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北京傳奇「釘子戶」:坐地起價霸占主干道7年,張口就要2000萬,今被鳴笛聲吵到崩潰,網友直言「笑出聲」

北京傳奇「釘子戶」:坐地起價霸占主干道7年,張口就要2000萬,今被鳴笛聲吵到崩潰,網友直言「笑出聲」
2022/11/22
2022/11/22

伴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拆遷永遠都是熱門話題。

有人通過拆遷改善了環境,有人因為拆遷而抱怨,或是為了金錢或是為了情感,反正拒絕和開發商達成共識,最后衍生成特有的一群人—— 釘子戶

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釘子戶被貼著特有的標簽,即以自我為中心、蠻不講理等等。

退一萬步而言,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只不過「有心人」太多,將某些事情演繹過度,從而導致人們產生了觀念聯想,甚至是本能反應。

就拿老人摔倒來說,即便初心是好的,但人們還是怕被碰瓷,只得提前做好相關證據保留。

拒絕拆遷無可厚非, 若是坐地起價就顯得不妥,北京的拆遷福張長福恰是其中一者。

網友們將其稱為「貪婪的農夫」,在城市進程拆遷改造之際,他卻獅子大張口索要巨額費用,不勞而獲的心思展現得淋漓盡致。

得知這些事情后, 人們氣不過卻又沒辦法,畢竟這是別人自己的房子

一年、兩年、三年……前后霸占主干道近7年之久,未曾想最后竹籃打水一場空,成為了眾人口中的笑柄。

釘子戶

本世紀初,四環的太陽宮鄉西尚家樓村被列入開發范圍,項目整體對接完畢后, 由開發商負責與居民進行洽談,主要是房子拆遷款賠付的問題

得知要拆遷的消息后,幾家歡喜幾家愁,有人是剛蓋完并裝修完,現在卻要被夷為平地;有的人上了大半輩子班,認為自己終于迎來了出頭之日。

這家開發商的實力還算雄厚,許多款項商議完之后直接打入賬戶,居民們也都十分配合。

不過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幾百戶人家里總有那麼幾個難說話的。

合理的訴求可以商議,畢竟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但無力的要求就有些說不過去,張長福正是開發商眼里的「硬骨頭」。

這座院子占地300平出頭, 由張長福和他弟弟共同所有,拆遷款自然是一人一半

為了不影響城市改造進程,開發商拿出個人最大誠意,按照高于市場標準的價格進行賠付,折算下來80余萬(約340萬台幣)。

北京四環剛開發的年代,這在當時已經算是巨款,張長福始終不同意拆遷。

辦法總比困難多,開發商托了很多朋友找他說話, 目的都是希望這件事情圓滿解決,如果是因為款項方面的問題,完全可以說個數,協商起來好歹有個目標。

經過多番詢問,張長福給出的條件是 400萬(約2200萬台幣)拆遷款加一套房子

拆遷了沒有地方居住,開發商表示會提供居住場所,在房子建成后會有回遷房,但是這個現金數額實在讓人摸不著頭腦,這個數字未免過于夸大?

開發商這邊多次找他協商,張長福永遠是愛搭不理,反正著急的永遠是你們。

正如知情人士所言那般,他在心中早已暗暗立誓, 拿不到心儀的資金數額,自己不會搬走,這座房子就此貼上新的標簽—— 釘子戶

淪為笑料

城市化進程不容耽誤,協商好并拆遷完的地段,開發商就地開始施工,進行高樓的重建。

汽車噪音、機器轟鳴等等,讓張長福沒有任何睡眠質量可言,無奈之下他只好搬到外面租房子住,每天定點來這里轉悠。

一心不能二用,何況自身精力也不允許, 兩個人每天不能上班,所有時間都花費于此

滿以為開發商會很快向他低頭,誰曾想事情慢慢超出了自己的預料范圍,人家早已經忽視了他的存在,畢竟沒有人會做賠本買賣。

中途曾有人勸他見好就收,張長福始終不信邪,他表示要和開發商死磕到底。

數年后, 太陽宮鄉西尚家樓村的建設項目宣布完成,自己的房子位于主干道中,車來車往的各種鳴笛聲讓他不得安寧,時不時地還要遭受暴雨的侵襲。

最初住戶們還好奇這是什麼建筑,在得知經過后紛紛開始嘲諷,成為眾人口中的笑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人呢?

完美的城市建筑怎麼會有這樣的瑕疵, 有關部門再次派人進行了協商,張長福認為自己終于等到這一刻,順勢坐地起價,索要高出曾經的賠償款,自然沒有人會去理會。

后來經過權威部門的審議,張長福的房子因為阻礙交通,最終被強制拆除,開發商給予了他最初的賠償款,并提供了一套房子供他居住。

按理來說這已經仁至義盡,張長福本人卻不知足, 每天被這樣的煩心事兒困擾,大多數賠償款也用于償還貸款,你說這又是何苦呢?

笑侃人世間

歸根結底,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張長福的遭遇看似值得同情,這是「人之初」最真實的體現,可諸位有沒有想過這一切的起因為何?只因他不知足,本應拿款項住新房,活活受了幾年罪不說,最終還落得個分文未得。

文章結尾之時,送給諸位一句話: 知足天地寬,貪得宇宙隘

人生一世水滿則盈月滿則虧,最大的幸福是努力后帶有些許遺憾,若是不惜一切代價追求完美,只會讓接下來的命運充滿艱險,相信沒有任何一個人愿意成為別人口中的笑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