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不要脸的一家:孩子多次偷吃鄰居外賣被辣進醫院,家長反將鄰居告上法庭:賠錢!

不要脸的一家:孩子多次偷吃鄰居外賣被辣進醫院,家長反將鄰居告上法庭:賠錢!
2022/09/15
2022/09/15

熊孩子偷吃蛋撻,被辣到住院,家長起訴點外賣的人,宣判結果打臉

聊聊明知自己的熊孩子偷吃還要對方賠償是什麼心理?

有些事情如果不爆發出來,就沒有人在意這種事情的價值。

一位姓周的先生點的外賣經常丟失,一開始他沒在意,畢竟有拿錯的可能性,但是15次點外賣,8次丟失,這明顯就不是拿錯了而是有人在偷外賣。

如果是你遇到這種事情,你會怎麼做呢?

你報警吧,警察不會搭理你,這種事情根本用不著動用警力。

你不報警吧,小偷會一直這麼偷下去,那就是在縱容小偷。

于是這位周先生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方法,點了三份變態辣的蛋撻,有多辣呢?備注為: 辣死我。

店主果然滿足了顧客的需求,蛋撻里放的辣椒那確實能辣死人。

結果沒想到這個辦法把小偷抓到了,但是你想不到的是,小偷竟然是鄰居家的熊孩子。

這個熊孩子偷吃變態辣的蛋撻,因為辣得受不了,辣得嘴巴和喉嚨都腫了,因此住進了醫院,治療費花了2000多元。

熊孩子的家長找上門來了,要周先生賠錢,周先生一聽要賠償醫療費就怒了。

你家孩子如果沒偷我的外賣,會被辣到住進醫院嗎?這是你們沒管好自己的孩子,亂拿別人的東西,自食其果!而且你們偷了別人的外賣,非但不道歉,還理直氣壯!還說出偷你外賣,不至于下死手這樣的話,實在是太過分了!

周先生拒絕支付醫療費后,熊孩子的家長第二天又通過小區業主群加上周先生的微信,喊話道:孩子因為吃變態辣住院已經花掉2000多。

他們要求周先生賠償在醫院治療的一切費用,但周先生再次拒絕了他們的要求,于是鄰居將周先生告上了法庭。

于是周先生去物業查了監控,發現孩子偷吃外賣的事,家長一直都是知道的。

那麼對于這件事情,你怎麼看呢?

我們不妨換一個角度想,如果周先生不這麼做,那麼這個熊孩子是不是要一直偷下去呢?

如果這個熊孩子長大之后,因為偷盜而坐牢的話,那麼是不是還應該感謝當年周先生這樣的做法,挽救了一個即將墮落成賊的熊孩子呢?

如果別人買了老鼠藥做好的蛋撻誘餌來毒家里的老鼠,那麼這個熊孩子的家長是不是應該感謝周先生呢?如果不是他這麼做,讓你家熊孩子收斂,是不是早就沒命了呢?

偷盜本身就是一種不齒的行為,家長明知自己的熊孩子有偷盜行為,不但不教育自己的熊孩子,反而還要將對方告上法庭,這種家長的三觀難道就沒有問題嗎?還有臉將對方告上法庭?

如果這樣都可以的話, 熊孩子的家長該不能只告點外賣的周先生,應該連出售外賣的店鋪,送外賣的快遞小哥一起告了,因為他們是造成熊孩子住院的一整條完整邏輯鏈,如果店鋪不出售蛋撻,快遞小哥不送,那就沒有熊孩子被辣的事情發生。

另外,家長應該還把整個國家告了,因為是國家允許農民生產小麥,允許店鋪出售蛋撻,允許廠商生產辣椒,如果國家不允許,那就沒有你家小孩被辣的事情發生。

家長的這種觀念是怎麼產生的呢?至少在我們的傳統文化里是沒有這種觀念的。

你偷盜發生了傷害性事件,還成了你有理由了?

這種觀念是否跟西方所謂的人權有關呢?即所謂的小偷也是有維護自己偷盜行為的權利的?

那麼是否可以理解為作惡的人也是有權利為自己辯解的,只要他會辯解,還是有機會逃脫法律的制裁?

新頒布的《民法典》第一百八十一條規定: 因正當防衛造成損害的,不承擔民事責任

最終,周先生被判定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熊孩子的醫藥費及訴訟費由其父母承擔。

不要什麼事情都以孩子還小為借口,現在犯罪低齡化問題,難道跟這句話沒有關系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