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我的孩子就交給你了」雇主夫婦臨終托付,「保姆奶奶」傾盡所有養育其孩子13年,網:人間自有真情在

「我的孩子就交給你了」雇主夫婦臨終托付,「保姆奶奶」傾盡所有養育其孩子13年,網:人間自有真情在
2022/10/18
2022/10/18

2011年,優優已經13歲了,如今讀中學的他由奶奶趙月蘭照顧。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這個照顧孩子的老人趙月蘭,與優優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但她卻在優優父母離世之后,傾盡所有照顧著優優

究竟因何原因會讓一個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老人,養育了孩子13年?在趙月蘭老人盡心盡力照顧優優的背后,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這一切還要從趙月蘭老人說起。13年前,2008年的趙月蘭剛剛從南昌當地的一家糧食加工廠退休,退休后的 她每月都拿著700元(約3000台幣)的退休金,但由于當時女兒需要讀書,丈夫早在多年前就已經患病離世,為了帶著女兒繼續生活下去,退休后的趙月蘭也不得不另尋其他的工作來維持家庭的生計。

退休后的人想找工作,可以說是非常的困難,沒有辦法的她在別人的介紹之下,去到了一個雇主家中,做起了保姆的工作,而當時由于情況特殊,趙月蘭為了能夠多賺一些錢,在自己的家里 開了一個小小的托兒所

當時趙月蘭由于需要照顧家庭,所以沒有去到雇主家里做住家保姆,而是在自己家里將一些需要照顧的孩子接到家中,每個月收取的費用相對較低, 只是管孩子的吃住,以及一些日常簡單的作業輔導。

當時在鄰居的介紹以及朋友的介紹之下,趙月蘭的家里來了四個孩子。這些孩子都是小區里一些年輕夫妻,由于工作原因或是其他種種問題,沒有時間帶小孩, 住家保姆的費用太貴,于是便將孩子送到了趙月蘭家中。

趙月蘭每個月 照顧一個孩子大概會收2000元(約8800台幣)左右的費用。由于價格實惠,而且趙月蘭帶孩子也很有方法,一時之間在小區里出了名,很多的年輕家庭都會選擇將孩子送到趙月蘭這里。于是,趙月蘭在退休之后就做起了托兒所的工作,每個孩子給1000多到2000元人民幣的托管費,每個月能賺些生活費,鄰里之間也算是相互幫忙。

而且趙月蘭自己也很喜歡孩子,所以這個事情一做就做了很久。時間一長,周圍很多人都開始知道了趙月蘭,知道她帶孩子帶得好,也紛紛將孩子送到她這里來。而當時,趙月蘭便在開設托管所時, 認識了孩子優優。當時的優優可以說是她帶過的孩子中最小的一個。

送到趙月蘭這里時,優優已經有六個月大。優優的父親工作繁忙, 平時都靠著在外送貨打工賺錢母親又是一名普通的售貨員,一對小年輕收入微薄,每天工作繁忙,想在這個城市站穩腳跟可以說十分艱難,此時想要再帶個孩子更是難上加難。由于雙方老人都沒有精力前來幫忙帶孩子,兩人又只兩人又顧著工作掙錢養家,所以優優就被送到了趙月蘭這里,因為當時夫妻兩人金錢拮據,第一個月時還給了趙月蘭1000塊錢(約4400台幣)。

但后續的幾個月,手頭緊的兩人竟然開始分期繳納托管費用,但當時趙月蘭很喜歡六個月大的優優。又可憐兩個年輕人工資低,而且看起來身體情況也不大好,所以沒再追著要,每個月只給幾百塊錢,她也愿意帶著優優,也算是孩子陪伴著自己。

就在趙月蘭了解了優優父母的情況之后,她也沒再繼續去逼問這兩個年輕人為何只給她這點微薄的托管費用,因為在趙月蘭打聽之下,才發現優優的父母收入十分微薄,房子也是租的,每個月還要支出一大筆的租房費用。

兩人一個是售貨員,一個是送貨工,工作不固定不說,每月的收入也沒有一個準確的數字。而且 優優的父親看起來身體似乎有些問題,常常都要去醫院看病,而且每次和他說話都是有氣無力,看上去臉色蒼白。

和兩個打拼的小年輕比起來,趙月蘭如今手握退休金還拿著一筆可觀的托管費,所以她便沒再和優優的父母索要托管費用,決定讓孩子先留在自己身邊。六個月大的孩子帶起來也不累,等優優的父母手頭寬裕再給她也不遲。

趙月蘭便就此和優優結下緣分,從小被托管到趙月蘭這里的優優又是如何一步步成長?

在這樣的照顧之下,優優逐漸長大,六個月大的小米粒變得漸漸長大,乖巧可愛、討人喜歡。趙月蘭和優優似乎也十分投緣,她常常看著這個抱在懷里的孩子, 似乎兩人之間有著一種割舍不斷的親緣關系一般。趙月蘭對優優越來越喜歡,但讓她沒想到的是,就在趙月蘭將孩子帶到兩歲左右時,一個意外事情便發生了。

2010年6月的那一天,趙月蘭正在家里打掃衛生時,突然感覺身子乏累,本想坐下休息一會的,但沒想到剛準備起身,眼前一片漆黑,四肢酸軟,便躺在了地上。昏迷不醒的趙月蘭還是在女兒回家之后才被發現的。當即尋求鄰居的幫助之后,趙月蘭便被送到了醫院進行一番檢查。檢查之后才知道 趙月蘭得了心臟病

醫生當時給出的建議是,做一個心臟搭橋手術,才能將病給治好,而這個手術則需要花費數萬元。當時趙月蘭聽到這個數字之后,考慮到自己手中拿不出任何錢,于是便收起了檢查單,和醫生說自己先吃些藥,后續觀察看看再做決定。

女兒知道,這是因為母親考慮到手頭沒錢,不愿意做手術,才會這樣說的。由于醫生叮囑趙月蘭不能過于勞累,她只能暫時將托管班給關閉,將所有的孩子送回家中。從此以后,趙月蘭的手頭也直帶著那個當時年僅兩歲的優優。或許是趙月蘭的付出得到了優優父母的回應,當時,在知道趙月蘭患病之后, 優優的父母來到了趙月蘭家中看望生病的趙月蘭

優優的父親更是提出說,這麼多年來,優優能夠健康成長,多虧了趙月蘭的關照。他叮囑趙月蘭,希望她不要擔心手術費用, 他們夫妻倆就算是借錢,也會幫她將這筆手術費用給湊齊。趙月蘭聽到這段話之后,感動地流下了眼淚。自從知道了趙月蘭身患疾病之后,優優父親時常都會來趙月蘭家中幫忙。

平時上下樓的事情,優優的父親都會幫趙月蘭。需要定期去醫院進行復查,優優的父親毫不推辭,就立刻陪著趙月蘭去醫院。每次在醫院里走不動時,優優父親還會背著趙月蘭,夫妻倆都鼓勵著趙月蘭積極接受治療。 優優的母親下班后也會來給趙月蘭做做家務做做飯。

雖說兩個家庭毫無關系,但是在這樣的接觸以及雙方的付出中,優優的父母和趙月蘭的家庭有了越來越好的關系,而趙月蘭也逐漸將優優當成了自己的孫子來照顧,從此以后更是 不愿意收優優父母任何一分的撫養費用,將優優視為己出,看作親孫子一般的照料。就在夫妻二人的幫助之下,趙月蘭的病情確實好轉了很多,她的身體健康也逐漸恢復。

如今趙月蘭和優優一家,相處得十分融洽。優優也越來越依賴這個像奶奶一般關愛她的趙月蘭,常常都會帶著趙月蘭接他放學。然而就在兩家人相處十分愉快,趙月蘭的病情也漸漸好轉時,意外又再次發生。 這次意外找上了優優的父母,當時的小兩口通過自己的努力,想要給優優一個健康美好的成長環境,兩人都十分的努力,但沒想到的是,一個壞消息傳來,優優的母親得了重病。

2013年,優優母親病情加重,已經到了無法去工作的地步,全家人只能依靠著優優父親生活。目前,原本的存款早已經用光,別說是拿錢治病, 連房租也付不起了。走投無路之下交不起房租, 兩人被趕了出來。不可能就這樣四處漂泊。無奈之下兩人又來到了趙月蘭的家中,想要投靠善良的趙月蘭。

趙月蘭當時立即將帶著大包小包東西的夫妻倆給帶到了房子里。聽到了這小對夫妻被房東給趕了出來,趙月蘭也想起了曾經夫妻倆幫助他、照顧著他度過病情艱難的那段時光。兩室兩廳的房子里,如今住起了兩家人。 優優和趙月蘭住在一個房間,趙月蘭的女兒睡一個房間,夫妻倆都睡在客廳里。

當時趙月蘭靠著微薄的退休工資和當時優優父親四處打工掙來的錢,支撐著這個沒有血緣關系的五口之家。雖然說生活十分艱難,但是五人的生活竟然意外的十分和諧幸福。但遺憾的是,優優的母親病得越來越嚴重,當時很多流言蜚語都說, 優優的父母是想要趙月蘭的這個房子,才會和他們一家住在了一起

趙月蘭也聽了很多難聽的話,但是在他和這一家人生活下來,發現優優的父母都是十分善良的人。家里的所有家務都是兩人在做,優優的父親身世也十分可憐。由于父親改嫁,母親再婚,優優的父親沒有了父母的關愛與照顧,所以如今的優優生下來,也沒有任何老人可以幫忙照顧。

兩家沒有血緣關系的人真的能夠一起長期生活下去嗎?

相處之中兩家人越來越融洽,似乎親如一家,但沒過多久,不幸的是優優的母親因為心臟病突發,倒下之后就再也沒有醒來,當時的優優年紀還小沒有任何意識,母親已經隨他而去,而優優父親頓時心灰意冷,在妻子離世之后沒多久,竟然查出患上了淋巴癌命不久矣。 因心臟病離世的母親,加上淋巴癌病不就醫的父親,優優儼然已經成為一個可憐的孩子。

趙月蘭十分感嘆老天不公,竟然要收走優優雙親的性命。而令人更加難過的是,就在優優父親查出患上淋巴癌之后不久,優優也生病了,在一天夜里突然高燒,之后優優一直不退,將他帶到醫院之后才發現 優優手腳發軟,脖子歪斜。醫生診斷之后發現,優優患上了全身型幼年特發性關節炎。

這種病伴隨著嚴重的高燒,而來的是劇烈的關節疼痛。高燒不斷之下,孩子還會出現身體關節變形的癥狀。這種風濕性疾病如果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則會引發各種嚴重的并發癥,導致各種關節永久性損傷, 甚至還會導致嚴重的失明。得知孩子病重之后,醫生勸說他們將孩子帶去省城的大醫院進行治療,優優的父親更是覺得十分絕望。

離世的妻子加上患上重癥的孩子,以及查出患有淋巴癌的自己,優優的父親不知道該如何才能繼續生存下去。為能將孩子治好,趙月蘭與優優父親來到上海的醫院,打算給優優治病。但由于病癥無法根治,醫生建議他們靠藥物治療來抑制病情擴散。但如此高昂的藥費,他們又將如何承受?

在如此嚴重的病痛壓力之下,優優父親更是一病不起,沒活多久就離世了。在他離世之前,將這個已經無父無母的孩子優優,托付給了善良的趙月蘭。在他看來,這麼多年來,趙月蘭對優優的付出他們都看在眼里, 趙月蘭也在優優父親即將離世之際應允說,她一定會將優優給撫養成人,不會讓他留下遺憾。

就是這樣一句允諾,趙月蘭將孩子養育了13年。當時,趙月蘭的女兒也曾經提出要將優優給送走,送去福利院照顧。畢竟趙月蘭和孩子之間沒有任何的親緣關系。但趙月蘭堅決不允許將孩子送走,因為他已經答應了孩子的父親,雙親離世之后趙月蘭依舊會帶著孩子去上海治療, 雖然自己舍不得花錢,甚至都沒做心臟搭橋手術,但依舊是將錢花在了優優的身上。

每次投入都是幾千幾萬元,趙月蘭也絲毫不心疼。女兒因此更是跟她起了很多矛盾,為了給優優治病,母親將錢花的精光,甚至還將女兒的嫁妝錢都給拿了出來。 6萬元(約26萬台幣)彩禮錢就這樣被拿去給優優治病了。 女兒知道之后,發了一大通脾氣,更是說要和母親劃清關系。

趙月蘭也十分委屈,但是她無法丟下年幼的優優。孩子病了,出錢給他看病,在她看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如今,為了照顧優優,趙月蘭向當地的社區提出了低保的辦理,每個月可以領到500多元(約2200台幣),而 優優被轉到過保障名單之后,每個月又得到1280元(約5600台幣)的補貼。就這樣,優優和這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奶奶趙月蘭生活在一起。

在各界社會愛心人士幫助之下,以及趙月蘭無微不至的愛護之下,優優如今健康地成長著。如今的趙月蘭依舊給優優堅持四處尋醫問藥,每天她都要督促優優的學習以及生活。沒人知道沒有親緣關系的趙月蘭究竟在堅持什麼,也沒人能夠衡量她的付出究竟有沒有價值。

但可以看到的是,優優與趙月蘭之間,確實有著超乎于血緣關系之上的親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