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因是女娃被棄養15年,今生母上門求相認,女兒心軟同意,母親提出一要求,養父痛罵:你是人嗎?

因是女娃被棄養15年,今生母上門求相認,女兒心軟同意,母親提出一要求,養父痛罵:你是人嗎?
2022/12/06
2022/12/06

一所中學外面,一夜之間被人貼滿了大字報,白紙黑字寫滿控訴:「張建洪敲詐勒索,張麗娜不明是非。」

對此,有人指指點點著好奇,也有知情人嗤之以鼻,打抱不平道:「孩子是好孩子,這個當媽確實狠心,拋棄她還不夠,還要這樣傷害她的感情,真是狼心狗肺。」

原來,這些大字報都是一位名叫陳玲的女人貼的。控訴的不算別人,正是她自己十五年前拋棄的親生女兒和女兒的養父。報上的字字錐心,僅僅是因為女兒拒絕給弟弟捐骨髓。

然而縱觀這件事的是非對錯,占理的并不是企圖以輿論博取同情的陳玲。

十五年前慘遭被拋棄

1993年,江蘇淮安市的一個小鎮上,有一對中年夫婦正坐在堂屋中央,看著屋里一片張燈結彩,臉上樂得喜氣洋洋。被人暗地里指指點點了半生,在這一天他們似乎才抬起頭來。

這對夫婦就是陳玲的父母。九十年代,農村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依舊存在。陳玲的父母就因家中只有陳玲一個女兒,常常被人打趣「后繼無人」。老兩口無奈,只得忍下這口氣,把希望寄托在女兒身上,希望生個男丁,繼承香火。

陳家家世在當地算得上中上,女兒陳玲從小也出落得能干利落,到了適婚年紀,夫妻倆就打起了招上門女婿的主意。女兒的兒子姓陳,那不就有后了嗎?

正巧,村子里有個青年,家境不好,勝在長相性格都算好,與陳玲相處得也算好,兩家一合計,就把這門婚事順利定下。

陳玲與丈夫結婚后,日子過得還算幸福。陳玲性格強勢,極有主見,家里大事小事都由她說了算。好在丈夫少言寡語,為人溫和,家中事務都隨陳玲的喜好來做。正好互補的性格讓兩個年輕人的婚姻意外和諧,很快就迎來愛的結晶。

剛懷上孩子,陳玲和丈夫單一的喜悅不一樣,陳玲更多的是焦慮和緊張。

從小到大,因家中只有獨女所受的白眼,記憶猶新,為了爭口氣,她迫切地想生下一個男孩,讓陳家有后。潛意識里,她也不想自己重蹈父母的覆轍,一輩子低人一等。

孕期的焦慮讓陳玲備受煎熬,可天不遂人愿,十個月后,她生下一個女兒。

陳玲短暫地失落了一段時間,還是給自己鼓氣,下一胎一定生個兒子。1996年,隨著大女兒的成長,陳玲再一次懷孕,同樣的期待在她看到二胎還是女兒的時候分崩離析。

產房外的四位長輩臉上也不見喜色:「又是女兒,這可怎麼留后啊。」只有丈夫看了看小女兒,沒有說話。

家里的氣氛變得凝重起來。陳玲心里也不好受, 按照計劃生育政策,一個家庭只能有兩個孩子,她不可能再有三胎。很快,陳玲在家中老人的勸說下,動了將女兒送養的心思。

沒想到她這個想法立刻就被一向溫和的丈夫否決:「對于我一個大老爺們來講,無論是沒有兒子,還是把女兒送人,都是丟人的事。丟人就算了,不能沒良心。我就是要飯,也要把女兒養大成人。」

丈夫的激烈反對,沒有打消陳玲的心思。她一邊讓家中長輩勸說丈夫,一邊托人物色想要孩子的人家。

不久,還真找到一戶合適的人家,距離陳家300多公里的張家,幾個孩子都夭折,正想養個孩子。兩家一拍即合。這個時候,丈夫也在長輩持續地勸說下不再堅持,他沉默地看著妻子,抱走出生不到100天的女兒,不知去向何處。

送走女兒后的第二年,陳玲再次懷孕。 十個月后,終于如愿以償生下男孩,取名陳依揚。這讓陳玲的心落回肚子里,自己再不是別人眼里的「絕戶」,可以堂堂正正做人了。

接下來的日子里,一家四口平淡和美地生活著。承載著兩代人希望的弟弟自然被百般呵護著照顧著。沒人再提起被送走的二女兒,仿佛這個小生命從未存在過。

十五年后被想起,僅是為了弟弟

送養孩子的家庭,當時在見證人的見證下,和陳玲約定,此生都不會和孩子相認,兩家絕不往來。

陳玲在做約定的時候,一定沒有想過還會有相認的一天。與她而言,女兒只是阻擋她生兒子的累贅,怎麼還會反悔。

如果不是兒子陳依揚,毫不懷疑陳玲這輩子都不會有找女兒的心。可天有不測風云,2011年,陳依揚14歲。一個普通的日子里,他突然開始頻繁地發高燒、止不住地流鼻血。

病情來勢洶洶,陳玲和丈夫急忙將他送往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本以為是小毛病,但止血退燒后,醫生看著陳依揚檢查單逐漸嚴肅的表情,讓夫妻倆忍不住緊張起來。

醫生略帶同情地說:「孩子患了骨髓增生異常綜合癥」。夫妻倆一頭霧水,這是什麼病?

醫生解釋道:「通俗的講就是白血病的前身,這種病很難治愈,死亡率也很高。唯一有效的辦法就是對孩子進行骨髓移植。同胞兄弟姐妹之間配型成功率最高,而且術后并發癥最小。」

一時間,如同晴天霹靂砸到陳玲頭上。心間寶一般的兒子,竟然患上了白血病?好在丈夫回神,立刻回家和大女兒說著這件事,大女兒聽說是為弟弟捐骨髓,二話沒說就答應下來。

不久丈夫就帶上大女兒來到醫院,做配型。遺憾的是配型失敗,一家人失望至極。陳玲失魂落魄中,突然想起了被送走的二女兒,心中靈光一閃,覺得兒子有救了。起身就要去尋找。

得知陳玲打算的丈夫攔住了她,猶豫道:「當時說了不見面不打擾,你為了揚揚去,不是自毀承諾嗎?別去,我們再想辦法。」

救子心切的陳玲哪里聽得進去,一意孤行吵到:「人命關天,指責埋怨都沖我來,我一定要救揚揚!」此時遠在常熟的張家,還不知道他們的平靜,即將被打破。

生母一步不退,索取的50萬(約200萬台幣)孰是孰非

輾轉打聽到張家的位置,陳玲找到女兒的養父張健洪,因女兒張麗娜在學校寄讀,沒有見到面。面對陳玲的到來,張健洪無疑是沒有好臉色的。當時雙方約定了互不見面,陳玲此時上門,一定不是好事。

張健洪在這十多年里,即便是和妻子失婚,也沒有放棄對女兒的照顧,父女倆相依為命,早就不是血親勝似血親。面對拋棄女兒的陳玲,他沒有絲毫好感。

面對張健洪的警惕,陳玲啪地一聲跪在地上,聲淚俱下哭訴自己的不易,求張健洪讓女兒捐獻骨髓,救救揚揚。

張健洪本就是善良之人,從他對張麗娜十年如一日的照顧就能看出他對養女的愛。況且他自己也經歷過喪子之痛,更能理解陳玲的心情。

于是他扶起陳玲,答應幫陳玲勸說女兒,但也有條件。女兒現在過得很好,他要陳玲答應她,絕不告訴女兒身世的實情,也不可以私下見面。

張健洪要求陳玲自然滿口答應,她要的是兒子,認不認女兒根本不在她的思考范圍內。

2012年1月27日,張健洪借故將女兒張麗娜帶到蘇州。心無芥蒂的她到了蘇州后才得知父親來此的目的。張健洪對他說,有個弟弟患了白血病,需要人捐骨髓,你愿意試試嗎?

張麗娜被養得十分乖巧懂事,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如果配型合適,我愿意。」

得到女兒的首肯,張健洪才帶著女兒去醫院采血化驗。半個月后,配型成功的消息讓兩個家庭悲喜交加。

陳玲自然是因為兒子痊愈有望而高興,張健洪心里卻不是滋味,越想越擔心。

張麗娜臨近中考,捐骨髓的準備工作不是一天兩天,勢必會影響女兒的考試。捐獻骨髓也不是小事,后續對女兒的身體會不會有影響誰都不知道。

他找到陳玲,將心里的擔心對陳玲說了一番,然后詢問陳玲,可否推遲一段時間,中考過后再手術。

陳玲一聽,直接回絕。在她眼里,揚揚的病拖一天重一天,哪里還顧得上什麼考試。見陳玲的決絕,張健洪沒有繼續說什麼。

就在手術快要被提上日程之時,張健洪找到陳玲,開口就是要五十萬,否則就不做手術。陳玲驚訝不已,不是說好捐獻嗎,開口就是50萬,什麼意思?

張健洪自然有自己的打算,這筆錢他不是為自己要的,只是想為女兒的健康買一份保險。

錢他一分不要,交給第三方保管。如果后續女兒的身世不會被抖出,出嫁前身體也沒有因為捐骨髓出現什麼問題,將來這筆錢他一分不要,如數奉還。

要求一提出,就受到陳玲的激烈反對,一是她拿不出這麼多錢,二是,她認為張健洪就是企圖借機斂財。

原本關系就很微妙的兩家,50萬的保證金讓他們鬧得不可開交。揚揚的手術即將開始準備,誰都不想耽誤一條活生生的生命,最后還是遠道而來的村干部參與調節,這件事才暫時擱置下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問題依舊存在。

張建洪在家鄉有自己的水產養殖事業,他供養女兒的經濟來源全砸在里面,如果沒有人打理,十多萬就會打水漂。

他向陳玲提出,將手術地點定在蘇州,一來女兒可以兼顧學業,二來自己可以照顧女兒的同時照顧生意,還有就是蘇州的醫療環境肯定比淮安更完善。

張健洪的思考很全面,然而這一次,他得到的還算拒絕。陳玲充耳不聞他的建議,只是果決地告訴張建洪:「 怎麼樣兼顧生意和學業,那是你們的事。在淮安做手術比蘇州便宜10多萬,我們不會轉院。」

陳玲只顧自己,絲毫不退讓的態度,一次次消耗著張健洪的耐心和愛心。見陳玲滿眼滿心只有兒子,自己當作寶貝疼愛的女兒連被她看進眼里的資格都沒有,張健洪怒火中燒。

此時的他,作為一個愛孩子的父親,他再也找不到理由讓孩子為了這樣的母親承擔任何健康上的風險。再看到自己閨女一心想幫「陌生」弟弟的積極模樣,他再也忍不住,帶走了張麗娜。

陳玲的魚死網破,是對女兒的第二次拋棄

就在陳玲與張健洪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揚揚的病情突然惡化,手術迫在眉睫。

陳玲心亂如麻,張健洪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脫,她開始口不擇言地威脅張健洪,要用法律搶回女兒。張健洪置若罔聞,為了女兒,他沒有怕過任何一個威脅。

陳玲眼見一切希望在張健洪這里破滅,不禁又急又氣, 理智崩塌的她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繞過張健洪,和張麗娜母子相認,勸她救自己的親弟弟。

2012年3月,陳玲背著所有人來到張麗娜的學校外,趁放學堵住她的去路。

張麗娜看著眼前見過面的阿姨突然說是自己的媽媽,還企圖帶走自己,自然嚇壞了。她大聲呼救,被及時趕來的學校保安攔了下來。

陳玲自信滿滿地解釋道自己是她的親生母親,來帶她回家。保安沒有輕信,選擇報警。張健洪也接到消息匆匆趕來,和陳玲劍拔弩張地對峙著。

到了派出所,民警了解大致情況,一行人也有片刻的安靜。大人的爭執不休,傷到的還是孩子。張麗娜搞明白來龍去脈,當下委屈得撲進張健洪懷里大哭,邊哭邊說:「我不捐骨髓,我也沒有你這樣的母親。」

張麗娜拒絕相認,陳玲無奈,只得暫時返回醫院。她依然沒有放棄,還在通過各種渠道勸說張麗娜與她相認,救血脈相連的弟弟。

對于張麗娜而言,曾經拋棄過她,本不該出現的母親,此舉無疑是再一次的傷害。她失望之余,狠狠質問過陳玲:「弟弟是人,我就是你可以隨意拋棄,隨意撿起來的器官庫嗎?」

女兒的控訴沒有讓陳玲反省自己,面對揚揚病情的危機,她幾近瘋狂。既然親情牌沒用,那就利用社會輿論,你們必須救。

丈夫不忍心看著女兒再次被陳玲失去理智的行為傷害,勸了又勸,陳玲毫不動容。幾天后,寫滿張健洪「惡行」的大字報從張麗娜的學校門口貼遍了大街小巷,引來無數人駐足觀看。

上面偏激地控訴著張健洪洗腦女兒,不讓自己與女兒相認,為了50萬讓女兒拒絕救親弟弟,罵張健洪道貌岸然,喪盡天良。

言語的激烈和內容的具體,引發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對她的同情,紛紛指責張健洪張麗娜父女枉顧人倫,狼心狗肺。輿論紛紛擾擾,達到了陳玲想要的結果。不知道此時的她,有沒有對女兒的一點愧疚。

惡意鋪天蓋地,張健洪尚可應對,面臨中考的張麗娜卻無法走出陰霾。四處都有對她指指點點的人,走在哪里都有人罵她白眼狼,十五歲的少女終于在親生母親的逼迫下,變得沉默寡言,出現抑郁癥傾向。

最終,還是學校請了心理老師介入,張麗娜才漸漸好起來。面對沒有血緣關系卻把自己捧在手上的養父,張麗娜像是一夜之間長大了。

她不再懼怕滿天謠言,她對張健洪說:「爸,我們去起訴她吧,告她誹謗,讓她進監獄,洗清我們的冤屈。」陳玲用自己的所作所為,終究是再一次讓女兒寒了心。

兩家的矛盾在當地鬧得沸沸揚揚,在當地電視台的跟進下,張健洪和張麗娜這才扯下了莫須有的標簽。而這邊百般逼迫不成,還落了一身罵名的陳玲,還不死心,企圖讓記者幫忙,再勸勸張麗娜。張麗娜沒有松口,只是默認了不去起訴陳玲。

在她心里,母親一次一次傷害她的時候,她就不會再奢求虛無縹緲的母愛了。她的退讓,是她最后的情分,也是她唯一能為弟弟做的事。

事情鬧到這里,陳玲與張麗娜的母子緣分,注定再無可能。張麗娜回歸正常生活后,揚揚也找到了合適的捐獻者。或許這就是最好的結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