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56歲失獨母親再懷龍鳳胎,每日喝6碗豆漿保胎,干8份兼職賺錢;今64歲兩娃健康成長,她說「希望我能活到100歲多陪陪他們」

56歲失獨母親再懷龍鳳胎,每日喝6碗豆漿保胎,干8份兼職賺錢;今64歲兩娃健康成長,她說「希望我能活到100歲多陪陪他們」
2022/11/14
2022/11/14

「媽媽,你看你看,這里說,如果你連續1200個月都喝這種牛奶,你能活100歲!」

64歲的郭敏端著碗走過來,對著面前8歲的兒子,她開心地點了點頭。

活到100歲,正是這個64歲的媽媽眼下最重要的人生目標。

人這一生每個時間段都有著規劃, 哪個年齡段適合做什麼事,都是已經決定好的

但是郭敏卻偏偏不信邪,在56歲高齡時生下了一對龍鳳雙胞胎任嘉怡和任嘉彬。本是不再適合生育的年齡。

為何她卻冒著巨大的風險執意生下兩個孩子?等待這兩個孩子的又會是怎樣的命運?

痛失愛女,傷心欲絕

1980年,郭敏在江西老家結婚,第二年生下了一個女兒 劉令輝。因為受到當年 計劃生育的影響,郭敏夫妻二人只有劉令輝這一個孩子。

郭敏當時在江西的一家 國企做會計工作,有著一個「 鐵飯碗」。

但是郭敏的婚姻生活并不順利,她和丈夫在1996年失婚。

為了今后能給女兒一個更好的生活環境和成長條件,郭敏毅然決然地辭去了國企的工作,獨自前往北京打拼。

在郭敏的眼中,女兒劉令輝就是自己的命,她現在努力工作所做的 一切規劃都是以 女兒為中心的,在北京掙到的錢她幾乎全部寄回江西老家,只為了女兒能有個更好的生活。

在北京打拼的過程中,郭敏遇到了第二任丈夫任漢生。任漢生退休前是在首鋼工作的工人,老實可靠,家里也只剩下了一個兒子。二人認識后不久,便于2001年再婚。

打拼多年,郭敏總算是擁有了穩定的工作和 一個完整的家庭,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女兒,便讓剛剛畢業的劉令輝來北京和自己一起生活。

劉令輝來之后,母女二人的關系愈發親密,每天郭敏都會接送女兒上下班,在女兒的陪伴下郭敏覺得再沒有比這 更幸福的時光了

她積極計劃著女兒的未來,幫女兒規劃以后的每一件人生大事,劉令輝也并未覺得母親對自己的事情插手太多。

運維她知道這只是母親對自己的關心罷了。這份體貼,也讓郭敏對劉令輝更加疼愛。

但是好景不長, 2003年,非典的爆發讓這對母女再次分別。

當時 北京的疫情較為嚴重,為了女兒的身體安全著想,郭敏不得不同意了前夫讓劉令輝先回江西避風頭的決定。

她不曾想到,這一回去竟是母女二人的 永別

2005年11月22日,一則噩耗從江西老家傳來:

女兒劉令輝昨晚遭遇交通事故,身受重傷,于送醫途中搶救無效而死亡。

郭敏起床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 一時難忍心中悲痛,竟直接昏死了過去,嚇得任漢生趕緊將她送往了醫院。

郭敏的生命被搶救回來了,但她的心卻仿佛已經隨著女兒一起離開了。

醒過來的郭敏仍然拒絕接受這個噩耗,甚至為了逃避現實,連回江西老家見劉令輝最后一面都不敢,她怕自己受不了刺激會作出什麼無法挽回的事情。

就這樣出院后,郭敏成天待在家里以淚洗面。

原本精力充沛的中年人,在痛失愛女的沉重打擊下,迅速枯萎成了一名將行就木、形容憔悴的老人。

本來沒多少白髮的郭敏幾乎是一夜之間白了頭,再看不出女兒離世前的那種意氣風發。

她一遍遍地看著江西老家寄來的女兒的 死亡證明,仿佛想從這張紙中救出已經被判定死亡的愛女。

喪女的打擊,對郭敏來說幾乎是毀滅性的。任漢生盡力勸解過,但似乎無濟于事。

郭敏仿佛深陷在了負面情緒的泥潭,對周邊向她伸出的援手視而不見,放任自己沉淪其中。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3年,直到 一則新聞的出現,郭敏才又重新燃起生活下去的希望。

高齡生育,生命延續

那是一則刊登在報紙上的社會新聞,上面介紹了一名60歲的日本婦女,通過胚胎移植技術成功生下了試管嬰兒。

這個消息的出現,讓本來已經放棄求生希望的郭敏產生了一個 極為大膽的念頭。

她也要去做胚胎移植,因為她覺得自己必須再生下一個女孩,來填補劉令輝去世在她心中造成的空缺。

但是這個唯一能帶給她求生希望的想法,卻遭到的身邊所有人的反對。

任漢成說她年紀大了,哪里還能折騰著生孩子。

女人生孩子那就是在鬼門關走一遭,二三十歲身體強健的女性,都有可能會因此喪命,更何況郭敏這個時候已經 54歲的高齡了。

她跑去醫院檢查身體,有的醫生一看她登記的年齡就 直接拒絕了她;有些醫生在她的苦苦哀求下也為她做了身體檢查。

但無一例外,結果都表明,雖然郭敏的子宮還沒有怎麼萎縮,但是她已經停經一年多, 不再具備生育的條件了。

其實若是早點得知這個消息,或許還有可能。 因為這三年郭敏都沉浸在失去女兒的痛苦中,身體也大不如前了。

當醫生這麼告訴她的時候,郭敏也傷心過失望過,但是她卻沒有放棄過。

就像是溺水之人拼命抓緊最后的浮木,她求遍了 北京各大醫院,但是都無功而返。

直到在一家私人醫院中,一名醫生告訴她:「 可以試一試,不過失敗的機率要遠遠大于成功的機率,而且你還要做好長期苦戰的準備。」

謝謝博士!謝謝博士!只要能讓我生下閨女,多難我都愿意!」郭敏簡直是 大喜過望,恨不得當即跪在地上給這位醫生磕幾個響頭。

哪怕找到了醫院,但身邊也沒有多少人能夠理解郭敏,冒著巨大風險高齡生育的做法。

任漢生都不太贊成,只有遠在南方老家的郭敏母親對她的行為表示了全力支持。

同時還將自己的所有積蓄整整3萬塊寄給了郭敏,或許郭敏的愛女之心就是從自己母親的身上遺傳而來的!

郭敏也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積蓄,投入了這場 希望渺茫的備孕活動,因為子宮等生育器官沒有萎縮,也僅僅剛停經一年,只要好好調養未必不可能再次具備生育條件。

長達數月的健康飲食規律生活之后,郭敏的身體終于達到了受孕的標準。

為了加大成功的希望,醫生在她的子宮里移植了3枚胚胎,最終成活了兩枚。

高齡懷孕的疲憊和痛苦是常人難以想象的,而且為了保胎,郭敏有時候每天需要喝上6大碗豆漿。

本來高齡生育的風險就大,郭敏這一懷,還是個 龍鳳胎

醫生和任漢生都勸郭敏把其中的男孩給打掉,因為本來郭敏就只是想要一個女孩,現在這個男孩只是在增加郭敏身體的負擔而已。

但是郭敏堅決地拒絕了這個提議,因為她想得更加長遠,自己和任漢生的年齡都不小了,指不定哪一天就會離開這個世界。

到那個時候,她的寶貝只能孤孤單單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是哪個,如果能有個兄弟陪著她,兩個人能夠相互扶持便是再好不過了。

就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郭敏克服了千難萬險,經歷了一次流產后,終于在北大第一醫院順利生下了 一對龍鳳胎

而此時的郭敏已經56歲了,她給自己的兩個孩子取名,女孩叫任嘉怡,男孩叫任嘉彬。

郭敏說自己這輩子在沒有其他要求了,只希望這兩個孩子能夠健康平安地快樂長大。

其實有的時候,這個要求都是難以實現的……

好事多磨,心懷樂觀

郭敏說過,希望自己能活到100歲,盡可能地多陪著兩個孩子走一段路。

孩子出生后,郭敏和任漢生才是迎來了 更大的難題。孩子的養育需要兩個年近花甲的老人處處操心。

任漢生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但是因為獨生子遲遲沒有結婚,所以還住在一起。但是現在又多了兩個剛出生的孩子,空間一下子就 拮據了起來。

于是,郭敏和任漢生商量了一下,決定搬出去住。因為兩個人都已經退休,所以便在昌平一帶花 600元(約2700台幣)租下了一間小房子,因為這附近 物價低,十分適合他們這樣的老人居住。

就這樣,在一間不過二三十平米的出租房里,郭敏和任漢生開始了自己的養兒育女之路。

兩個人都是退休工人,加在一起的退休工資將近4000元(約1.75萬台幣),在物價低廉的昌平區內,哪怕養育兩個孩子也是綽綽有余。

而且,郭敏雖然是高齡產婦,但是任嘉怡、任嘉彬卻 十分健康,在郭敏的精心照顧下,兩個孩子也逐漸地在健康快樂成長。

郭敏有時候看著圍繞膝下的一雙兒女,就會覺得當初自己執意堅持生下兩個孩子的決定十分正確。

倘若沒有這兩個孩子無數的瑣事占據著自己的心,那或許直到現在自己都還會沉浸在失去大女兒劉令輝的悲痛中難以自拔。

因此,就算旁人對自己的行為再不理解,郭敏也從不曾因為自己的選擇而后悔。看著妻子再次露出的笑容以及兩個孩子 可愛的笑臉

就連當初不太支持郭敏生育的任漢生也感到了 由衷的開心

現在,除了父母的年齡看起來有些大了之外, 他們四個和普通的四口之家并沒有什麼區別

然而那句話說得一點不錯,「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偏找苦命人」。

在孩子只有3歲大的時候,任漢生不幸腦梗,在醫院中治療了近半年才稍稍好轉,不過也徹底落下了病根。

于是,本來還算 游刃有余的生活頓時捉襟見肘了起來。

那段時間,郭敏既要在家里照看兩個孩子,好要抽空去醫院看望任漢生,整個人恨不得能分裂開,一邊照顧一個。

任漢生這一病,不僅分散了郭敏的精力,最為嚴重的還是家里的 經濟問題。郭敏和任漢生 二人本就不富裕

為了生下這兩個孩子更是花光了所有積蓄,后來每月的退休金大部分也都花在了孩子身上,這次生病住院更是 掏空了二人的家底

而且腦梗這種病,幾乎無法徹底根治,后續也要一直吃藥療養。

因此任漢生的那部分退休金便無法再用來養育孩子,養孩子的重擔一下子就落在了郭敏一個人的肩膀上。

每個月僅僅1700多元(約台幣7500)的工資,根本不足以支撐三個人的花費,而且最重要的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兩個孩子的學費也是一筆不菲的開銷。

無奈之下,郭敏只能撿起自己的老本行, 繼續從事會計工作

但是還要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加上年紀大了,郭敏根本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她只能去接一些小公司的 外包兼職

一個月只有兩百塊錢的工資,但是好處就是可以把賬本帶回家,只要月末的時候及時上交數據就行。

最拼的時候,郭敏一個人干著8份兼職,勉強將每個月的收入維持在了3500元(約台幣1.53萬)。

但是隨著孩子入讀幼兒園,郭敏只能盡量節省用錢,將每一份錢都花在刀刃上。

雖然生活處處透露著艱苦,但是郭敏卻從不后悔生下這兩個孩子。

因為這兩個小生命的出現,郭敏才能走出愛女離世的打擊,才能將他們作為 精神支柱繼續走完剩下的路。

郭敏常常樂觀地想,當初那麼艱難的時刻都撐過來了,人生除死無大事,現在自己有家人陪伴,還能奢求什麼呢?

她不曾想到,難題來得這麼快,而且這次還勾起了她刻意回避的記憶。

長命百歲,常伴家人

兩個孩子在郭敏的精心照顧下, 逐漸長大,就算生活條件艱苦,郭敏也沒有落下過二人的營養,兩個小孩子都長得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看著就很讓人喜歡。

但是隨著年齡而來的就是孩子的教育問題,幼兒園讀完之后,馬上就要讀小學。

而在北京這種幾乎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個好學校幾乎是人人搶破頭都要擠進去的存在。

郭敏也深知這一點,沒到一年開學季,各路家長總會因為學校名額爭得不可開交,甚至有些人家不惜花費重金購買 學區房

雖然郭敏對孩子的期望,只是兩個人能健康快樂地成長,但是能給孩子提供一個好的教育環境,又有哪個家長不愿意呢?

本來以郭敏家的這種條件,入讀好的小學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任嘉怡、任嘉彬那從未謀面過的大姐劉令輝,卻為他們留下了一份大禮——一套位于朝陽區的100多平米的房子。

正是憑著這件價值「天價」的學區房,兩個孩子才得以順利入讀該區的重點學校。

2016年,郭敏帶著兩個孩子,從偏遠的昌平區狹窄的出租房里,搬進了這間寬敞的屋子,看著空蕩蕩什麼的沒有的屋子,郭敏的心仿佛也空了一塊。

媽媽!媽媽!這就是大姐給我們留下來的禮物嗎?

任嘉怡仿佛察覺到母親低落的心情,她拉著郭敏的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

而任嘉彬正在屋子里到處亂跑,發出一陣陣興奮的喊聲。看著眼前兩個懂事的孩子,郭敏迅速 收斂起了自己情緒

只見她蹲下把小女兒摟在懷里,溫柔地給她講著劉令輝小時候的趣事,沒一會任嘉彬也跑過來趴在郭敏的膝上認真聽著。

郭敏心中那段灰暗的記憶,似乎也被孩子們的歡聲笑語感染而染上了不一樣的色彩。

這棟房子是當年劉令輝來北京之后,郭敏拿自己的積蓄給她買的,本來想著以后就安頓在北京,母女二人再也不分開的,誰曾想后來 造化弄人,天人永隔

這棟房子也被郭敏看作是一個 傷心地,怕勾起自己傷心的回憶,十來年都不敢再踏足。

如今,這個空蕩蕩的房子被弟弟妹妹的歡笑、被母親熟悉的身影、被溫馨的飯菜香所填滿。

劉令輝的心中應該也是感到十分欣慰的吧,沒想到十多年過去,自己還能幫母親這麼大的一個忙。

時光流逝, 孩子漸漸長大,大人也在逐漸老去,搬來新房子的第二年,任漢生便去世了。

郭敏也患上了 腔隙性腦梗,不得不辭掉一些兼職。

生活雖然變得更加艱難,但是郭敏也意識到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兩個孩子才8歲。

自己倒下了他們又要怎麼辦呢,所以現在的郭敏什麼也不求了,只求能健康平安,最好自己能活到100歲,盡可能地多為兩個孩子遮擋一段路程的風雨。

郭敏現在為了 保持身體健康,每天都會練習八段錦這些來鍛煉身體,保證7個小時的睡眠時間,每天按時吃藥,保持良好心態。

她曾經拒絕過學校組織給她家的捐款,因為現在的她還有自力更生的能力,而且她希望兩個孩子能快點讀完國中。

到時候能考上高中就繼續上,不行的話也可以去 學門手藝技術養活自己。

放學的鈴聲響起,看著跑向自己的兩個孩子,郭敏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她一手摟著一個,帶著他們大步朝家里走去,因為她早就煮好的孩子們愛喝的鮮魚湯了。

有人問,在晚年生下兩個孩子如此辛苦,是否后悔?

郭敏表示:「我不后悔,其中的快樂與艱辛你們都無從得知」。

郭敏的經歷也印證了那句話: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各種艱辛,只有自己能懂。

結語

或許會有人指責郭敏,高齡生育是對自己和孩子的不負責,不僅會對自己的身體造成重大影響,而且不能給孩子提供一個良好的生活環境和條件,對孩子更是極其不負責的行為。

但是也有不少和郭敏有著同樣經歷的女性,十分能夠理解她的做法,老年失獨,如果能夠選擇的話,誰都不愿意去冒險。

只是當世界上沒有一個與自己血脈相親的親人時,那種刻入骨髓的孤獨感一般人是難以理解的。

只要郭敏自己不曾后悔過,孩子們也過得幸福,那麼所經歷的那些困難似乎就不再是難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