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

在這樣的家庭下長大,周立齊注定無法受到好的教育,這也為他之后犯罪埋下了伏筆。

三年級之后,周立齊便輟學在家。

他一邊要幫父親干農活,一邊還要照顧弟弟妹妹,幫母親燒火做飯,生活十分艱辛。

但即使如此,依舊賺不到幾個錢。

時光飛逝,周立齊漸漸長大,他看到村里年輕人外出打工,每年都能賺不少錢回來。

于是他也萌生了外出打工賺錢的想法。

他背起行囊,前往大城市,看到了奢靡與繁華,是他做夢都夢不到的美好。

那一刻,周立齊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努力工作,未來在城市扎根,再也不回老家了。

但現實往往事與愿違,周立齊一沒有學歷,二沒有一技之長,何談在城市里扎根呢?

因此,他只能打一些散工,賺的錢勉強維持夠自己的生活,讓自己不至于在城市里餓死。

但即使這樣的生活,后來也成了周立齊的奢望。

一次,周立齊在工地打工,完工后他傻眼了,工頭帶著農民工的工資,消失得無影無蹤。

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周立齊一年算是白干了。

此時的他身無分文,連吃飯都是問題。努力工作幾年,最終依舊一無所有。

這樣的生活,什麼時候是個頭呢?

面對生活的困苦,周立齊開始自甘墮落,不再打工。

他經常和社會上的「狐朋狗友」一起喝酒,互倒苦水。

很快,周立齊便和一個「朋友」達成共識。

兩個人決定一起偷電動車賣錢,為此,他們還一起湊錢買了輛二手面包車。

就這樣,他們開車上路,開始尋找自己的目標。

這也成了周立齊墮落的開始。

第一次偷電動車,周立齊十分緊張。

尋找好目標后,兩個人一個在車上望風,一個偷盜電動車。

開鎖的時候,周立齊整個人都是抖的,好不容易剪斷鎖,飛也似的將電動車扛上面包車。

偷盜完成后,兩個人直奔二手市場。

最終,電動車賣了幾百塊,兩個人平分

拿著這筆錢,周立齊心中百感交集。

之前自己打工,辛苦一天也就賺100塊。

如今動動手,幾分鐘就能賺幾百塊,而且是無本生意。

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從這之后,周立齊再沒顧忌,從2007年開始,他和朋友多次偷盜電動車,獲利頗豐。

他為自己的高超技法洋洋得意,殊不知,警察早就盯上他了。

2007年6月,周立齊駕駛面包車停在停車點,像往常一樣,熟練剪斷鎖,然后推上面包車。

就在這個時候,埋伏已久的警察突然發難,來了個人贓并獲,周立齊第一次被抓到監獄中。

這次,他被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

出獄之后,他在親戚的介紹下,找了份開挖掘機的活,經常忙到很晚,還有高空作業。

又危險又累,一個月工資4000元左右。

這讓周立齊十分郁悶,自己累死累活一個月,賺的錢還沒偷電動車賺得多。

自己何苦,去賺這份辛苦錢呢?

于是干了一段時間后,周立齊選擇辭職,再次干起了偷電動車的勾當。

于2012年,再次被警察抓獲。

這次,他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也正是這次被抓后,他在看守所說出了那段「名言」,讓他在網絡上得以快速竄紅。

由于周立齊屬于慣犯,警方希望他能改邪歸正,及時對他進行說教,還找來了記者。

當著記者的面,周立齊「意氣風發」地說道。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

「做生意又不會做,就是偷這種東西,才能維持得了生活這樣子。」

「進看守所感覺像回家一樣,在看守所里的感覺比家里感覺好多了。」

「里面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我超喜歡里面的!」

略帶方言的普通話,自說自話,仿佛相聲、小品一樣,很快躥紅網絡,被網友們做熟知。

因為其長相和巴拉那河地區總督切格瓦拉長得十分相像,因此也被網友們戲稱為竊格瓦拉。

出獄之后,周立齊依舊不思悔改。

2014年—2015年期間,他多次偷盜電動車,被警方刑事拘留。

2015年8月,他再次因偷盜電動車被拘捕。

因為是慣犯,且屢教不改,這次發展判得很重。

最終,周立齊被依法判處四年六個月有期徒刑。

周立齊需要在監獄中待到2020年4月18號。

也正是這次坐牢,徹底改變了周立齊的生活。

周立齊被抓之后,他也在網上迅速躥紅。

但是這一切,周立齊并不知情。

監獄中的生活,對周立齊來說十分煎熬,吃的食物沒滋沒味,還要做很多力氣活。

之前的刑期都很短,他咬咬牙也就過去了。

但這次足足要坐四年六個月的牢,不僅是肉體上的懲罰,也給周立齊的精神帶來巨大痛苦。

他開始向往自由,監獄的生活,慢慢地磨掉了他的傲氣。

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對當初的所作所為感到后悔。

他幻想著出獄之后,一定要好好找份工作,遵紀守法,再也不回到這里。

2020年4月,周立齊終于刑滿釋放,走出監獄的大門。

呼吸著新鮮空氣,他才知道自由有多麼美好。

但還沒等他走出大門,他便傻眼了,門外密密麻麻停著不少豪車,還有很多記者等在現場。

看到周立齊出來后,他們一窩蜂圍了上去。

這些豪車大多來自自媒體公司老板,他們看中周立齊的流量,希望簽約他成為公司網紅。

但此時周立齊,依舊貫徹自己的信念。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

他拒絕了所有自媒體的簽約,面對記者,他坦言很后悔,年輕時不懂事,犯了很多錯誤。

他決定痛改前非,努力工作,不再惹是生非。

他回到老家,慢慢了解這個對自己來說顯得略微陌生的環境。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火,在朋友的介紹下,他第一次接觸自媒體,并表現出十足的興趣。

幾個月后,他在多個自媒體平台建立賬號,開始分享老家生活,獲得了很多網友的關注。

僅一個視訊,他便收獲了140萬粉絲。

從這件事就能看出,周立齊違背了自己的誓言,最終還是簽約自媒體公司,成為打工人。

為什麼會這樣說,我不相信一個對自媒體一無所知的人,幾個月后就能運營的如此熟悉。

說他背后沒有公司支持,打死我都不信。

既然能通過流量日賺斗金,干嘛還冒著坐牢的風險,去看偷電動車的營生呢?

幾個月后,周立齊的粉絲越來越多,很快突破200萬。

他打算在粉絲漲到418萬時開直播,卻沒想到,平台突然封禁了他的賬號。

至于原因,跟網友們的舉報有很大關系。

周立齊開直播的原因,無非就是為了直播帶貨賺錢。

他一個偷電動車的慣犯,憑什麼日賺斗金,靠自己的流量賺這種「不義之財」?

但事實上,周立齊已名聲在外,即使網友們舉報他的直播間,依舊攔不住他的大紅大紫。

退網之后,一家電動車公司老總找上他,希望跟他一起合伙,開兩家電動車門店。

讓周立齊入股,但需要他做公司代言人。

周立齊欣然同意,從這之后,他不需要再給別人打工。

兩家店鋪,每天都能賣出四五十輛電動車。

他因此,著實賺了不少錢。

在這期間,他認識了不少朋友。

為了方便和朋友聚會,他2020年在南寧,又開了一家燒烤店。

燒烤店開張后,他依舊是形象代言人,憑借名人效應,店鋪天天爆滿。

很多人慕名而來,只為和周立齊合影。

如今的他,已經是兩家店鋪的老板,每天日賺斗金,再也不用為生活發愁。

對周立齊的改變,很多人心中不忿,紛紛吐槽。

「我工作幾十年,兢兢業業,每個月拿幾千塊的工資,勉強夠維持生活。」

「周立齊倒好,偷了幾十輛電動車,坐了幾年牢,出獄之后便做老板,身價超過1500萬。(約6600萬台幣)」

「早知如此,當初還不如去偷電動車!」

個人認為,周立齊的走紅,是「流量為王」這個畸形時代的真實寫照,你我都無法改變。

既然如此,何不選擇去接受呢?

周立齊的行為雖然讓人不齒,但他終究還是走上了正道,不再以偷盜為生。

作為普通人,如果實在看不過眼,不理他就可以了,沒有必要為此心生煩惱。

這樣,未免也有些太不值當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