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72歲阿嬤偶然加入「老年時裝隊」,穿「22公分恨天高」走秀!太過時尚遠超年輕人,坦言「我改變不了身體的衰老,但我永遠保持年輕的心態」

72歲阿嬤偶然加入「老年時裝隊」,穿「22公分恨天高」走秀!太過時尚遠超年輕人,坦言「我改變不了身體的衰老,但我永遠保持年輕的心態」
2022/11/08
2022/11/08

我是王沛武漢人,今年72歲。

退休后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加入了老年時裝隊,開啟了我多姿多彩的退休生活。從此北京時裝周、天津時裝周、青島時裝周,都留下了我走秀的身影。

(我在2020北京時裝周走秀)

退休之前,我從事了一輩子體育工作。14歲選入籃球隊,我在籃球隊度過了青春年少的十年。

33歲那年,我被推薦到國家花樣游泳隊,2年后開始當教練。1998年,我從體育一線工作退下來。

在從事一線體育工作的時光里,我每天都是一身運動裝。可以說,我的生活里并沒有和時尚相關的東西,也從來沒想過在耳順之年會進入時尚圈。

(35歲的我,穿著自己做的連衣裙)

60歲那年我正式辦理退休,那時兒子尚未結婚,我還沒有帶孫子的壓力。我住的小區里正好有一所老年大學,我想著要不去報個課豐富一下業余時間。

我從小喜歡唱歌跳舞,曾經也想過考文工團,但是由于我身高太高了,沒有入選。

在60年代那個剛剛經歷過大饑荒的歲月,大家的身高普遍不高,大多數男生身高只有一米六多,而我的身高有一米七二,根本找不到男生和我搭檔。

雖然我舞蹈跳得挺好的,但面試老師還是沒有選我,就這樣和文工團失之交臂。

為了彌補年輕時的遺憾,我想著去老年大學報個歌唱班或者舞蹈班。報名的時候,招生老師看我身高這麼高,建議我去時裝隊。

當時的我對時裝隊根本沒概念,只知道可以打扮得美美的,我就接受了老師的建議。

(十三歲的我,當時已經有一米六五)

進入時裝隊,日常的訓練就是跟著老師走台步。最常做的練習,就是貼墻站立。貼墻站立要求后腦、肩、臀、小腿肚、后腳跟緊貼墻面,而腰部需要空出,腳掌并攏,大腿夾住一張A4紙不掉落。

做過的人都知道,保持這個姿勢很累的。但好在老年大學一周只上一次課,強度并不大,也比較照顧老年人,感覺累了就可以休息。

時裝隊的訓練對于形體的改善很有幫助,我現在72歲了,身姿依然很挺拔。

練習了一段時間的基礎動作后,老師要求我們穿高跟鞋走台步了。 由于我身高比較高,平時很少穿高跟鞋,為此我還特地去買了一雙高跟鞋。

對于當時的我來說,鞋跟不能太高,但也不能太矮,于是選了一雙五厘米的高跟鞋。適應了一段時間,五厘米的高跟鞋也能走得比較穩當了。

(我開始試著穿高跟鞋,粗跟,跟不高)

2014年,老年大學來了一位比較厲害的形體老師。

這位老師有自己的模特隊,叫武漢市鳳棲桐時裝隊,比老年大學整體水平高出了不少。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和選拔,我和另外一名老年大學同學被選入了鳳棲桐時裝隊。

鳳棲桐時裝隊的整體水平高,要求也水漲船高。 原來一周一次的訓練,增加到了一周三次;原來五厘米的高跟鞋,被要求至少換到十厘米。

為了能穿穩十厘米的高跟鞋,我在家里也會穿著練習,每天晚上會用熱水泡腳緩解腳部不適。雖然要求高了,但我依然樂此不疲,因為我打心里喜歡這項活動。

來到鳳棲桐時裝隊以后,參加演出和比賽的機會就多了很多。

2015年,我隨鳳棲桐時裝隊到上海參加龍駿杯老年時裝大賽。當時我們選送的節目叫《鏗鏘玫瑰》。

我們一群人身穿迷彩服,英姿颯爽,在一眾穿著旗袍的老上海名媛風節目里脫穎而出,拿了第一名。當評委宣布我們的名次的時候,隊友們彼此擁抱歡呼。

(我在生活中練習穿10厘米的高跟鞋)

當自己的熱愛和努力被人認可的時候,這種喜悅是發自內心的。這種喜悅反過來讓我的心情舒暢,給我的老年生活帶來積極影響。

很多人說,在我身上感覺不到年齡感,我想這和我的生活態度有關。

我從來不覺得老年人應該干什麼,不應該干什麼。我愛美,就參加時裝隊,并且享受這項活動帶給我的正能量和積極反饋。

任何年齡,只要你想做的事,就用心去做。

我非常享受時裝隊帶給我的社會參與感。鳳棲桐時裝隊的演出很多,我們平時的排練比較緊湊,這讓我的退休生活有了目標和動力。

2018年,著名服裝設計師胡老師來我們隊挑選模特,為參加第二年的北京國際時裝周作準備。

胡老師在荷蘭留學,曾給荷蘭女王做過13年的服裝設計。很幸運,我被挑中了,讓我有機會走向更大的舞台。

(我在北京時裝周,攝影師幫我抓拍的照片,腳穿22厘米的高跟鞋)

北京時裝周后,我一度迷戀上了走秀,我喜歡打扮得美美的,走T台的感覺,很過癮。隨后又參加了天津時裝周、青島時裝周等。

2019年,只要哪里有時裝周,我只要時間允許就會報名參加,烏魯木齊、青島、天津、澳門、深圳、內蒙……去了很多地方。

只是不久之后,疫情開始,時裝周開始變少,但我也過足了走秀的癮,2020年以后就沒有參加了。

很多人說時尚圈是個名利場,但我參加時裝周并不是為了名利。只是覺得這項活動我沒經歷過,又很感興趣,就去了。當我過足了癮之后,對這件事也不會再心心念念。

(我在獨庫公路,看到一匹小馬,去合了個影)

全國各地參加時裝周的那段時間,如果去到的城市我沒有玩過,我也會趁機旅游一番。

我年輕的時候當教練,經常帶隊出國比賽,對于國外我倒沒什麼向往,但祖國的大好河山我很多地方沒有玩過,非常心向往之。

在新疆,我去了獨庫公路;在內蒙,我去了巴音果楞。祖國的大好河山真的太美了。

只可惜,疫情開始后,我再也沒出去過了,真希望疫情能早點結束。

2015年孫子出生以后,我和親家會輪流照顧孫子,我定期會去北京呆一段時間。

(在內蒙大草原,我拍照也喜歡擺中老年旅游必擺的姿勢)

在那段封控的時間里,哪也去不了,只能呆在家里玩手機。

很多老年人不會用智慧型手機,也不會用社交軟件,我倒覺得并不難學,只要識字就能學會。我現在會網購,能網購的東西我都會網購,也會線上買菜,現在科技發展得簡直太便利了。

在家封控的那段時間我開設了賬號。 我喜歡跳舞,我發現網上有各種各樣的舞蹈教程,以前想學舞蹈還要找老師報班,現在在家里就能學。學完以后,我也在自己的賬號上分享自己的學習成果。

有一次,一個粉絲給我留言,說我的頭髮盤得挺好看的,問我怎麼盤的,我想著要不就拍個視訊吧。

在兒媳婦的幫助下,我拍了個盤發教程發在網上。沒想到,這個視訊一下子火了,2000多萬的觀看,60多萬的點贊。從那以后,就有很多人關注我。

(就是這個視訊,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

很多人看我年紀這麼大,狀態還挺好的,對我產生好奇,問我怎麼保養的。我就拍視訊分享我平時吃的保健品、平常保養的一些小經驗。

其實我的經驗無非就是作息規律、保障睡眠時長、清單飲食。我從事了一輩子的體育,作息一直很規律,早上7點鐘起床,11點之前基本都睡了。

很多人都說老年人睡眠時間少,但我的睡眠時間反而變多了。最近晚上9點多睡,能一覺睡到早上。

我很少在外面吃飯,以前吃單位食堂,現在都在家里做,保證食物的少油、健康。我做飯的視訊也會發到網上,和大家分享我的做法。

我每天晚上都會用熱水泡腳,早上起來會花十分鐘的時間按按穴位,其實我的保養方法都很樸素。

我也會和年輕人一樣,定期敷面膜,使用評價比較好的護膚產品。無論年紀多大,對美的追求不能落下。

(我穿牛仔服在公園拍照)

我也尊重自然規律,接受自己的老去。我的頭髮已經灰白了,很多人建議去我去把頭髮染黑,更顯年輕。我就覺得沒必要去染,我確實年紀大了,沒必要裝年輕,和自己較勁,順其自然也很美。

我在網上分享自己的生活,也引起了一些媒體的關注。2021年,我接到了中央電視台欄目組的邀請,上央視參加了節目,節目播出后也收到了很多好評。

我現在是武漢市老干部活動中心時裝二隊的隊長,承擔了老干部活動中心大部分的演出任務。會在武漢市的各種大型活動進行演出。

平時我對訓練的質量要求比較嚴格,一個動作會重復很多遍,只為了排練整齊。

2021年的時候,我們編排了一個服裝很時尚的節目,叫《沁園春雪》。詩融入舞蹈元素,編排成一個時裝秀,登上了武漢市琴台大劇院的舞台

(沁園春雪的服裝設計)

我們隊大部分都是退休人員,有一小部分還在上班,但熱愛時裝,所以加入了我們隊。我們時裝隊一定程度上也展現了武漢市老年人的一個精神面貌。

閑暇時,我也喜歡打扮的美美的,去戶外讓老公給我拍照。有一次我穿了一條紅裙子,戴了一頂紅帽子,穿了一雙紅鞋子,戴了一副黑墨鏡和一副黑手套,去北京的北海公園拍照。

結果到了公園收獲了百分比的回頭率,老公光看別人給我拍照了。公園來拿著照相機的人都把鏡頭對準了我,很多人來和我要聯系方式,等回去把照片發給我。

(我那天的穿搭)

有人說看了我的視訊,突然不怕衰老了,成為我的「鐵粉」。

其實我也有衰老帶來的煩惱,比如我的眼睛晶狀體老化,看東西很模糊給我帶來了很多困擾。去年了解到可以置換晶狀體,我去做了手術,手術后看東西清楚多了。

身體的衰老讓很多身體機能遠不如年輕的時候,但也要去學會接受它。

我們改變不了身體的衰老,但可以永遠保持心態的年輕。

我很樂意繼續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給大家,把正能量傳遞下去。

很多人說我很好的展示了老年人退休后的精彩生活,我想說,不管多老,都不要被這個時代拋棄,要努力把生活過得有滋有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