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他家被鄰居挖臭水溝,剪斷電線,破壞水管,自己一出門就要挨打!生活用品全由親戚送,三年了還沒搬走,究竟為何?

他家被鄰居挖臭水溝,剪斷電線,破壞水管,自己一出門就要挨打!生活用品全由親戚送,三年了還沒搬走,究竟為何?
2022/11/25
2022/11/25

拆遷,是很多人又愛又怕的事情。

我的身邊也有很多拆遷戶,他們之中沒有一個,是風平浪靜地完成拆遷的。

無論哪里拆遷,即使事前商量好,在動工時,也會遇到很多波折。

而「釘子戶」,就是眾多波折中最普遍的一種。

「釘子戶」拒絕拆遷的原因多種多樣。

有因為拆遷費不合理的、有因為條款違規的、有因為房產分配不均的……

「釘子戶」對抗拆遷的方法也多種多樣。

在周圍修建護欄、在家四周種樹等等,但下面這種,你肯定沒聽說過。

家住廣州楊箕村的李建明,為對抗拆遷,竟然連續三年沒有出門。

食物、生活用品,全靠親戚們送,家中堆滿塑料瓶,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因為他們的堅持,害得全村1400戶人家無家可歸。

村民們為讓他們同意搬遷,使盡渾身解數。

挖水溝、斷水斷電,甚至為此大打出手,打進醫院。

但即使如此,這家人就是張飛吃秤砣,鐵了心了,就是兩個字,「不搬」。

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讓他們寧可不要天價拆遷費,也要賴在老房子中不走呢?

硬挺三年,最終等待他們的,又將是怎樣的命運?

廣州,是中國最先富起來的城市之一。

每年,都會有大量外來務工人員涌入城市,參與到城市建設中來。

住宿問題,成為他們優先考慮的重中之重。

租房子,最重要的便是位置,不僅要離工作單位近,還要交通便利。

其次該考慮的,才是價格和環境問題。

當然,如果三者能夠兼具,那再好不過了。

楊箕村,是廣州最著名的城中村之一。

這里距離商業區咫尺之遙,交通便利,房價便宜,因此,成為很多外來務工人員的首選。

為了賺取更多租金,很多住戶在村子里搭了很多違規建筑,方便讓更多務工人員住進來。

外來務工人員的涌入,帶動了村中的經濟。

各種超市、飯館、路邊攤等層出不窮,極度繁榮的同時,也給當地帶來不少隱患。

當年楊箕村,跟香港的九龍城這邊無區別。

2010年,廣州為推進城市化建設,將楊箕村納入拆遷范圍,計劃將其打造為優質社區。

然后在社區北面,建造16棟回遷安置房,安置原來生活在村子里的1400戶住戶。

按照開發商的計劃,預計在一個月內完成拆遷,三個月開始動工,三到五年完成社區建設。

為盡快完成規劃,開發商給出非常豐厚的拆遷補償,總共分為兩個方案,村民可任選其一。

第一種方案,拆多少補多少。

按照房產證上的合法面積, 補償相應面積的安置房。

違規搭建部分,不給予補貼。

第二種方案,合法面積按每坪3萬元補償。

得知兩種補償方案后,村民們大多心里有了底。

他們知道,楊箕村的地理位置相當得天獨厚,緊挨市中心。

隨著城市發展,這里的房價會越來越高。

楊箕村每家每戶的面積都在180坪左右,按照第一種方案,至少能分到五到六棟安置房。

等過個三五年,房價一漲,轉手一賣,人人都是億萬富翁,絕對不是說著玩的。

因此,絕大部分住戶都選擇第一種拆遷方案。

決定之后,村委召開村民代表大會,在大家沒有異議的情況下,準備在拆遷協議上簽字。

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意外叢生。

以李建明為首的18戶村民,竟然拒絕在拆遷協議上簽字,原因是對開發商補償方案不滿意。

原來,當初村民們為了多掙錢, 于是對房屋進行擴建,方便吸納更多外來務工人員入住。

但是這一行為,卻被當地有關部門發現,對他們進行了罰款。

無奈,本來就理虧,村民們只能乖乖交罰款。

在李建明看來,既然交過罰款,這些私建面積就完全合法,應該按照合法面積進行補償。

如此無理的要求,開發商雖然不會答應。

畢竟楊箕村面積不小,1400戶村民,違建面積足足有上萬平。

按照合法面積補償,至少要幾億。

這個損失,開發商承擔不起。

因為拆遷款的問題沒有協商好,以李建明為首的村民們拒絕搬遷,雙方就這樣僵持下來。

李建明等人不同意搬遷,楊箕村工程就無法開始,工程無法開始,村民們便無法得到安置。

因此,開發商還沒著急,村民們便先開始著急。

他們紛紛上門,給李建明等人做思想工作。

但縱使村民說破了天,李建明就是不同意拆遷,他們的行為,徹底惹惱了楊箕村村民。

為強迫李建明等人搬離,村民在他們家門外挖了幾條臭水溝,搞得當地每天都臭氣熏天。

不僅如此,他們還三天兩頭給李建明斷水斷電。

維修師傅前腳剛把水管修好,村民后腳就會出來搞破壞,導致李建明的生活質量直線下降。

面對村民們的肆意妄為,李建明當然卻不敢出門對峙。

不止一次,雙方因為拆遷的事大打出手,最終被打入醫院也不在少數。

但這并不是李建明最擔心的,他擔心自己一旦離開房屋,立刻就會被村民們強拆。

因此,他寧可過著停水停電的生活,也不愿意離開房屋一步,這一待就是三年。

三年期間,李建明如同一顆釘子般,狠狠釘在原地。

村民給他停水,她便打電話讓親戚來給他送水。

缺少食物和生活用品,也一定讓親戚送來。

三年時間,因為不出門扔垃圾,家中堆滿各種各樣的塑料瓶,好像垃圾場一般。

雖然生活環境日益惡劣,但在李建明看來,只要不讓自己搬遷,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可憐楊箕村的村民們,因為李建明拒絕搬遷,他們淪落到無家可歸的地步。

據悉,因為工程進度問題,開發商同意,在社區建成前,每個月給村民補貼3000元(約1.3萬台幣)住宿費。

這筆錢,足夠讓他們在附近租個30坪左右的房子,讓一家三口都住進去。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廣州的房價越來越高,租金也越來越離譜。

以前3000元可以租30坪的房子,后來3000元最多只能租15坪的房子。

一家幾口人,都擠在兩居室,如果沒有李建明等人的阻礙,村民早已搬進寬敞的大房子里。

隨著時間的流逝,村民對李建明等人的不滿情緒越積越深,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

沖突,一觸即發。

村民們給李建明下達最后通牒,如果他們幾個人再不搬,便到法院去起訴。

面對成年人的咄咄逼人,李建明有些害怕了,因為他知道,一旦起訴,自己必敗無疑。

于是站出來說理,表示并非自己不愿意拆,而是拆遷程序本身就有問題。

據悉,楊箕村的宅基地屬于集體所有,拆遷之前,需要村委會牽頭,召開村民代表大會。

在村民代表大會上,一切決議都需要舉手表決,只有多數通過后,才能生效。

但是在楊箕村拆遷這件事上,村委雖然召開了村民代表大會,卻并沒有在最后舉手表決。

因此,李建明表示,當初村民們簽的拆遷協議不符合流程,根本無效。

楊箕村合作經濟聯社董事長張建好卻不這樣認為,拆遷之前,她已經召開好幾次動員大會。

每次動員大會上,村民都進行了聯合簽名,最終拆遷的支持率,高達99.5%。

這已經是壓倒性的少數服從多數,因此楊箕村拆遷,完全是合法合規的。

除對程序不滿意外,李建明對開發商也頗有微詞。

在拆遷之前,李建明靠著收租金,日子過得相當不錯,每個月都有一份穩定的收益。

拆遷過程中,這筆損失又該由誰來承擔呢?

除此之外,開發商的話也非常不靠譜,明明說一棟樓只建30層,后來卻改成了50層。

如此前后不一,又怎麼可能獲得村民的信任?

萬一樓房建成一半跑了,社區變成爛尾樓,他們該得的權益,又該由誰來負責呢?

這的確是個問題,但這個問題,該考慮的應該不是李建明,而是負責監管的部門。

至于損失,回遷完成后,每個人都能分到五六套房。

這些回遷房的總價值,早已遠遠超過三年的房租。

由此可見,一直釘在這里,損失巨大的只會是自己,同時還連累村里1400戶村民無家可歸。

他們其中有的人,已經被逼到住賬篷。

整整三年,村民實在不愿意再等下去,于是將李建明等「釘子戶」告上法庭。

最終,李建明等人敗訴,法庭宣判幾人限期內搬離,否則會強制執行。

無奈,李建明等人只能乖乖搬走,楊箕村得以順利拆遷。

三年時間,如果李建明等人早點搬走,此時可能已經住進蓋好的回遷房中。

三年時間里,李建明的房屋斷水斷電,房外臭氣熏天,還要無時無刻承受村民的謾罵。

即使如此堅持,最終的結果,跟三年前依舊沒有任何區別。

早知如此,還不如在三年前就簽字。

如此,也不至于落個人人喊打的下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