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產子6月」丈夫事故去世,婆婆拿走「全部賠償金」趕她出門,18歲寶媽帶女兒送外賣,網:她的笑容我不敢看

「產子6月」丈夫事故去世,婆婆拿走「全部賠償金」趕她出門,18歲寶媽帶女兒送外賣,網:她的笑容我不敢看
2022/09/29
2022/09/29

如果,要評選2022年最美笑容,我一定要投她一票。

我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只知道她姓陳,是個單親媽媽,也是安徽安慶的一名外賣騎手。

她今年21歲,有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笑起來右側臉頰有個深深的酒窩,一臉稚氣未脫的笑容,猶如二月的春風吹過梅花灼灼的山林般,沁人心脾。

如果你耐心讀完她的故事,你就會想起那句古老的詩句: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這「寒徹骨」有多寒呢?

故事需要從頭講起——

01

我不愿用「不幸」,來形容她那稚嫩肩膀上,扛起的沉實重量。

因為「不幸」在她的面前,顯得過于沉重且苦澀。

而她,明明是一個含淚帶笑的柔韌女子啊。

她出生于2001年,國中畢業后早早就輟了學。

2018年,她17歲,就在媒婆和父母的張羅下,嫁給了同樣年少的丈夫。

「在農村,只要不讀書,就會有人不斷跟你相親。」

圖片@小元來了噢

她說這話時,忽閃著明亮的大眼睛,語氣波瀾不驚。

有著說一種事實的篤定,也有著講一種宿命的接納。

她和丈夫有沒有過靜默歡喜的愛情呢?在那花骨朵一般的年紀。

我們不知道。

我們知道的是,她婚后沒多久就當上了媽媽,生下了一個健康可愛的女兒。

但,2019年,她剛滿18歲,她女兒才五六個月,她丈夫就被一場交通事故奪走了性命。

她成了寡婦。

她女兒成了沒有父親的孩子。

更殘忍的是,當肇事者把賠償款送到婆家后,她和女兒就被公婆趕出了家門。

她沒有得到一分錢的賠償。

圖片@小元來了噢

回憶起這段往事時,她眼圈紅了,淚水在眼眶里打轉轉,她強忍著沒有讓它們掉下來。

就仿佛只要淚沒掉,只要還能笑,余生就不會太糟糕。

她背著五六個月的大女兒,開始了單親媽媽的謀生路。

為什麼不和公婆爭奪賠償款呢?她和孩子明明都有份兒!

如今,仿佛已與往事和解的她,是這樣解釋的:

「她(婆婆)也失去了一個兒子,她還有一個十幾歲的小兒子要養,算了,我靠自己也能把我的女兒養大。」

更殘忍的真相是:

她生的是女兒,公公婆婆重男輕女,認為孫女不值錢,是遲早要潑出去的水,是不配在他們失去大兒子后,再耗時耗錢養育的賠錢貨。

偏見如此根深蒂固。

人性猶如刺骨寒風。

但別忘了,她是梅花啊,凌寒獨自開的那種。

02

她背著女兒回到娘家,也得到了冷遇。

她這樣解釋:

并不是娘家父母不愛她,而是父母不愿她非要帶著女兒回來。

她年紀這麼小,再帶一個拖油瓶,將來如何再嫁人?

父母心疼她的不幸,又生氣她如此倔強執拗地不要一分錢回來,還要用一生的操勞去撫養襁褓里沒有父親的孩子。

「我媽媽心疼她的女兒,但我也心疼我的女兒啊。」

她哽咽著說。

圖片@小元來了噢

沒有抱怨,沒有指責,沒有控訴。

有的只是將心比心的換位思考,還有三代女性的悲歡交錯。

這樣的見識,似乎超出了一個早早輟學又被生活蹂躪的弱女子的認知。

也或許,學校并不是唯一增長見識的所在。

坎坷的經歷和社會的世相,才是苦命人最好的老師。

被婆家驅逐出門,又和娘家意見不和后,她遠離故鄉的是是非非,來到了安徽安慶。

孩子太小,還在哺乳期,小小的一只幼獸,一分鐘也離不開媽媽的懷抱。

何況那個被稱為媽媽的女子,也不過是個18歲的孩子。

她抱著女兒,在城市繁華區,擺小攤賣氣球。

用五彩斑斕的顏色,裝點著她和女兒顛沛流離的異鄉生活。

生意時好時壞,經濟捉襟見肘,她必須另謀出路。

車流人流中疾馳而過的騎手,給了她靈機一動的啟發:

「為什麼不送外賣呢?還能把孩子帶在身邊!」

就這樣,她成了一名騎手,背著孩子送外賣的女騎手。

安慶不少人,在街頭遇見過她,看她穿著外賣的工裝,背著小小的嬰兒,步履不息地穿梭于很多商務樓和住宅樓,被她明亮的眼睛和燦爛的笑容,溫柔過。

網友拍的送外賣的單親媽媽小陳

因為送外賣,她和很多餐館的工作人員熟悉。

很多人愿意在她忙得無法分身時,當起她免費的「保育員」,幫她帶女兒。

她幼小的女兒,其實是在眾人之愛中,長大的:「好人非常多,很多人幫過我。」

風里來雨里去,她女兒也從軟糯的小嬰兒,成長為懂事的小棉襖。

老一輩人常說,小孩子,就像地里的農作物,見風就會長的。

今天,我們都懂了,這風,其實是媽媽無處不在的磁場和味道。

這些年,她背著女兒一層樓一層樓地爬,一家外賣一家外賣地送,賺來的每分錢都是靠自己。

「生養,生養,你生下來,就要對她(指女兒)負責啊。有她在,我才能安心啊。」

她從不用華麗深奧的辭藻,但每句話都像白開水一樣,通俗易懂,撫慰人心。

我想,這是因為她在真誠地活著。

真誠活著的人,說出的話,都來自自己的心靈地圖,沒有粉飾,卻分外溫柔。

溫柔并不是一件容易習得的特質,它需要一個人對生活全盤的接納后,再給予善意的饋贈。

它是一個人骨子的善良,還有這種善良柔化諸多惡意后,修來的慈悲。

就像一樹梅花,反哺給寒冷的冬天,一捧又一捧的清香。

喪夫,幼子,背井離鄉,四處飄零,還不是這個叫小陳的單親媽媽,給我帶來的最大震撼——

03

我最大的震撼是,作為一個被生活如此暴擊的女子,她全然沒有被苦難腌漬后的擰巴和苦澀。

跟拍她的自媒體博主,曾問她:

碰到沒有電梯、需要爬樓梯的單子怎麼辦?

她又笑了,猶如春陽和秋霞般的笑:「年輕人不爬樓誰爬樓啊?」

圖片@小元來了噢

采訪她的人感嘆「真不容易啊。」

她再次笑起來:

「這有什麼不容易的,現在不吃苦,什麼時候吃苦啊,對不對?才21歲,正是吃苦的時候。」

我想很多人看著她的笑容,都有種自慚形穢的感動:

她就像一塊土地,不管被人撒下什麼種子,都拼盡全力吸收陽光雨露,結出最飽滿的果實。

相比之下,我們很多人無名的哀傷和消極,就顯得多余且矯情。

我這麼說,沒有任何歌頌苦難的意思。

只是說,在如此動蕩的人世間,在越來越難的日子里,這個叫小陳的女子,用大地一樣的安然,去接納命運頒發的任何一張牌的平和,著實讓人動容。

年紀輕輕又讀書不多的她,能有這樣的心性,或許因為她的希望大于失望,她的夢想大于創傷。

她的夢想是什麼呢?

其實也很尋常。

就是買個小小的房子,夠她和女兒住就很好。

然后,她要努力把孩子養大,讓女兒去讀大學,去見更大的世界。

圖片@小元來了噢

不必像她那樣早早結婚,早早扛起生活的重負。

有個屬于自己的家。

讓孩子掙脫偏見和束縛,變成幸運的女子。

看到她坦坦蕩蕩說出這充滿煙火氣的夢想,我仿佛明白了 社科院女研究生懷孕休學引發熱議(點擊查看)的另一個原因:

同樣是20出頭的女孩子,和單親媽媽小陳相比,那個叫南依的姑娘,雖然也出身貧寒,但占盡天時地利。

南依休學生子無可厚非。

只是,她今日擁有一切,包括學歷、流量和身價,是多少底層女孩需要幾代人才能攀登完的階梯。

但,單親媽媽小陳知道,她這樣的底層女性,要想登上山頂,就必須一級一級的親自攀登,沒有人能夠替她,也沒有捷徑可循。

她和女兒都要靠自己的勤勞、善良、真誠、汗水,去緊緊攥住命運垂下來的那個梯子。

所以,當采訪她的博主,給她紅包時,她拒絕了:

「這是個人的底線,你不能觸碰我的底線,這我真的不能要。」

圖片@小元來了噢

在明星權貴的底線,猶如皮帶脫落的褲子,一寸寸從腰間褪到腳踝處時,一個帶娃送外賣的21歲女子,依然把底線定位于不受無功之祿。

就像《隱入塵煙》的馬有鐵,把自己的血無償獻出后,依然堅持「一碼歸一碼」的純良。

卑微和高貴,如此集中于這群底層人身上。

我們大多數人,當為自己是他們中的一員而驕傲:

底線,并不是自我的標榜,而是一個人內心不可撼動的驕傲

04

這兩天,因為笑容和堅韌,送外賣的單親媽媽小陳,溫暖了這個秋風乍起的初秋。

在很多人陷入集體迷茫的時代,她就像深夜的一束光,凌晨的一顆星,讓趕路的人得到陪伴和治愈。

惶惶不可終日的時候,我們都需要一劑藥。

關于眼淚和笑容,關于悲傷和站起,關于絕望和希冀,關于破碎和重建,關于活著和夢想。

圖片@小元來了噢

火起來后,小陳所在的外賣平台,還有當地婦聯,都關注了她。

甚至有熱血漢子,揚言要對她們母女負責。

不出意外,在接下來幾天里,她會得到雪花般的關愛。

而后,生活恢復平靜。

她繼續送她的外賣,我們繼續我們的人生。

不管怎樣,這個9月,這個叫小陳的女子,以如此真實可親的故事,溫暖過我們。

猶如另一個版本的《活著》:

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我們只能選擇接受,而后局限求生。

面對不可更改的往事,我們的理解,比往事本身更重要。

面對沉重繁瑣的母職,我們要開啟一段嶄新的旅程,把孩子當成上蒼的饋贈,盡力給予善待和柔情。

這世上有很多針對女性的傲慢和偏見,我們用生命書寫出另一種可能,就是最有力的復仇和抗爭。

感謝平凡的小陳,給予我們這樣珍貴的饋贈。

昨天,上了熱搜的小陳,發了一條微博。

她這樣寫道:

「我只有國中文化程度,我只知道出什麼事情不逃避不放棄,我很愛我的孩子,也不會放棄我的孩子。」

圖片@欣朦2019

微博的下面,她貼了自己和女兒的照片。

小小的女孩,穿著波點的花裙子,羞澀地站在媽媽的身后,綻放出太陽花般的笑容,嘟著櫻桃般的小嘴。

猶如一個戴著隱形翅膀的天使。

她們母女相互偎依,就是溫暖人間。

我端詳著小陳和女兒的照片,心頭的信念逐漸清晰:

再冷也擋不住梅花開。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都會好起來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