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罹口腔重疾晚期!56歲女星抗病3年「認已安排好身後事」不願放棄一絲希望「做自己的英」

罹口腔重疾晚期!56歲女星抗病3年「認已安排好身後事」不願放棄一絲希望「做自己的英」
2022/10/04
2022/10/04

很多人都沒想到,看似大大咧咧的歌手張咪曾經經歷過和病魔的殊死搏斗。

300多天的治療,25次放療的痛苦折磨,這一切都是因為有家人的支持。

前不久,56歲的歌手張咪在社交平台曬出了自己的經歷,作為癌癥晚期的幸存者,她公開談論自己的故事,是為了鼓勵和自己有同樣遭遇的人。張咪希望通過分享自己的抗癌經歷,讓更多人看到癌癥是有戰勝的可能性,依舊可以恢復健康、擁抱新生活。

2019年4月12日,張咪被確診為口咽癌晚期。在2022年4月15日抗癌日,張咪希望用自己的重生經歷鼓勵那些正在和癌癥對抗的朋友們。張咪感謝家人的陪伴和支持,其中有結婚5年的外籍二婚老公和已經33歲的獨生女兒。

因為腫瘤擴散面積大,張咪一度呼吸困難、不能張嘴、無法進食,甚至失去了講話的能力。

她的整個口腔都被壞細胞侵蝕,這對于從14歲開始成為職業歌手的她,無異于晴天霹靂,唱歌對于當時的她已無可能。

壞細胞從口腔轉移到了淋巴,當時醫生判斷她是癌癥4期,也就是最末一期,活下去的機率很渺茫,「我被判了死刑」。

從這句話可以看出當時她有多麼的無助。她為自己設計了葬禮,她要穿著紅色的裙子、高跟鞋,和這個世界告別。

2019年4月12日是她畢生難忘的一天,經紀人告訴她生病的噩耗后,兩人坐在沙發上痛哭流涕。為了愛自己的人,她沒有放棄自己,決定和命運抗爭。經過2個月的化療后,她可以說話了。雖然口齒并不清晰,恢復語言能力已經很不易。

放化療過程讓她苦不堪言,放療的高強度射頻讓臉部和脖子的皮膚脫落,口腔全部是潰瘍。

她的舌頭上有一道道口子,連喝水要先涂上麻藥,像刀割一樣疼痛難忍。因為白細胞和血小板的數量急劇減少,隨時都有可能面臨生命危險。

因治療頭髮全部掉光,2周要去輸一次血小板,可以看到身邊一直有朋友和家人的陪伴。

終于,她康復出院了,此時雖然戴著帽子,但可以看出頭髮沒有完全長出來。

在戰勝病魔后,她選擇唱歌、拍寫真、走上舞台,雖然嘴只能張開一指,她不會放棄事業。

2019年4月12日,當時53歲的張咪被確診癌癥晚期。其實在診斷前8個月,她已經感到身體不適,卻一直沒被確診,直到回國后看了專家門診才得知了真實病情。在她身邊陪伴她的一直有丈夫、經紀人和女兒。

2019年11月,她第一次公開了病情——癌癥晚期,還說自己會選擇「向死而生」。

只有短短的一段話,卻讓人體會到她面對病魔的痛苦——掉發、眩暈、嘔吐、痛不欲生,可她卻能看到曙光,苦中作樂,「讓我對人生有了別樣的體會。」

2020年6月,經歷300多天和25次放療后,張咪回到公眾視線中。她感謝家人和經紀人的陪伴,感謝醫護人員的照顧和治療。她戰勝了病魔,「感恩活著,一切苦難皆是修行,我一直在路上。」

在張咪的視訊中,大家發現有一個人并未露面,其實是對她極為重要的人,那就是33歲的女兒洛伊。

2021年,洛伊和媽媽一起參加節目錄制,透露自己的女兒快4歲,現在就快5歲了。

祖孫3代都有一樣的髮型,女兒和外孫女都繼承了張咪的基因,合照宛如3朵金花。

1986年,張咪和在一個歌舞團里的李寶劍結婚。1989年,女兒李洛伊出生。

女兒2歲多的時候,張咪就失婚了。女兒出生后一直跟著姥姥和姥爺生活。失婚后撫養權歸父親,卻一直在伯伯家長大。可以說,父母在她的成長過程中都是缺失的。

2014年,25歲的洛伊登上了《我不是明星》的舞台上,和父母擁抱在一起。

3歲到13歲的10年時間里,她沒有見過母親,甚至從小都不曾叫過媽媽。她在13歲見到母親后問的第一句話是:「你為何要了我,卻不養我?」

張咪解釋自己生女兒時,只是臨時歌唱演員。為了事業,她沒有爭取女兒的撫養權。

在10年時間里,她多次想要聯系孩子,卻都被照顧的人拒絕,理由是洛伊不想見媽媽。

她攢下了多年的禮物,4歲的生日禮物也是在這個舞台上送給洛伊。

洛伊13歲給媽媽打通了電話,母女終于見面。16歲時,洛伊離開了家鄉到北京打工,當時高中都沒畢業。她一天打兩份工,住在幾平方公尺的破舊平房里,希望闖出事業后去找媽媽。

她真正和媽媽走近是因為張咪在2011年遇到了一場風波,讓事業幾乎停滯。洛伊搬去和媽媽一起住,還為媽媽四處奔走。

她第一次看到媽媽在偷偷落淚,還說自己很想從陽台跳下去。洛伊擁抱了媽媽,因為自己是媽媽唯一可以依靠的親人。

洛伊不但有10年未見的媽媽,還有5年未見的爸爸。雖然撫養權在父親這邊,可父親只把女兒放在了自己哥哥家里。

洛伊曾問爸爸,為何面對女兒被伯伯責打無動于衷,為何不接走自己,可見父母缺失的童年對她是很大的傷害。

對張咪重要的人,除了女兒外,就是丈夫了。在2021年5月播出的節目中,她訴說了外籍丈夫陪著自己的3年治病歷程。

她問丈夫如果自己走了,他會去哪里。丈夫的回答是要跟著她一起走,可見夫妻感情真的很深。

張咪丈夫Fred是一名警員,在警局任職30多年,張咪曾陪伴丈夫競選過溫哥華市長。

在張咪的《逆境重生》一書中,提到夫妻倆曾有7年的異地戀過程。

被確診癌癥晚期時,兩人結婚才剛剛2年,Fred為了張咪離開加拿大,來到北京生活。

張咪在醫院的時間里,Fred就睡在病房里的小陽台上,又熱又悶,還有很多蚊蟲叮咬。

他看著妻子從容光煥發、神采飛揚,到生病時174身高的她體重只有94斤,變得像80歲的老太太,心里別提多難受了。

14歲離開家開始了演藝生涯,24歲時拿下了青歌賽冠軍。張咪卻在參賽期間失去了媽媽,媽媽因病在決賽當天離世。她演唱的《奉獻》等歌曲傳唱度極高,曾有7天演出27場的經歷,多次登上央視春晚的舞台。她不但是歌手、演員,還因為獨特的時尚品味引領時尚潮流。

她差點失去女兒洛伊,最終母女倆和解。女兒陪伴她走過了2011年的風波,還一起面對癌癥病魔。

她曾經歷婚姻失敗,卻在年過50歲后,有了新的家庭,有一個愛自己的丈夫。她和癌癥病魔搏斗,讓自己有了第二次生命。

讓我們一起祝福走過數次磨難的張咪,未來的生活更加精彩和美好,也祝福她家庭幸福,三代同堂、其樂融融。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