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32歲廢柴男騙愛81歲富婆,偷帶妻小入住富婆豪宅,坐等繼承2億遺產,結局卻讓他腸子都悔青了!

32歲廢柴男騙愛81歲富婆,偷帶妻小入住富婆豪宅,坐等繼承2億遺產,結局卻讓他腸子都悔青了!
2023/01/05
2023/01/05

2008年,81歲的新加坡老人鐘慶春來北京旅游,結識了帥氣的32歲導游楊寅。

沒想到,楊寅看見鐘慶春老人出手闊綽,居然心生邪念。

01

鐘慶春是一名物理理療師,她的丈夫鄒習經是一名醫生。

鐘慶春和丈夫很有遠見,早年就在新加坡低價購置了一些房產,後來房產增值,兩人賣掉部分房產,和朋友投資一些項目,賺多賠少,這讓生活條件本就不錯的鐘慶春夫婦更加富裕。美中不足的是,鐘慶春一直沒能懷孕生子。

隨著時間的流逝,鐘慶春夫婦逐漸老去,身體也越來越差,2007年,鄒習經因病去世。

彼時,80歲高齡的鐘慶春悲痛萬分,但由于膝下無子,一時間,失去摯愛又無依無靠的鐘慶春,終日郁郁寡歡。

所幸的是,鐘慶春雖然失去了摯愛的老伴,但是她還有一個摯友。

2008年,鐘慶春的摯友張碧貞看見整日不思飲食,悲觀抑郁的鐘慶春,她實在不忍看老友一直這樣下去。于是,在張碧貞的勸說下,鐘慶春決定和張碧貞一起去北京旅游散心。

兩人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北京,她們想著自己年紀大了,所以特意找了一位年輕的導游,以便一路上有所依靠。

導游叫楊寅,是一位帥氣的32歲中國小伙。

初見楊寅,兩位老人都覺得他是一位陽光大男孩。

楊寅也很貼心,他悉心為兩位老人安排住宿,照顧她們的飲食習慣,幽默風趣地介紹各個景點,為兩個老人跑前跑后,把兩位老人哄得合不攏嘴。

此時的兩位老人根本不知道,這位「陽光大男孩」心里其實齷蹉不堪。

楊寅發現兩位老人妝容精致,談吐不凡,一身富貴相,尤其是鐘慶春老人,她喜歡購物,出手大方,外出游玩時,經常隨身攜帶一萬左右的現金。

在接觸中,楊寅還了解到鐘慶春丈夫去世,無兒無女,心中頓時起了邪念。

臨別時,楊寅開口向鐘慶春要聯系方式,鐘慶春看著眼前這個陽光開朗的小伙子,想起旅途中多天的照顧,便毫無戒心地留下了聯系地址。

02

拿到地址,楊寅喜不自勝。

沒過幾天,楊寅便抱著試試的心態,給遠在新加坡的鐘慶春寄去了書信。沒想到,竟然收到了回信。

後來,兩人便時常以書信來往,書信的內容也越來越親密,楊寅在信中寫道:「兩人的心緊緊地貼在一起,永不分離。」

2009年3月,楊寅提出要到新加坡看望鐘慶春,鐘慶春欣然答應了。

這天,鐘慶春精心打扮,早早地在豪宅門口等著楊寅。

楊寅一下車就驚呆了,氣派的豪宅,十多個傭人站一排,和電視劇中有錢人的生活簡直一模一樣。

隨后,鐘慶春帶著楊寅參觀了豪宅。

豪宅里考究的裝修,高檔的傢俱,閃瞎了楊寅的眼睛。最令楊寅人驚嘆的是畫廊,畫廊兩邊的墻壁上滿滿的都是名人畫作,中間只留了一條窄窄的通道。

原來,鐘慶春喜歡收藏畫作,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她每年都會購買自己喜歡的畫作,而且只進不出,以至于現在有如此多的名畫。

隨后,楊寅便以看望鐘慶春的名義入住了豪宅。

他親切地稱呼鐘慶春「奶奶」,每晚睡覺前還會親昵地親吻她的臉頰。鐘慶春外出和老朋友聚餐、游玩時,楊寅就緊隨其后,他幫著鐘慶春提包、照顧鐘慶春,再加上每天的甜言蜜語,把鐘慶春哄得開心不已。

眼看時機成熟,楊寅握著鐘慶春的手,真誠地說道:「奶奶,我想留在新加坡照顧您,不想一個人漂泊在外,繼續當導游了。」

鐘慶春畢竟上了年紀,孤苦無依,看著楊寅也是孤身一人,當下便同意幫楊寅辦理永久居住證。鐘慶春老人不知道,此時的楊寅其實早就結婚了,還有兩個孩子。

可想要長久地留在新加坡,只能通過專業移民、技術移民、結婚移民、投資移民等幾種方式,但楊寅都不符合這些移民條件。

于是,鐘慶春便出錢給楊寅開一家音樂舞蹈工作室。

本以為楊寅會好好經營工作室,可誰知,楊寅的所謂「工作室」里,除了一架生銹的鋼琴,再無其它的器材,更沒有招收過學生,但奇怪的是,這間工作室每個月都會有進賬、出賬。

原來,楊寅一直在偽造文件,制造公司經營良好的假象,他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通過移民申請。

在外面弄虛作假,在鐘慶春面前,楊寅更是處心積慮。

鐘慶春漸漸地在楊寅的一聲聲「奶奶」中迷失了自己,2010年她竟擬了一份新的遺囑,2億遺產全部由楊寅繼承。

然而,楊寅并不滿足于這筆「看得見摸不著」的遺產。

隨著一步步計劃的得逞,楊寅的野心也逐漸暴露。

03

漸漸地,楊寅不再似以前那樣對鐘慶春百依百順,也不再陪著她會友、聚餐。

相反地,楊寅開始限制鐘慶春外出,就連好友鄰居來訪,楊寅也讓傭人說鐘慶春不在,或者直接拒絕。

鄰居琳達抱怨說:「平時阿姨家的門都是開著的,阿姨也很熱情好客,互相串門、送吃的是常有的,可不知怎麼回事,最近總是大門緊閉。」

更可怕的是,就連親朋好友的來電,楊寅都不讓鐘慶春接聽。

不知是長時間不接觸外界,還是年紀大了,又或是別的原因,2011年鐘慶春開始出現失智的癥狀,身體大不如以前,想要出門購買自己喜歡的畫作更是不可能,只能托楊寅去買。

楊寅不放過一絲一毫圖財的機會,他趁老太太神智不清,就買假畫欺騙她。

前前后后,楊寅一共代買了6幅畫作,價值高達550萬元,但其實楊寅購買的都是高仿的贗品,根本不值什麼錢。

其中一幅徐悲鴻的《飲馬圖》,高達250萬元,可這幅《飲馬圖》的宣紙褶皺的不成樣子,畫作中的馬更是少了一條腿。

然而,一向愛畫的鐘慶春絲毫沒看出畫作的破綻,不知是太過信任楊寅,還是失智的原因。

眼看鐘慶春如此「糊涂」,楊寅趁機哄騙她,說可以幫她管理財產。

在楊寅的勸說下,2012年,鐘慶春簽署了持久授權書,指定楊寅為她的法定監護人,代她管理財產。

至此,楊寅的野心徹底暴露,他甚至公開在社交軟件上發布「朝5000萬進軍」的言論。

2013年,楊寅更是毫不顧忌地把妻子和兩個孩子接到了新加坡豪宅,對鐘慶春說是「朋友和朋友的孩子」。

此后,楊寅經常帶著妻子孩子外出游玩,買奢侈品,大吃大喝,回來后就帶些小吃敷衍鐘慶春。

就這樣,楊寅全家鳩占鵲巢,就等鐘慶春死后坐收巨額遺產。

然而,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上天不會看著楊寅如此作惡,一個人的出現,徹底摧毀了他的富人夢。

這個人就是鐘慶春的外甥女,莫翠玲。

04

2014年8月,莫翠玲聽說姨媽身體不適,去豪宅里看望她。

看著豪宅里還住著一個女人、兩個孩子,莫翠玲感覺事有蹊蹺,于是便找了個借口將鐘慶春接回了自己家中。

回家后,莫翠玲嘗試著問鐘慶春楊寅的事,可老太太由于失智,精神狀態很差,只會一味地說「楊寅好」。

而另一邊,楊寅害怕事情暴露,他急切地給莫翠玲打電話,讓莫翠玲趕緊把鐘慶春送回來。可莫翠玲根本不予理會,情急之下,楊寅竟報警稱莫翠玲綁架了鐘慶春。

可越是如此,莫翠玲越是感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眼下最要緊的是不能再讓楊寅占著豪宅了。

9月初,莫翠玲帶著鐘慶春回到了豪宅,當時楊寅有事離開了新加坡。莫翠玲請楊寅的老婆翁燕丹帶著她的孩子離開豪宅,可翁燕丹竟大言不慚地說豪宅是楊寅的,雙方爭執不下。

于是,莫翠玲選擇報警,最終,翁燕丹不得不帶著兩個孩子離開了豪宅。

隨后,莫翠玲便去了姨媽家的書房,想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

結果,莫翠玲竟然發現了兩份遺囑,一份是2009年擬的,2億遺產全部捐贈給慈善基金會,而另一份則是2010年擬的,2億遺產全部由楊寅繼承。

一前一后兩份遺囑,楊寅的企圖很明顯了。當即,莫翠玲收集好證據,一紙訴狀將楊寅告上了法庭。

2014年9月17日,新加坡警方以涉嫌失信罪,將楊寅逮捕。

經過警方調查取證,楊寅做過的事一一浮出水面。他為了永久留在新加坡,成立空殼公司,偽造文件,假畫當真畫賣給鐘慶春,欺騙鐘慶春改遺囑,指定監護人。

一項項鐵證擺在楊寅面前時,楊寅試圖狡辯,稱自己是鐘慶春認的孫子,多年來無微不至地照顧鐘慶春,還拿出了給鐘慶春剪腳趾甲的照片。

不過,楊寅的說辭很快就被推翻了,鐘慶春的傭人作證:「鐘慶春都是我們照顧的,楊寅除了使喚我們,就是帶他妻子孩子出去玩,就連剪腳趾甲的照片也是擺拍的。」

除此之外,豪宅里的大量古玩名畫也不翼而飛,鐘慶春的銀行存款和單位信托投資原本多達1350萬元,現在賬戶上已不足5萬元。

2016年9月,法官針對楊寅349項做假賬、欺騙、抵觸公司法令、移民法令、失信的罪行,判他坐牢8年2個月。

2017年,法官認為8年2個月監刑嚴重不足,加了3年,總刑期是11年2個月。

然而,由于楊寅獄中表現良好,2022年6月9日,楊寅被保釋后出獄。出獄后,楊寅被立刻驅除出境,并且永遠不得再入境新加坡。

05

至此,這樁跨國霸產案落下了帷幕。

楊寅被捕后,鐘慶春老人的狀態也一天天好了起來,當她得知楊寅被驅逐出境的消息后,淡然地說道:「慶幸他終于離開。」

《山海經》里有個典故「貪心不足蛇吞象」,人一旦起了貪念,前面必定是無限的深淵。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