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5歲被富商養父收養,成年后他想平分上億家產,養父花800W「買斷父子情」,他怒了「妳是皇上,我就是太子」

5歲被富商養父收養,成年后他想平分上億家產,養父花800W「買斷父子情」,他怒了「妳是皇上,我就是太子」
2023/01/15
2023/01/15

5歲被富商收養,成年后想平分上億家產,養父:800萬買斷父子情!

養子:妳說氣人不,在廠里妳是皇上,我就應該是太子!我在廠里被人打了,老爸連面都不出,連醫藥費還是我自己貼的!

鄭周

口出狂言的男子正是鄭周,今年35歲的他有著別人羨慕的家境,原來,在小時候他就被一個富商收養,自此過上了優渥的生活,他本以為日子可以無憂無慮地度過,沒想到前不久被父親掃地出門,還被告知要用200萬(約800萬台幣)買斷父子關系,這導致如今鄭周的生活開舉步維艱。

記者:妳爸爸是很有錢嗎?

鄭周:在北京有一整棟廠房,還有一個6層樓的辦公樓,6層樓都是我爸的,在我14歲那年,我就跟著我父親到處跑生意,家業也就越來越大了。我爸在當地商圈還是很出名很有影響力的。

自從被父親趕出家門,鄭周表示到處打零工,東拼西湊借錢蓋起來房子,因為沒錢,房子一直沒裝修,如今欠債20萬,現在想要父親的資助,沒想到這位父親拒絕給他任何幫助,難以想象這位父親身價千萬。

鄭周鄉下的房子

鄭周:前幾天我接到律師電話,說是受我父親委托,希望以200萬(約800萬台幣)協議斷絕我們父子之間的情誼。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隨后鄭周帶著記者來到了他父親鄭直樹公司廠區。眼前看到的是幾千平米的廠房,6層辦公樓。

鄭周:我父親是做加工行業的,這一塊都是,整個廠房都是他的。

記者:這麼大的面積都是他的啊?

鄭周:對,這棟6樓辦公樓也全部都是他的,現在生意越做越大,還是很有名氣的,現在按市場估計1個億應該是有的。

記者:妳為什麼要跟她斷絕父子關系呢?

鄭直樹很坦然地說:帶不親啊,一點都不親啊,不但不親還不敬,離家出走3年沒回過家,期間一次喊回來吃頓飯又跑了。這個兒子嚴格來說不是我的兒子,是養子,他現在那麼大了,30多歲人了,我也60多歲老了,我也沒有這個養的義務了,他應該出去干什麼就去干什麼,我就想將來不要這個關系了,就不要再負擔他,以后也不用他養老。

鄭直樹:我是30年前偶然路過一個窮人家,他們到處找人收養小兒子,只想小孩可以健康平安長大,他們現在家里飯都吃不起,一家人餓得骨瘦嶙峋,養這個小孩實在是負擔不起。

我也看著不忍心,想著家里還有個大女兒,她們可以作伴,所以我們才有了這段父子緣分的。這30多年來我也沒有虧待過他啊,幫他娶了老婆,還在城里買了套房,一輛車。生活一切都很好。我不明白為什麼他一直和我們家人保持距離,就想離開這個家,對我們一直都是很冷漠的。

鄭直樹:從來沒有真正融入這個家的。。我們兩夫妻但凡有個什麼頭疼腦熱或者生病住院了,他也是從來不過問,對我們不親不敬,就當白養這個孩子那麼多年好了。

他還甚至偷偷地背著我們在鄉下買了塊地,給他自己建套房子,這讓我覺得十分心寒,我們本來就是什麼關系就沒有來的,我60歲了,他現在35歲了,什麼關系都沒有,妳走吧。還給套房子,還給汽車。不需要妳養老。我還幫妳養小孩。

鄭直樹:準備了20年他兩個孩子的撫養費,1個月1萬塊錢(約4萬台幣)。

鄭直樹:我當初是對他抱有很大期望的,付出很大心血去培養他,他卻表現非常排斥我們,當初說兩句話合不來就離開了家3年,逢年過節也從來沒有回來的,噓寒問暖一個電話都沒有,妳說這做法讓父母不心寒嗎。還不如就此斷了父子情誼,他也從來沒有把這段情誼當做父子情誼看。以后都不要再往來了。

鄭周:我沒有不把妳當父親看待,是妳到處說我是妳養子,有一次,妳說氣人不,在這個廠里面,妳是皇上,我應該是太子,我被別人打了,妳都都不肯站出來說一句話,醫藥費還是我自己貼的!

說完這句話養父轟然大笑

鄭周:按理來說,我身為工廠老闆的兒子,我被員工打了,妳就要讓員工吃點苦頭!可妳什麼都不做。只是說了他兩句。 這讓很不公平,我在廠里很沒有面子,在廠里我還敢說一句話嗎,后面我才自己出去創業的。

鄭直樹:那天是他和廠里員工發生了沖突,妳到現在還不明白我的用意,因為什麼發生沖突妳不明白嗎,是妳自己先惹是生非。妳不能仗著是我兒子就可以隨隨便便欺負員工啊。廠里那麼多人都是有目共睹知道這件事緣由的。

鄭周憤怒地說:為什麼我回來辦理手續的時候,公司法人變成了我姐,這麼大的事情都不跟我商量!妳們都沒有把我當成一家人啊。

鄭直樹淡然地說:因為我60歲以后要退了,慢慢在發展轉到下一代,這個法人是經營者,經營者和妳有什麼關系呢?我能給他經營嗎?動不動3.4年不在家,我公司還能要嗎?我總不能把一個從來不參與企業的人來作為法人吧。

鄭直樹 :我確實是有想法把法人轉為我女兒,也帶著她慢慢熟悉各項業務。但公司股權一直都是在我自己手上,固定資產也沒有變動,妳這麼就心思這麼敏感?妳是對家里一直都是有偏見,對我也是不管不顧,妳才有今天。我怎麼可能放心把這麼大公司交給妳呢?

鄭周:我的要求真的不高, 父母真的太偏心了,沒有把我當親生兒子一樣的,從小到大妳們就對姐姐十分偏心,好的東西全部都會先送給姐姐,我只能拿剩下的。就連當初在這上班的工資都比我姐的還要低。我心里很不平衡。

鄭直樹:我們夫妻沒有存在偏心的,妳們兩個都是我們的孩子。什麼東西給妳們兩姐弟都是按順序。。我就是拿他養子,就是親子也是一樣的,有可能更嚴格。我對兒子要求肯定更嚴格,要求自己成材,必須要艱苦,一輩子不管成功不成功,都必須努力奮斗。因為企業是責任,不是那種心情去周游世界的,因為有那麼多工人,有上下那麼大個企業,妳垮了人家都不好。

鄭直樹:我之所以那麼嚴格,是想將妳培養成一個獨當一面的人,對將來生活要考慮清楚,直到上進努力在基層去鍛煉心智,強大妳自身的內心, 斷絕關系也是想妳端正心態。

鄭直樹:他這個思維要改變,不改變一輩子都富不了。很偏激,又不勤快,又不努力,根本沒有融入我的企業。也沒有融入我的家庭,只知道要錢,只講這麼個比,怎麼去攀比吃喝玩樂。

記者:妳現在是對他很失望嗎?

鄭直樹: 徹底失望!太失望了,太寒心了,特別寒心!鄉里一套房子是一筆不必要的投入,這個我就特別反感,一個老闆也好,一個家庭也好,投入不準,就是害了自己一輩子。甚至一輩子起不來。因為妳經濟沒獨立,哪有這種搞法。

鄭直樹憤怒指責著養子的種種行為,他也表示之前對養子滿懷期待,有意培養成公司接班人,甚至將公司名義以養子名字命名。但終究事與愿違,養子只顧享受眼前富有的生活,和眼前的利益。

鄭直樹:他從來沒有想過提升自己能力,只想坐享其成。還提前在鄉下建別墅,才35歲提前準備好了安度晚年的房子,這種種行為就像一個扶不起的阿斗!這讓我們夫婦徹底死心了!

記者:對于他不想斷絕父子關系,妳打算怎麼做呢?

鄭直樹:他現在想拿到我的財產,沒有希望了,不用做這個工作了。不想了,用,妳叫他死了這條心。

鄭直樹:想讓我養他到老,還想讓我養兩個毫無血緣關系的兩個孫子,真的是失望透頂,我不想和妳再糾纏不清了,斷絕父子關系!本來我們就沒有關系,妳那麼大人了,我也早已仁至義盡了。

鄭周:我只想家庭和和睦睦的,安穩的就這樣過。

記者:妳認為這樣好嗎?

鄭周:每個人想法不一樣,我認為這樣可以啊。

對于養父的言論鄭周一直沉默不語,養父的厚望對于他來說過于沉重,自己的志向沒有那麼宏大,對于前進學習,他更愿意過平靜安逸的生活。

鄭周再次上門找到養父的時候,鄭直樹立即轉身離開了,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鄭周只能頓時紅了眼眶,看著養父離去的背影。最后鄭周也默默地離開了。

看到鄭周離去的背影,鄭直樹才說出了心里話。

鄭直樹:我哪里會放棄他,妳們不懂,我60歲還能養他幾十年,我可以委托別人發他20年撫養費我可以做到啊,可是他以后還有很長路要走。妳要干活,做什麼都可以,掃地掃馬路撿廢品都不是差人,很多人都不會差的,只要妳肯做。我只有斷了他的后路,他才會繼續前進。

最后兩個人還是斷絕了父子關系,可能這樣來說對他們是最好的結果,互相理解,才是每一段關系相處的真理。

結語:天下其父母哪有不愛自己孩子的,哪怕是領養的,也有30多年深厚的感情。

希望鄭周可以明白父親良苦用心。遇見這個養父已經是比世界上幾億人都要幸福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