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08年地震,小伙騎摩托車「背亡妻回家」感動全網,半年后閃婚女網友被口誅筆伐,如今他怎麼樣了?

08年地震,小伙騎摩托車「背亡妻回家」感動全網,半年后閃婚女網友被口誅筆伐,如今他怎麼樣了?
2022/10/28
2022/10/28

二〇〇八年十一月十八日,一對新人在綿竹領到了結婚證書,并且還參加了深圳市婦女聯合會舉辦的一場盛大的集體婚禮。

這給他們人生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新婚意味著進入了新的人生階段,有了新的家庭。結婚是一件喜事,通常結婚的時候,所有的親朋好友都會來祝賀,要一杯喜酒。

可他們的婚禮臨近的時候,卻發生了一件非常尷尬的事情, 因為他們婚姻受到了不少人的非議,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質疑。

而這件事情的經過,要追溯到五月十二日那場沒有預兆的大地震。

大地震

那一天,四川省綿竹縣一村子里的石華瓊回到了自己的臥室,從里面取出了一根紅色的漂亮裝飾品。

丈夫吳加芳那天見了,還忍不住夸贊她,把她逗得咯咯直樂。

兩人剛用過午餐,開著摩托來到了十字路口后分別,石華瓊準備到漢旺鎮把電話費預存上, 而丈夫則前往水泥公司上班。

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有料到的是這一次的告別會迎接一次巨大的震動, 石華瓊在這場事故之中被掩埋在了一片廢墟之中

水泥廠里也開始受到波及,工人忽然感覺到地面的晃動,工廠內的儀器都在晃動。

所有人都慌了神,他們意識到這是一場地震,連忙扔掉手中的工作,轉身就跑。

吳加芳跟著其他人朝著門口處離開了,沖到了空曠的地方,看著自己工作的廠房轟然倒塌,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如果他反應再慢一拍,恐怕自己已經被活活砸死了。

他只覺得眼前一片殘垣斷壁,一棟棟建筑倒了下去,就連大樹都被撞得彎曲了。

工廠內的人都在逃跑,但還是有幾個反應慢的被困在了工廠內,剩下的人不是在求救,就是在哭泣。

過了一會,他終于平復下心情,突然,他想到了妻子和兒子,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什麼情況?

找妻子

他趕緊跑出去找自己的摩托,好在這輛車并沒有受到什麼損傷,可他的右眼劇烈地抽搐著,仿佛有什麼不祥的預兆。

他立刻開上了摩托,路上的路況并不是很好,越往前走,危險就越大,所見之處讓人心驚肉跳。

總算是回到了自己的家, 他看見自己的孩子正在門口痛哭流涕,而自己的老婆卻不見了

他焦急地問了一下自己的孩子妻子有沒有回來,可是孩子說母親和自己走了之后,他就再也沒看見過,這讓吳加芳很是著急。

他穩妥安排好了自己的孩子,馬上驅車趕往漢旺鎮,迫不及待想要找老婆。

但是,他走了這麼久,卻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他懷疑自己的老婆會不會已經離開這里了。

此時的他無比期待妻子現在是安全的,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會跑到什麼地方。

左思右想,他打算前往醫院后方的那個她平常常來的打牌喝茶的小店。

那是平日閑暇之余老婆最愛來的地方,她感覺老婆很有可能會在充值之后去那里。

然而,等他趕到的那一刻,他的心情已經徹底沉入谷底,因為醫院早已化作一堆廢墟。

除了滿目瘡痍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詞語來形容眼前的景象。

在這片殘骸之上,到處都是搜尋幸存者的身影,而在這些幸存者中,也有不少人在生死邊緣徘徊。

他們蹲在地上拼命用雙手在地上刨著,仿佛要把自己的家人從地底救出來。

吳加芳也扯著嗓子叫著老婆,一邊焦急地四處尋找,似乎不知疲憊,他很怕自己的老婆也被掩埋在了瓦礫之下,以后不能再見她了。

也許兩個人真的很相愛,總會有一些引導,最后他終于找到了自己的老婆……

他不停地搜索著,終于在一個角落看到石華瓊被一根木板壓在地上,可是已經沒有了呼吸。

吳加芳悲痛萬分,他跪倒在地,一點一點刨著壓在尸身上的石塊和泥土,一面挖,一面放聲大哭。

他本以為自己是男子漢不會輕易流淚,可現在,他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悲傷。

今天所有的情緒,都在這一聲大哭之中,宣泄了出來,他足足挖掘了一整天,這才將老婆的尸體一點點地從碎石堆里抬了起來。

隨后,他搭建了一個臨時的賬篷,自己則是一個人呆呆地看著妻子的遺體。

如今他的妻子竟然離開了他們,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老婆已經走了的事實。

在旁人眼中,他看上去很疲憊,也很傷心,一動不動。

帶妻子回家

靜坐后,吳加芳打算將她接回家,好好地埋葬她,好讓她的靈魂能夠得到安寧。

在十四日號這天,吳加芳用一條繩索把她的遺體捆在了自己的肩后,自己則開著一輛舊摩托把她送回家,這是他現在能為他太太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原本應該是兩個人一起完成各自的事情,一起回來吃晚飯的,那天早上他們還在想今天回家一定要做點好吃的。

回家的旅程很漫長,但是對于吳加芳而言,這是自己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一次旅程。

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回來的時候,竟然是帶著這樣的傷感,孤身一人回來了……

由于他的老婆已經死了很久,她很容易從掉下來,這讓吳加芳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把捆住他們的繩索固定好,再繼續往前走。

一路上,有幾個人注意到了他的動作,路人上前詢問原因,吳加芳只是淡淡地說了一遍來龍去脈。

那人被他的舉動所打動,在此過程中, 一位國外的新聞工作者將他載著已故的老婆回家的畫面記錄下來,最終定名為《給妻子最后的尊嚴》

這張圖片也讓吳加芳和這台舊摩托出名了,如今車被擺在了一處震區的一角。

它孤零零地倚在那兒,陳年的色彩仿佛在無聲地述說著過去的往事,令人觀之熱淚盈眶。

這台舊摩托是他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也是他們平凡而純潔的愛。

事實上也是石華瓊女士購買了這台舊摩托,那時候她見自己的老公每天都在工作。

于是和老公談了一下,最終花了七百元讓這車留在了家里,曾經純潔的愛就這樣被裝在了舊摩托上,被珍藏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

他把老婆接回家后,把她埋在了他家旁邊的一塊小麥地,還種上了她最愛的鮮花。

媒體們也紛紛來到了他的家鄉,但對于那個時候的吳加芳每一次接受媒體的專訪,都會把自己的傷疤再重新撕下來,讓自己的心情變得無比的沉重。

在這張照片剛爆出來的那一刻,吳加芳就被大家稱作重感情、愛老婆的「好男人」。

覺得這是一個值得所有男性效仿的典范,似乎他會終身不娶,為死去的妻子默哀一生。

火速再婚

誰也沒想到,短短半年不見,一則消息讓所有的新聞機構都嘩然了,這麼好的一個吳加芳竟然和網上認識的一個女士結婚了

令人難以置信,同時也讓網友們對他的行為產生了強烈的質疑。

很多人都以為他會在這里獨自度過余下的時光,因為他會一直思念著自己的老婆,但誰知道,他竟然會這麼做。

她叫劉如蓉,當初她主動表現出了對他的欣賞。

并期望吳加芳可以從過去的悲痛中解脫出來,與自己共同組建家庭,過好下半輩子,在她看來吳加芳是可以信賴的人。

一開始吳加芳聽到這個消息感到很驚訝,難以置信有人會為了這件事情而愿意和自己成婚。

或許只是對方心血來潮才會這麼做,他希望眼前的人能夠再鄭重思考。

劉如蓉在得到拒絕后并沒有氣餒,相反她越發有勁頭,頗有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意味。

畢竟在她看來,婚姻就是自己的選擇。

她像是對吳加芳有無窮無盡的熱情,她都不會放棄自己真正喜歡的男人, 時常在電話里安撫他的情緒,同時也在向他表白。

在溝通中,吳加芳對劉如蓉也漸漸有了感情,兩人之間的了解越來越多。

很多人都知道了他和第一任妻子的故事,乍一聽到這一消息,有些無法忍受他如此迅速再次結婚。

媒體報道下「好男人」的人設徹底崩壞了,隨著越來越多的網友質疑,以及真真假假的爆料,整件事都變得復雜起來。

隨之而來的是人們對他冷酷無情的負面評價,且局勢愈演愈烈。

吳加芳深感社會的巨大壓力, 在一次記者的訪談中,他不止一次表示,長期的消極情緒對他的人生產生了很大的負面作用。

他之所以再婚,就是為了讓自己有一個擺脫痛苦的機會,無論如何,斯人已逝,剩下的他也應該要過好自己的日子。

這也是對髮妻和自己的一份承諾,亡妻在天有靈定不會希望他就這樣郁郁寡歡。

地震之后,他遇到了積極與熱心的劉如蓉,讓他開始思考未來,他也為這場戀愛做出了回答。

旁觀者將過多的私人情感投入到吳加芳身上,以為吳加芳一生都要堅守和髮妻的一份情,而他卻打破了這份濾鏡。

面對公眾的壓力,吳加芳還是決定按照平常的方式繼續來過,隨著熱度的淡去,他們也就漸漸地從眾人的視線中消失了。

失婚

可惜這場熱情的相知相識后,吳加芳的日子并不好過。

新婚燕爾,兩人也度過一段幸福的生活,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的矛盾也漸漸顯露出來,許多事情都變得不那麼融洽了。

日常生活中他們甚至開始起爭執,他們的關系逐漸淡漠,并于2010年達成了失婚的共識。

吳加芳在和妻子的失婚之后,就再次返回了自己的老家,這里也是髮妻的故鄉。

劉如蓉在和吳加芳失婚的時候,讓他把自己在兩人結婚時曾經投入建設兩人房子的資金還回來,可是吳加芳沒有足夠的資金來償還。

這是一個很實際的問題,劉如蓉以前被吳加芳的好男兒形象深深感動,她毅然決定和吳加芳展開新一輪的戀愛,兩人本來以為會很開心。

可是婚姻沒有任何的情感基礎,兩個人以前對彼此的了解都很膚淺,在婚后的時候,那種美好的想象就被擊碎了。

那種沖動在生活中被驅散了,漸漸地,兩個人都失去了相愛的欲望,最終還是要分手。

所幸他在成都一家公司的老總幫助下,先償還了劉如蓉大概四萬元。

為償老總墊付的這筆錢,他從深圳返回成都工作了五年。

他用兩年的時間償還了所有的欠款,然后繼續在這家公司工作三年,就是想要報答他的這份恩。

他在工作之余,一直惦記著已故的老婆,吳加芳和髮妻的孩子已經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他再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

而吳加芳不時想起亡妻,他對石華瓊的感情,也算是一見傾心。

當初他們認識后,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之間的感情也在不斷地加深,于是兩個人終于走進了婚禮的大門。

他們的愛情讓兩人在婚后的生活溫馨而和諧,如果沒有這次的大地震,他們可能還會開心很多年,一起等待兒子的成家立業。

可惜的是,他們終究還是分開了,陰陽兩隔,這份美好只能單單印在了他的心里。

在2015回到家鄉之后,吳加芳就做起了農活,并給髮妻修復了墳頭。

他在她的墳上放了一大盆鮮花,又用積攢下來的五千元找人雕刻了一座紀念碑。

長久以來,人們對他的批評和譴責,使他的情緒受到公眾的影響。

如今,吳加芳準備在自己的家鄉過一輩子的平靜日子,這一刻他等了好些年了。

這幾年由于疫情原因,街坊鄰居們交流減少,吳加芳也樂在其中,或許這對他而言是一種不錯的生活方式,可以避免一些尷尬而又無聊的交際。

在2022的春天,又有人來訪問他對愛情的看法,吳加芳今年58,他的答案也是含糊的,他覺得自己對愛沒有任何的期待。

也許在他的心里,他會很寂寞,可是這個世上已經沒有比亡妻更好的人了,他為什麼要自找麻煩?

他心境漸漸平靜,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讓自己的人生留下遺憾。

對于那些懷疑他的人,他已經不放在心上了,人生本來就是他的,何須讓別人來評價。

每次逢年過節,他也會來到亡妻的墳前,對著墓碑說著自己想說的話,訴說生活的點點滴滴。

或許有著不曾向外人言語的委屈,或許有著日常的趣事分享,他仍在找尋內心的平衡和幸福,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