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子繼承「光棍舅舅」的一棟樓,姐夫上門潑油漆:「分我一半」

女子繼承「光棍舅舅」的一棟樓,姐夫上門潑油漆:「分我一半」
2022/09/26
2022/09/26

2021年,家住 湖南環衛工人姚毅因病離世,他 無兒無女,打了一輩子光棍,晚年生活靠兩個外甥女照顧,才不至于沒人給他辦后事。

姚毅去世留下的一棟樓,成為外甥女們的爭論焦點。妹妹方敏拿出當初和舅舅簽訂的 撫養協議,試圖擁有整棟樓。

姐姐方丹妮直接和丈夫上門,往房子里 潑紅油漆。這棟樓到底應該由誰繼承,姐妹二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方敏

舅舅的遺產

方敏帶著 記者來到舅舅家門前,還沒進門大家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住,原本漂亮的小樓現在卻被潑得到處都是紅油漆。

大門上還用油氣寫下幾個大字: 「此房有爭議,勿租勿賣,否則后果自負」。看著眼前這幅場景,方敏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這棟樓,就是 舅舅姚毅去世后留下來的遺產。姚毅去世時才六十多歲,他的突然離開,讓方家幾個姊妹有些猝不及防。

姚毅的姐姐,也就是方敏姐妹兩人的母親, 早在多年前就已經離世。方母去世前,最擔心的就是弟弟姚毅。

方敏

姚毅智力有些殘障,這是從娘胎里帶出來的病。幾十年來,方母一直為弟弟招呼親事,可對方一看姚毅的狀況便扭頭就走。

方母也明白, 姚毅這輩子可能不會結婚,便囑咐自己的三個孩子, 讓他們以后給姚毅養老送終,這樣姚毅留下來的東西也有人繼承。

方敏也確實按照母親的叮囑,一直照顧著舅舅。 方敏家距離舅舅家只有不到三百米,是姊妹幾個中距離最近的。

據方敏所說,平時舅舅的生活一直是她照顧。方敏只要有空,就會上門來 探望老人,也會經常帶一些補品過來。

方敏

方敏打開被滿是紅油漆的大門,帶著記者走進這棟小樓里。舅舅姚毅的照片還擺在屋里,方敏看著照片眼眶有些發紅。

4月17號,舅舅的喪事剛剛辦完, 姐姐方丹妮的丈夫楊傳音便帶著紅油漆開始鬧事,等方敏回來的時候,房子已經被折騰成這個樣子。

方敏說,姐夫這麼做的目的,就是想 分走一半的遺產。舅舅留下的這棟小樓 價值72萬左右,原本是全部留給方敏的遺產。

為什麼方敏會這麼肯定地認為,這棟樓應該全部屬于她的呢?方敏拿出了幾張紙 ,是舅舅當初留下的協議。

遺贈撫養協議

從姚毅 確診癌癥開始,他就一直在擔心一個事情。姚毅無兒無女,如果真的離開人世,后事會怎麼辦理呢?

按照相關的法律規定,如果村里無兒無女的老人去世,村里會幫忙辦理后事,然后老人的遺產就會劃分給村里。

姚毅擔心自己的遺產會被村里領走,便找人開始打聽,怎麼才能避開這種情況, 姚毅想將自己的財產留給外甥、外甥女。

有人給姚毅出了個辦法, 姚毅可以和孩子們簽署一份撫養協議。協議上面寫清楚贍養的義務,和財產該怎麼劃分。

協議

方敏拿給記者的協議,就是姚毅當初留下來的。這份遺贈撫養協議的最后, 簽得就是姚毅和小外甥女方敏的名字。

協議寫明, 方敏贍養舅舅,并給他養老送終。然后舅舅名下的財產,也就是這棟價值 72萬的三層樓, 在姚毅離世后由方敏繼承。

方敏有些委屈,當初簽署這份撫養協議時,姐姐方丹妮和大哥方成光都是知道的, 他們當時沒有任何意見。

并且簽署協議之后, 方敏便一直悉心照顧舅舅。就連舅舅走后的喪葬,方敏就出了很多錢,讓舅舅走得風風光光。

方敏

可現在舅舅離開后,姐姐一家卻突然站出來, 要分割這份房產。記者有些驚訝,是不是姐姐家生活有什麼難處,所以急需要這筆錢,才和妹妹起爭執呢?

方敏連連否認,解釋道她家和姐姐家都屬于 拆遷戶。他們老家的房子前些年拆遷,大家都拿到了不少的 征收款,包括舅舅的房子,也是征收款蓋的。

方丹妮家的生活條件不錯,家里也有好幾套房子,所以不會存在記者所說的生活有困難,所以才會和妹妹爭奪這份遺產。

在方敏的帶領下,大家來到姐姐方丹妮的家里,試圖搞清楚方丹妮心里的想法, 既然沒有贍養老人,為什麼現在要分割遺產呢?

方敏與方丹妮

簽署協議時的隱情

方丹妮見到妹妹上門,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 她認為自己也十分冤屈。即便再冤屈,為什麼要往房子上面噴油漆呢?這樣的行為實在有些過分。

方丹妮的 丈夫楊傳音解釋,噴油漆的行為實在是被逼無奈才這樣干的。那天舅舅姚毅的喪事辦完,方丹妮夫婦想坐下來 和妹妹好好談一下房產的事情。

但方敏卻扭頭就走,電話也不接,家也沒回。方丹妮的家距離小樓有些距離, 她擔心妹妹會趁自己不在的時候,偷偷將房子賣掉。

所以才會和丈夫聯合起來, 往大門上撒了紅油漆。這樣不論是買家還是租客,看到這些東西就不會留下來。

記者提到那份協議,上面寫得很清楚,方敏給舅舅姚毅養老送終,房子便屬于方敏,為什麼方丹妮現在要求分房產?

方丹妮: 「為什麼會贈給她,因為當時只能寫一個人的名字,這些年我也付出了,財產當然有一份屬于我。」

聽到這些話,方敏立馬進行反駁,她認為舅舅與她最親密, 是把她當做親生女兒來看,所以當時才會讓她簽下名字。

方敏認為,這些年只有她一直在認真照顧舅舅,哥哥和姐姐一直不怎麼來探望,他們根本沒資格分這套房產。

方敏與方丹妮

聽到這話,姐夫楊傳音有些生氣。他提前之前老人住院的事, 當時一直是他在貼身照顧老人,怎麼到了方敏嘴里他們家就什麼都沒付出。

特別是老人去世前十幾天, 方丹妮基本住在了舅舅家里,一直給老人擦拭身體、做飯喂飯。

特別是舅舅去世后,方丹妮想讓舅舅走得風光些,兩姐妹便商量著拿出 10萬元給舅舅辦喪禮,一家出五萬元。

但方敏手里只有兩萬元, 所以方丹妮拿出了剩下的8萬,方丹妮認為自己付出這麼多,當然也有資格分舅舅的遺產。

姚毅的喪禮上,姐妹兩人確實付出了不少。 宴席整整擺了三天,并且他們還沒有收村里人的禮錢,這樣的行為曾在村里獲得很多好評。

姐妹二人在這里爭得這麼厲害, 為什麼方家大哥從始至終都沒有發表意見?記者決定去方家大哥家里,問清楚他們家的想法。

姚毅

大哥的態度

記者一行人來到大哥方成光的家里,他沒有在家, 只有大嫂陳萍出面。記者提起方家兩個妹妹現在的糾紛,大嫂又會是什麼態度?

正常來講,舅舅確實應該由方成光撫養。但方成光因為工作性質特殊,經常需要在外出差, 他們家距離舅舅家業有些遠,開車都需要半個小時左右。

所以從一開始簽署協議時,方成光就已經和兩個妹妹說好, 他不參與舅舅的贍養,以后也不會分舅舅名下的財產。

這一點是兄妹三人之間已經商量好的事情,所以即使妹妹們吵得如此激烈,大哥都沒參與其中。

方敏與大嫂(左)

大嫂陳萍說起另外一段往事, 方家兄妹三人的感情一般,平時并沒有太多的來往。之前方母還在時,一直是陳萍照顧。

當時方敏和方丹妮,一星期可能才會上門看望老人一次。更讓人驚訝的是,方家幾個兄妹到現在連一張全家福也沒有。

自從方母離世,大哥一家和妹妹們之間的活動便更少了。方成光在電話中,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覺得兩個妹妹都有付出,只不過是一個多一個少, 二妹方丹妮應該分得一些遺產。方成光提醒記者,可以去找舅舅的朋友或者村委會詢問清楚。

事情真相

姚毅的好友叫做蘇記,他還是姚毅的鄰居。兩人平時關系非常好,姚毅經常會和蘇記感慨,可能真的是自己沒福分,所以到現在都自己的孩子。

提起好友生命中最后一個月的生活,蘇記還是有些傷心。當時姚毅基本躺在床上,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 每天都需要有人貼身照顧。

于是蘇記就和方敏兩班倒,輪換著照顧姚毅。蘇記: 「主要是方敏照顧,我就是幫幫忙,打打下手。」

記者詢問方丹妮有沒有經常上門照顧姚毅,蘇記回憶著說道, 方丹妮也會來,但是次數不是特別多,大部分時間都是方敏在。

提起方敏,蘇記感慨了一句: 「親生女兒都不一定有這麼好。」蘇記的話似乎已經可以證明,確實是妹妹方敏照顧舅舅比較多。

當時簽訂這份協議時, 村里安排有干部在現場作證。老組長回憶起當時的情形,姚毅還清醒著只不過已經無法獨自一人生活。

這份協議確實如同姐姐方丹妮所說, 兩姊妹只能簽上一個人的名字。那時姐妹兩人之間的感情還沒出現問題,姐姐便覺得寫誰的名字都沒問題。

所以這份協議上, 最后只有小妹方敏的名字。姐妹兩人當時商量的,確實是兩人共同參與舅舅的贍養。

方丹妮

記者詢問老組長,他覺得兩人應該怎麼分這處房產。老組長: 「分多分少,我不好說,但我認為姐姐是有份的,那不能只是一個人的。」

記者: 「但方敏說她在18年之前就開始照顧老人,是照顧時間最長的。」關于這點老組長提出了反駁。

老組長說, 在2018年之前,姚毅一直是獨自一人生活,他完全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很少找方家兄妹幾個幫忙。

老組長

2018年年初,姚毅不小心 摔了一跤之后,身體素質大大降低。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他才會找方敏幫忙做一些事情。

老組長之所以認為, 方丹妮也應該分一些遺產,是因為方敏之前已經拿出一部分東西,零零散散加起來也不少。

姚毅是村里的重點幫扶對象,作為殘障人士,每年國家也會給他一定的補貼費用。這些補貼都是方敏領走的, 大概有十萬元左右。

方敏的愿意退一步

方敏回到家里,將 舅舅的遺物整理出來。這是一件紅色環衛工服,姚毅曾穿著這件衣服獲得過 「最美環衛工」的稱號。

方敏說,舅舅是一個非常勤勞的人,本來每個月他都能拿到一些補貼,再加上當初的征收款, 完全可以安享晚年。

但姚毅有些閑不住,總想出門干活。便找了這份環衛工工作,每天早上五點多就起床,兢兢業業的打掃衛生, 領導對他的評價特別高。

簡單收拾了一些東西后,方敏來到舅舅的墓地前。一看到墓碑,方敏的眼淚便有些忍不住留下來。

方敏說,舅舅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結婚。本來之前方敏已經和舅舅說好,給他找個老伴,但是沒想到病魔來勢洶洶,舅舅才六十多歲就離世。

在舅舅的墳前,方敏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其實從一開始她就沒打算獨占遺產,是準備和姐姐、哥哥按比例劃分。

但姐姐方丹妮一上門, 就要求拿走一半的財產。方敏說,姐姐確實也有照顧舅舅,但是這份照顧并不足夠可以拿走一半。

方敏還是希望可以和姐姐坐下來好好談一下,畢竟這個世上他們幾個才是最親密的人,方敏: 「我想用和平的方式,也會拿出誠意,把房子的事情解決。」

社區調解

方敏將姐姐方丹妮約到 社區進行調解,大哥目前還在外地工作,所以 大嫂陳萍代表他來到調解現場。

姐妹兩人一見面,氣氛便有些劍拔弩張。 方丹妮夫婦還是堅持索要一半的房產,方敏有些生氣: 「那你當初為什麼不簽協議。」

調解員趕緊上門打圓場,大家既然來到這里就是想把事情解決,沒必要到現在這個地步了,還這樣爭吵,把事情說清楚才是最重要的。

調解員詢問方敏,她心里是怎麼想的。方敏的想法是, 將房子二八分,姐姐拿二,她拿八,可以再分給哥哥3萬元。

調解現場

這個建議一出來, 就被姐夫楊傳音否定,直言根本不可能。楊傳音: 「我只拿我的三分之一,哥哥那我不管。」

楊傳音說,如果把哥哥一家再牽扯進來,他就要堅持最開始的想法, 他要拿走一半的房產。

調解員詢問大嫂陳萍,她覺得自己拿多少合適。陳萍 :「也可以拿三分之一給我,之前喪葬花了多少錢,我給他們。」

大嫂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有些意外,因為一開始大哥家的態度是,他們沒有照顧舅舅,所以不會去分舅舅的遺產, 為什麼大嫂現在改變了想法?

結語

調解員希望 三方可以各退一步,調解員覺得最好的安排,就是讓二姐方丹妮拿走三分之一的房產。

大哥確實沒盡到照顧舅舅的義務,所以就按照方敏一開始的提議, 給大哥一小部分,這些錢可以從方敏拿到的三分之二中出。

最終舅舅的遺產決定這樣劃分,房子現在的價值大概是72萬元左右 ,姐姐方丹妮拿走三分之一,方敏便直接給姐姐24萬元,這套房子便完全屬于方敏。

方敏

至于大哥那邊,從方敏拿到的三分之二中, 再拿出百分之十給大哥,折算成現金大概是4.8萬元左右。

原本還算和諧的家庭,卻因為這筆 意外之財鬧成這樣。兄妹三人的經濟條件都還可以,可還是為了錢反目成仇。

不過幸好,三方最后愿意各退一步。不知道借此機會,方家兄妹幾人能否明白, 親情遠比錢財要重要。錢沒了可以再掙,但感情沒有就真的結束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