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兒子不管不看,老母拿著500萬拆遷款住養老院,兒得知後強硬要求「搬出來」錢要留給我才對!遭網狂噴:不知廉恥!

兒子不管不看,老母拿著500萬拆遷款住養老院,兒得知後強硬要求「搬出來」錢要留給我才對!遭網狂噴:不知廉恥!
2022/12/12
2022/12/12

父母能養十個兒,十兒難養一父母。

父母對子女的養育之恩,子女難以為報,只能盡力回報父母。子欲養而親不待,在還有機會回報父母的時候,子女要珍惜,不然只會追悔莫及。

而父母對子女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子女們能夠平安喜樂過完一生,能和兄弟姊妹們和諧相處。

但出于現實種種,父母的美好念想總是會被殘酷打碎。父母對子女總是嘴硬心軟,不管被子女傷過多少次,父母的內心還是想著念著自己的孩子。

六十多歲的陳師傅是浙江諸暨人,他的雙親都還健在,父親92歲,母親90歲。

陳師傅有一個哥哥,兩個妹妹,其中一個妹妹因病在2014年去世。雙親健在,兄弟姊妹相處和睦,而且還趕上村里拆遷,照理說,陳師傅的大半輩子都十分圓滿。

可最近他卻吃不好睡不好,因為他與哥哥妹妹之間突然就變得陌生了起來,為了一些小事,兄弟姊妹三人爭吵不休,甚至見面就吵架。

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是因為父母的一筆百萬拆遷款。

村里拆遷后,陳師傅的父母也分到了百來萬的拆遷款,就在兄弟姊妹三人為父母怎麼平分拆遷款而猜測時,母親卻突然帶著腿腳不便的父親住進了當地的高端養老院里。

陳師傅去養老院勸說母親和他回家,可母親卻對他不理不睬,甚至放下狠話,表示今后不會再見他。

兩次勸說無果后,陳師傅找來當地調解欄目組的調解員,并告訴調解員自己的訴求:一,希望父母能搬出養老院和自己同住,畢竟自己每次去養老院看望父母都不方便;二,因為父親身體不好,九十歲的母親獨自拿著百來萬的拆遷款,這讓陳師傅十分不放心錢款的去向;三,希望趁父母還活著的時候,把父母的拆遷款給三個子女平分,以免今后發生糾紛。

陳師傅說,自己之所以有第三個想法,是因為父親之前親口說過,拆遷款會留給三個子女。

家中拆遷之前,陳師傅和哥哥妹妹的感情說不上濃烈,但至少不差,可如今因為這筆拆遷款,兄弟姊妹三人之間不再說話,哥哥甚至都不愿意接陳師傅的電話。

陳師傅說,假如哥哥和妹妹還是不愿意好好和自己溝通,他愿意獨自承擔起贍養父母的責任。

隨后陳師傅帶著調解員來到父母所在的養老院。

一開始陳師傅的母親仍不愿見陳師傅,在調解員和養老院工作人員的勸說下,她才勉為其難答應見兒子一面,但她始終板著臉垂著眼,不愿抬眼看自己小兒子一眼。

當著調解員和母親的面,陳師傅說父母可以跟自己回去,住到村里安排的地方去,也隨時歡迎她們住自己家。

最重要的是,希望母親能盡快公平合理地將拆遷款分一分。

隨即調解員讓陳師傅不要再講話,轉而和陳師傅母親何大媽聊起天來。

何大媽雖然已經90歲了,但是她意識清醒,思維敏捷,談吐也很流利。

何大媽說自己從前以種地為生,日常生活就是以種菜賣菜為生。

當初小兒子為了結婚要買地基,他直接對何大媽說:「媽,我要建房子買地基,你給我點錢。」

為了給兒子湊齊錢,何大媽將自己養蠶所得都給了小兒子。

陳師傅當初一百多平方公尺的地基價值一萬零五十,而何大媽給了他4000元。

聽到母親這麼說,陳師傅卻沒有絲毫表示。他說自己當初退伍回來后,賺的錢都給了父母,因此他覺得父母給自己的那筆錢并不全是父母自己的,而且他建房子時,父母沒給他出一分錢。

此時調解員問陳師傅有幾個孩子,陳師傅說自己有一個兒子,哥哥家也有一個兒子。

調解員隨即問陳師傅,他兒子是不是父母幫忙帶大的。

何大媽說自己幫小兒子帶孩子一直帶到孩子上學。

調解員接著問何大媽:「大媽,你幫兒子建房子,幫他們討媳婦進門,幫他們帶孩子,你覺得你的孩子對你怎麼樣?」

聽到這回答,何大媽意味深長地笑著說:「這不好說。」

三年前,何大媽老伴摔斷了腿住院,當時小兒子過來拿了一千元錢給她,說這錢讓母親拿著買點東西吃吃。

老伴出院后,二兒子才照顧了三天,就和何大媽大吵了一架后,就不再來照顧父親了。而大兒子則是照顧了三個月。

何大媽說三年來,兩個兒子沒照顧多久,夫婦倆一直靠女兒照顧才能度過。

對于母親的說法,陳師傅并不認同。他說自己雖然不如妹妹照顧得那麼細致,但至少他盡到了兒子的責任。

可當調解員問起這麼多年來,陳師傅是否給過父母生活費和糧食時,陳師傅說并沒有。

但不管從前怎樣,他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將父母接回家照顧,因為父母在養老院的話,一他不方便探望,二他也不放心母親手上的拆遷款。

可何大媽堅決不愿意住到二兒子家中去,不僅是因為兒子對她和老伴的照顧不夠,更是因為她和老二妻子之間的婆媳關系也十分糟糕。

當初年邁的她實在照顧不了意識不清、腿腳不便的老伴,于是想到帶老伴來養老院居住。

在養老院住了三個月后,何大媽對這里十分滿意。養老院里環境好,衛生好,伙食也好,方方面面都有人照顧,因此何大媽就愿意住在這里。

見何大媽態度堅決,調解員也表示尊重何大媽的想法。他對陳師傅說,他不想評判陳師傅兄弟倆的行為,只希望他支持母親的做法。陳師傅應該自我反思下,母親為什麼不愿意和他住在一起。

可陳師傅卻說,假如母親是征求了三個子女的意見住進來的,那他也沒意見。可如今母親說因為沒人照顧才來的養老院,這不是給他丟臉嗎?

聽到這話,養老院工作人員不樂意了,他直接指出陳師傅對父母的情不到位,何大媽才愿意住在這里。

陳師傅見所有人都不站在他這邊,只能反復叮囑母親管好錢。

最后他只希望母親能夠公開她手上如今還有多少錢。

何大媽說自己也不清楚如今還有多少錢,畢竟老伴如今的生活料理、看病都需要錢。

陳師傅明顯不滿意母親的這個答復,他說自己之所以和哥哥妹妹感情不好,都是因為母親一會偏向這個,一會偏向那個。

調解員卻對何大媽說,錢是她自己的,怎麼花,怎麼分配給子女,都是她自己的自由,任何人不能干預。

但他還是給了何大媽一個忠告:千萬不能花光手里的錢,一旦錢花光了,那麼今后的日子會非常難過。

最后,調解員對陳師傅說,希望他能夠改變原先的老觀念,畢竟如今父母住在養老院,不用子女們來付錢,就已經是對子女們最大的支持了。

這一番在情在理的話,讓陳師傅啞口無言,盡管他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放棄原先的訴求。

何大媽為子女們操心了一輩子,只因為晚年獲得一筆百萬拆遷款,才得到兒子們這麼多關注。

假如沒有這筆拆遷款,那麼只能獨自照顧腿腳不便、意識不清的老伴的何大媽,她的晚年該有多麼的凄慘?

好在她手上還有錢,能有錢買來優質的服務,才能保證自己和老伴的晚年體面又舒適。

陳師傅從來沒給父母生活費和糧食,僅僅是在父親摔斷腿后照顧了三天就受不了。

母親住進養老院后,他也是為了錢才愿意來探望,他的圖謀被何大媽一眼看穿。

人到晚年,這樣的子女關系多麼令人悲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