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農民帶傳家寶「乾隆的畫」上節目,被專家鑒定為假,專家稱「仿的好」花75萬買走,轉手賣了「3.9億」「隱退」香港

農民帶傳家寶「乾隆的畫」上節目,被專家鑒定為假,專家稱「仿的好」花75萬買走,轉手賣了「3.9億」「隱退」香港
2022/10/28
2022/10/28

二〇一一年的九月,河南鄭州一個男人下班后正捧著手機看一條法律新聞:「我的媽呀,凈賺八千七百一十九萬啊!你看我適不適合倒賣畫兒啊!」

「想什麼呢,這麼缺德的事你也要干?那老伯也太可憐了。我勸你老老實實上班,別動這些歪腦筋。」他的妻子沒好氣地罵道。

隔行如隔山,這句話用在古玩行業是最合適不過的。它里面的水太深了。水深就算了,人心叵測才是最可怕的。

劉巖,一個普普通通的寶物鑒賞家的名字,卻在當時的鑒賞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不同于別人靠實力出鏡,劉巖出名,完全是因為他枉為人的欺騙行徑。

當時,他打著鑒定專家的旗號,花了17萬元(約75萬台幣)從一位農民手上買了一幅畫,轉手就賣出了8736萬元(約3.9億台幣)的天價。

如此荒唐的事情,也只有劉巖能做得出來。

2009年,有一個叫《華豫之門》的電視節目橫空出世,其中就有鑒寶人劉巖坐鎮。

這是一個評估鑒定類節目,節目的主要內容是邀請專家鑒定嘉賓帶來的寶物,讓人們以一種更有趣的方式了解中國的傳統文化。

很多藏寶人聽到這個消息后,都來到節目上,希望專家們能給自己的寶物一個結果。

有歷史底蘊的襯托,再加上寶物真假難辯過程的緊扣人心,一時間這個節目大爆,在當時非常受歡迎。

節目收視率可觀,擔任鑒寶的鑒寶人收益自然不少。 但顯然,劉巖想要的不僅僅于此。

這位劉巖出生于1957年,他憑借著國家文物局、首都文物館、北京文物店的完美履歷,把自己包裝成了一個陶瓷、書畫方面的鑒定專家。

如此強大的學識背景,再加上他個人的氣質加持,一時間,他成了眾多鑒寶節目爭相競搶的專家顧問。

在一期節目中,河南人朱云帶著自己的傳家寶慕名而來,找到了劉巖,想讓他幫忙鑒定看看自己的傳家寶到底是真還是假。

之后,朱云和劉巖宿命般的撕扯就開始了。

很多藏寶人聽到這個消息后,都來到河南不遠的地方,希望專家們能給出自己寶藏。

據河南鄭州的嘉賓朱云說,他帶的這幅祖傳名畫,是祖先手上留下來的寶藏。

據說是乾隆皇帝本人所畫,名叫《嵩陽漢柏圖》。

之前也一直沒鑒定過,不知其真假。如果被鑒定為真品的話,定當好好保存,也算了卻了自己的一樁心事。

當時,幾位在場的鑒定專家聽后也頗有興趣,當然也包括劉巖。當朱云呈上他的祖傳名畫時,專家們都聚在一起仔細分析、研究,劉巖也是一樣。

他甚至為了看清楚細節,用了放大鏡去看,但看的時候一直都是一種表情,朱云也無法通過他的表情來讀出什麼結果。

最后經專家鑒定后,得出的結果是,這幅畫是假的。

朱云聽到這個結果后,臉色瞬間就變了,居然是假的。

但沒辦法,事實就是如此,既然來鑒寶,就會有真有假,但好在自己心里的石頭落地了。

但朱云覺得,即便這副畫是假的,但它是作為一件傳家寶,代代相傳下來的,最好是帶回家,繼續保存。

朱云下了節目后,正要把畫帶回家,突然一個人找上了他。不是別人,正是劉巖。

劉巖找到朱云,并沒有直接說明他的來意,而是邀請他到自己的房間聊天。朱云看出他就是剛才那個鑒定專家,也沒有多想,直接來到了劉巖的房間。

一進門,劉巖開門見山地就說,這幅畫是贗品,最多也就是3萬塊錢,但好在它模仿的水平非常高,他可以幫他聯系買家處理。

他對朱云說如果我來幫你賣的話,這幅畫最終能賣到17萬左右的價格。

一幅假畫能賣到17萬的價格,這對朱云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防人之心不可少,傷人之心不可有。

身為鑒寶專家的劉巖此時卻對朱云這麼熱情,多少有其不合理的地方,朱云得意識到不對勁,保持警惕才行。但此時的朱云完全被錢占據了理智。

原本對贗品非常失望的朱云,看到專家對自己的畫竟然如此上心,還能賣17萬。朱云的眼睛一亮,即刻心動了。

但他沒想到的是,劉巖已經給他布局了一個陷阱,就等著他往里跳了。雙方留下聯系電話后,朱云先回了家。

之后,劉巖很快聯系了朱云,表示他已經確認好了買家,對方同意他的報價,當然也還有商議的余地,基本上能一次性成交。

朱云聽后馬不停蹄地趕到了劉巖給他提供的地址,經過現場幾次討價還價后, 最終朱云以17萬現金將畫賣出。

這個價格要比他預期的高出很多,朱云覺得自己賺了不少,一時間對劉巖感激不盡。當然,劉巖也是欣然受之。

但對于劉巖來說,他得到的遠遠不止于此,他更大的成功其實還在后面呢。

被蒙在鼓里的朱云心中只有對這位慷慨大方的專家的感激,哪能想到自己是被坑了呢。

時光匆匆,來到了兩年后的2011年。兩年之內,雙方沒再有任何交集。

而劉巖則繼續在評估界以鑒寶師的身份混居,一度升級到了通過直播直接拍賣手中的寶物,從中來賺取利潤。

就在大家以為所有事情都銷聲匿跡,永不復現的時候,兩年前被認定為贗品的《嵩陽漢柏圖》如今又再次進入了大家的視線,但這一次它的身份和以往不同。

曾經的這幅畫是一幅贗品,但此時的它已經變成了一幅真跡,出現在了現場拍賣會上。

無一例外,這次的參與者對這幅畫都非常感興趣,進而拍賣價格持續飆升。

最終,這幅畫被一家來自北京的公司,以驚人的8736萬元拍到了手。

一幅畫竟然賣到了近一億元的價格,這在當時也成了一條大新聞,競相在各大電視新聞中播放。

好巧不巧的是,這幅畫最初的主人朱云也看到了這條消息。頓時,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他不理解的是,為什麼這幅被鑒寶專家親手認定為贗品的祖傳名畫,竟然能賣出8700多萬元的高價,這其中到底有什麼秘密?

摸不著頭腦的他,第一時間想到了劉巖,他想咨詢一下劉巖。他是電話也打了,短信也發了,但自始至終,對方都沒有給他回復。

他隱隱約約地意識到他被騙了。

求助無門的朱云最后找到了電視台,他希望通過電視台向劉巖問個明白,但還是無濟于事。

無奈之下,他決定用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權益。

朱云報警后一舉把劉巖告上了法庭,他本想通過法律手段來處理劉巖,但是沒有想到,當真正見到劉巖以后,事情一切都變了。

劉巖認為,他最初的評估是沒有問題的。而且,評估人本身得出的結論并不代表官方意見,只是純粹的個人意見。

從法律的角度來看,他不存在違法行為。

他辯解稱,他又不是畫的買家,只是正好有人得知了,找他來聯系賣家朱云而已,17萬的成交價格也是買賣雙方自己決定的,和他沒關系。

而對于之后在拍賣會上被拍賣出8700多萬元的天價,劉巖表示,他也并沒有料到會這樣。 劉巖的每一字每一句辯駁都合情合理。

換句話說,從劉巖看到這幅畫的那一刻起,到讓朱云落入他布置的陷阱,他一直在鉆法律的空子,從法律層面上處理他是不可能的。

即便朱云對這個結果再不滿意,也只能接受敗訴的結果。

就在朱云垂頭喪氣的時候,沒想到警察又來了一個峰回路轉。在處理這個案子的時候,大家發現劉巖這個人是假的。

誰都知道賺錢必須走合法途徑。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總有一些人會為了錢財而迷失了自我,甚至不惜故意鉆法律的空子,用傷害人民的權益來為自己謀取利益。這個劉巖就是如此。

原來,在評估圈里有兩個叫劉巖的,那位真正的劉巖確實是一位鑒定專家。

他曾在國家文化博物館和博物館工作,是該行業的資深專家,但目前很少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得知被冒充后非常生氣,專程找來。

而這個贗品劉巖,只是在一家不知名的評估機構工作過,他根本不是什麼專家,只是把自己包裝成專家,打著專家的旗號欺騙老百姓而已。

他長時間招搖撞騙與各大平台,但依舊混得如魚得水,絲毫沒有人看出來他的破綻。

當然,這個贗品劉巖的上位,不僅僅是因為他強大的包裝能力,更多的是普通百姓對爆富的渴望,以及電視節目對相關環節的炒作有關。

電視節目知道群眾想要暴富的心理,群眾也確實想依托寶物鑒定來獲取巨額財產,觀眾也熱衷于這種反轉,大家都深諳其道。

在各種因素的助推下,劉巖才能活躍于台前。

如果背后的這些暗流得不到調控,這個劉巖倒下了,還會有更多個劉巖起來,反反復復無窮盡。

也正是因為各種綜合因素的交織,在那個年代,古玩行業類似的事情經常發生。

從1980年到2021年,古董行業中各種各樣的騙局層出不窮。

據相關數據表明,在41年間,有多達30多起公共詐騙案發生,互聯網上也有公開的相關報道。只是很多人沒有涉足,仔細了解而已。

古玩行業的水很深,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要想在古玩行業完全不吃虧,這在目前來說完全不現實。

當然,也有人認為朱云應該去告《華豫之門》。老百姓拿著自己的寶物去鑒寶,都是花了鑒寶費的。

雖然說錢不多,但是他們都是奔著節目的公信力去的,而且這些所謂的專家也都是節目組聯系到的,普通人根本接觸不到。

尤其是這個專家還是假冒的,但在事情敗露之前,節目組居然對這個專家的身份一無所知。

現在對老百姓造成的損失,節目組就應該承擔對應的責任。尤其對于這個朱云來說,他損失的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再加上他之后求助電視節目,求助法院以及過程中造成的一系列經濟、精神損失,都是因為當時節目組沒有對鑒寶人員把控好所導致的結果。

事實確實如此,節目的初心,本來應該是讓人們獲得更多的歷史人文知識,進而對中國傳統文化有了一定的了解欲,形成一股全民研究傳統文化的熱潮。

但終究,初心還是被各種物欲包裹著走失了方向。

這樣的結局并不是我們想看到的,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也希望之后做節目的人,能真正秉持一顆弘揚文化,利民的心;

做到「做節目的人得到成就感,看節目的人收獲知識」。

因為證據不足,真假劉巖互相攻擊也沒分出結果,最終就不了了之,但到了這個地步,贗品劉巖也沒法繼續在這個行業混下去了。

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規矩,劉巖的做法已經嚴重觸犯了古玩行業的規矩。

在這個行業里,如果鑒寶師事先不告知對方寶物的真假,那麼不論怎麼收錢收多少錢都不算詐騙。

但是你一旦欺騙對方,告訴對方寶物是假的,轉而又把東西收了,那就是壞了規矩。既然壞了規矩,那這一行就不會再留有他的位置。

之后劉巖去了香港,至于他后來的發展情況怎麼樣,目前還不太清楚。

也有人說他持續混跡于寶物鑒定行業,賺得盆滿缽滿。之前的事情對他并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但終歸他得了一筆昧良心的錢,不知道他的良心有沒有受到到過譴責。劉巖的失敗,之后也引起了一系列的海嘯反應。

無數鑒寶節目收視率下跌,繁華不復往日。

觀眾也對諸如劉巖之類的贗品專家產生了質疑,甚至一度以「專家」來代稱這些人。

直到目前為止,專家這個稱號也依然以帶有貶義的形式活躍在各大網絡平台。

劉巖,這位贗品寶藏專家的原形畢露,也給寶物收藏者們發出了一個信號。

作為完全行外人的老百姓來說,家有一件寶物固然可喜可賀,要想鑒定它的真偽,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千萬不要太過于相信所謂的專家,好事不會平白無故地降臨到自己身上。

即便面對再大的金錢誘惑,也一定要保持一定的理智,多找幾個行家問問,最后再下結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