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0歲夫妻與48歲夫妻雙雙試管生娃成功!結局卻截然不同,網友:佩服你的勇氣,譴責你的自私

60歲夫妻與48歲夫妻雙雙試管生娃成功!結局卻截然不同,網友:佩服你的勇氣,譴責你的自私
2022/09/22
2022/09/22

如果你已經四五十歲甚至更大的年紀,你會有勇氣選擇再生一個孩子嗎?

獨生女意外去世

60歲退休夫妻試管生娃

一場意外,讓原本打算安逸退休的盛海琳不得不重啟人生。

盛海琳是合肥市一家醫院的院長,丈夫是一名軍校的終身教授。

在唯一的女兒結婚后,夫妻倆本打算退休后出國旅行,頤養天年。

沒成想,意外發生了。

2009年春節, 剛新婚四五個月的女兒,與丈夫死于煤氣中毒。

從那一刻起,夫妻倆的天塌了。

老兩口沉浸在喪女之痛中無法自拔,甚至在女兒的墓地旁購買了一處陰宅,一度想要自我了斷。

她常常在想,自己剩下的這些年到底應該怎麼熬?

在別人膝下兒女成群、子孫滿堂的時候,自己只能抱著女兒冰冷的骨灰。

直到有一天,盛海琳做了一個決定:

她需要養一個孩子將自己從悲傷中拉出來。

剛開始盛海琳也想過領養。

她哀求身邊的親戚朋友,問他們能不能再生一個給自己養。

看到南寧破獲一起拐賣兒童的案子,她打電話過去問,自己能不能先領養這個孩子,等親生父母找見再說。

當然,最后都失敗了。

在抓不到一點點可能性后,她做了一個非常瘋狂的決定——自己生。

那一年,盛海琳已經59歲,早已絕經。

所以,她想到了 借助試管嬰兒讓自己懷孕。

但是由于她年紀太大,夫妻倆跑遍了所有醫院,沒有一家敢收她。

即使她提出所有后果都自己一個人承擔。

幾個月后,她的堅持與執著終于感動了合肥一家醫院。

在2009年10月13號上午, 盛海琳進行了試管嬰兒手術,三個移植到體內受孕成功的胚胎,存活下來兩個。

媽媽們生孩子本就是「過鬼門關」,對于已經60歲的盛海琳更是如此。

在經歷了7個多月的各種孕期并發癥后,盛海琳早產生下一對雙胞胎女兒。

她打破了生育極限,成為當時中國最高齡的產婦。

雙胞胎女兒的到來終于給這個原本已經死氣沉沉的家帶來了活力。

但隨之而來的也是生活的壓力。

早已經忘記如何帶小孩的盛海琳,在出院后看見女兒大便,就開始慌了。

緊接著來的,是經濟的緊張:「我們夫妻倆1.5萬元的退休金,每月都被花光」。

于是在女兒剛過了百天的盛海琳,又重回職場。

在同齡人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 盛海琳每個月有二十幾天都在出差,飛到全國各地做講座,孩子就交給丈夫和保姆照顧。

日子辛苦并幸福著。

然而2016年,盛海琳的丈夫中風了,治療后再也無法正常行走和獨立生活,從那時起,她家的保姆數量就保持在3個。

盛海琳更不敢停下來了,日夜為生計奔波著。

到今年,盛海琳已經72歲了,12歲的雙胞胎女兒已經上了小學。

雖然丈夫的身體依然沒有好轉,但一家人的生活被盛海琳打理得井井有條。

她送孩子去學任何她們感興趣的東西,陪孩子一起學習英語和鋼琴。

兩個女兒也被她養育地很好,懂事、聽話還很會疼人。

在別人說「你媽媽好老哦」的時候,女兒們也會主動護著媽媽:

「我的媽媽雖然年紀很大,但是她很漂亮。」

盛海琳也給兩個孩子存了七八百萬,供她們今后的學習和生活。

孩子救贖了超高齡的媽媽,媽媽給予了孩子明媚的未來。

試管嬰兒十年后

他們自我了斷了

與盛海琳夫婦一樣,文姨和劉叔也是失獨家庭。

1999年,他們剛剛20歲的兒子意外遭遇交通事故離開人世。

對于父母而言,最難的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兒子死后, 文姨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哭,等她再次出門,頭髮都花白了。

周圍的人擔心文姨抗不過去, 但文姨卻有了新的打算:再要一個孩子。

為了那份執念, 她決定去做試管嬰兒。

醫生告訴文姨,48歲的年紀想做母親太老了,更何況她已經絕經,但是文姨依然不愿意放棄。

最終在文姨的堅持下,2002年,她懷孕了。

精子是丈夫的,卵子是別人捐的。

在得知是龍鳳胎后,文姨很開心,她說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捐卵人跟她的血型一樣,孩子也跟她的血型一樣,卵子是不是她的也沒有那麼重要了。

但高興過后,擺在他們夫妻面前的也同樣是現實問題。

為了做試管嬰兒,家里幾十萬的存款早已經花光了。

于是文姨又操起老本行,騎三輪車給別人送煤。

2002年,文姨生下一對可愛的龍鳳胎。

很多市民得知這對夫妻的經歷后,自發捐款捐物。

這一年,文姨50歲,劉叔55歲。

2009年,有記者回訪這對夫妻,他們依然樂觀: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現在雖然艱難,但也不后悔當初的決定。

再后來,關于他們夫妻的消息就不多了。

再次聽到消息,卻是一個不幸的消息: 夫妻二人雙雙跳樓自我了斷。

親人們透露,大約出事前一年的夏天,文姨就因精神疾病住進了醫院,年底,劉叔又查出了抑郁癥。

家中兩個大人接連生病,更是讓這個原本就艱難維持的家庭雪上加霜。

2012年2月7日,文姨和劉叔曾找過當地居委會,希望能有好心人收養兩個孩子。

沒想到,三天之后, 文姨就沖出家門一躍而下,緊接著追出來的劉叔也跟著跳下了天台。

處理完后事,兩個孩子交給誰撫養成了最大的難題:

姑姑希望舅舅可以撫養,但舅舅年紀大了,力不從心,更何況從基因上來講,這兩個孩子跟母親沒有任何關系。

這時大家才意識到, 兩個孩子其實才是這個家中最難的。

營養不夠,兩個孩子的個頭比同齡人小許多。

父母經常給他們灌輸我們不如別人,我們不能跟別人比,導致他們性格敏感內向。

后來,兩個孩子得到了當地政府的關注,申請了低保和孤兒養育費。

有一位老師愿意資助他們讀完高中,孩子們平時就待在學校或姑姑家,周末就由幾個親戚輪流接回家。

這就是關于那兩個孩子最后的消息了。

沒有孩子的家庭

真的就不完整了嗎?

「沒有孩子的家庭是不完整的」,這句話相信每個人都聽到過。

不管是盛海琳還是文姨,再有一個孩子對他們來說是期盼、是執念,也是繼續活下去的勇氣。

他們傾盡所有,四處奔波求醫,想盡各種辦法,只為能有一個孩子。

原本已經退休的盛海琳,在生下雙胞胎之后重新開始了自己的人生。

本應該被人照顧的她,為了一家人的生計再次走進社會工作。

吃苦能干的她,給自己的女兒們存下了上百萬的教育基金。

她竭盡全力地想給女兒們更好的生活。

老實能干的文姨和劉叔在唯一的兒子去世后,也選擇了試管嬰兒。

四處求醫、吃藥、住院,借用卵子,最終生下了一對龍鳳胎。

可惜在文姨和劉叔始終沒能扛過生活的重壓,選擇了自我了斷。

兩個孩子也成了無家可歸的孤兒。

可是這兩個孩子又做錯了什麼呢?

明明他們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來承受這些呢?

看完這兩個故事,可能很多人都會說「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盛海琳的美滿生活建立在非常殷實的基礎上。

而文姨和劉叔始終只是掙扎在生活的困頓中。

這點無可厚非,每一個家庭,就包括我們,都會將經濟基礎作為要孩子的基礎。

但在經濟基礎之外, 盛海琳灌輸給孩子的思想以及健康的生活態度,在菌菌看來也同等重要。

在這件事,我們沒辦法評判誰是對的,誰又是錯的。

在失去孩子的困境中,他們所經歷的苦難是一樣的。

在做試管嬰兒的路上,他們的決心也是一樣的。

而孩子的出生,他們給予的愛與期盼也是一樣的。

只是,最后的結局卻走向了不一樣的方向。

每一個人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但還是希望我們在生育,在選擇要二胎、三胎之前,能清楚生養一個孩子要做哪些犧牲和付出。

這樣,也許這個世界上就能少一些后悔之人和可憐的孩子吧。

希望這世界上所有孩子都能健康成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