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妻子喂奶突昏迷,醒後再無站立能力,丈夫照顧10年已崩潰,妻子:我絕不會失婚

妻子喂奶突昏迷,醒後再無站立能力,丈夫照顧10年已崩潰,妻子:我絕不會失婚
2023/01/15
2023/01/15

女子喂奶突然昏迷4個月成癱瘓,丈夫當牛做馬伺候數10年,精神崩潰要放棄。

丈夫小鄭情緒激動沖向輪椅上癱瘓的妻子懟著臉怒吼:不管怎麼樣,10來年我總照顧妳了,對不對!?邊說邊動手大力拍向妻子。

調解員見狀連忙拉住男人:妳怎麼這樣子了?不能動手啊,妳冷靜一點啊。

妻子羅紅哀嚎:老公,妳不要這樣。

小鄭情緒開始失控對著羅紅大喊:我說的是不是實話啊?是不是實話啊!伺候10來年了,誰幫我啊?誰來幫我啊?誰來理我啊!

黑色衣服為小鄭

小鄭情緒失控

剛看到小鄭的時候看起來滿臉疲態。剛看到調解員的小鄭就惱火地吐槽起妻子,他說妻子癱瘓10多年一直以來都是他獨自一人當牛做馬伺候,如今他的心情已經郁悶到了極點。面對記者提問更是不耐煩。妻子現在怎麼樣,讓調解員自己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調解員拍拍肩膀安慰著小鄭:妳可能很累,我發現妳也很累了,心情也不高興。心情也比較煩悶。

調解員見到小鄭妻子羅紅的時候,她正坐在輪椅上。

調解員:妳老婆這樣幾年了?

小鄭:10年了。

調解員:哎唷,妳這個男人,來,握個手,妳真的不容易,我很佩服妳。真的。小鄭只是默默低下頭坐在一旁不出聲。

小鄭妻子羅紅

調解員問起羅紅:妳是什麼原因造成妳坐在輪椅上的啊?

羅紅:就給小孩喂奶,突然暈倒在地上,就這樣,我3,4個月才醒過來。

羅紅說自己是喂奶突然暈倒,當初口吐白沫,整整昏迷了4個月,醒來時就變成了癱瘓,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這些年來,因為羅紅需要24小時貼身照顧,小鄭只能靠領取低保和打一些零工維持生計,一邊照顧妻子,一邊帶著妻子四處求醫,這樣的生活小鄭實在是喘不過氣了。

羅紅

現在越來越多老闆沒法接受帶著妻子上班,妨礙工作。直接把小鄭給開除了,這更是讓壓抑了多年情緒的小鄭情緒爆發。

3個月前,小鄭被老闆辭掉了,找不到合適工作,無奈之下他們回到了老家,可生活依舊是那麼艱辛。

羅紅說起丈夫她十分篤定,平時照顧也是很認真負責, 10年來丈夫的照顧盡心盡責,她現在沒辦法離開丈夫了。這10年來都是丈夫一個人支撐起這個家,兩人還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已經19歲,小女兒10歲,一個在叔叔家照顧,另一個在娘家由母親照顧,丈夫則是全心全意照顧她一個人。聽到這些,坐在旁邊的小鄭更是氣憤,躲在了一旁。

調解員:那妳穿衣洗澡都需要妳老公幫忙?

小鄭情緒激動開始傾訴自己多年的委屈:妳問她,她會弄嗎?她夜里連翻身都不知道,妳說怎麼弄?

調解員:那妳大便小便那些都是妳老公照顧妳?

小鄭急不可耐強者回應:吃喝拉撒什麼都是我,等于說,除了我還是我!

羅紅看見丈夫那麼激動,沒有回應,而是默認了調解員的問話。

調解員:現在妳把情緒穩定下來,我都能理解。

小何再次開口:我這個人啊,人品不行,人品行,人家才相信我的,但是我有時總是做不到。我也非常清楚做丈夫的責任,但是我現在做不到了。我想失婚,我真的是受夠了!

調解員問起了羅紅,丈夫平時是不是有這麼盡心盡責。

對于丈夫和調解員的說法妻子并沒有否認,她說她除了簡單的吃飯,她什麼都無法獨立完成無時無刻都需要丈夫。

調解員:妳覺得妳老公愛不愛妳呢?他說要失婚,妳這麼想?

羅紅:愛是愛的,就是脾氣很暴躁。我不想和他失婚,我不會失婚的。

為了給妻子看病,積蓄早就花光了。甚至已經負債累累,他大喊:沒有人幫我!沒有任何人幫我!我已經很厭煩了這樣的生活,我也很煩照顧了妳10年,我對妳還有什麼愛?我對妳早都沒愛了,這10年過得憋屈!真的是太憋屈了!我家連個房子都沒有,我找誰啊?

調解員:這個房子是租的嗎?妳父母呢?沒有人幫妳嗎?

小鄭:我沒有父母,房子也是租的。和我年紀的人不說買房買車了,起碼家里有余糧,我無房無車無積蓄,除了我照顧她,還是照顧她!誰幫助我?

小鄭

小鄭沒有父母,家中還有兩個哥哥在老家,沒有人可以給他施于援手,他哥哥家庭也十分困難。他們自己都自身難保,小鄭越說越氣。 但10年來,別人家的老婆不能說一起賺錢養家,起碼可以熱個炕頭,我們家為了給她治病已經到了砸鍋賣鐵,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在他看來,要不是妻子癱瘓拖累了他,他也不用如此操勞,還花費了上百萬,給妻子醫治,如今這個家負債累累,小鄭說他奔波半生一無所有,他實在是受不了了,想要放棄了。

此時小鄭的情緒再也無法控制,情緒崩潰對妻子大喊大叫,宣泄自己這麼多年以來的不滿。小鄭此時走路搖搖晃晃,很明顯是喝了一些酒。

小鄭沖向妻子:不管怎麼樣,10來年我總照顧妳了,對不對!當牛做馬伺候妳。邊說邊動手大力拍向妻子。

調解員見狀連忙拉住男人:妳怎麼這樣子了?不能動手啊,妳冷靜一點啊。

妻子羅紅哀嚎:老公,妳不要這樣。

小鄭情緒開始失控對著羅紅大喊:我說的是不是實話啊?是不是實話啊!伺候10來年了,誰幫我?誰來幫我啊?誰來理我啊!我還能跟誰說?

小鄭嘴里一直念念叨叨這麼多年來任勞任怨照顧妻子,自己的生活無時無刻和妻子捆綁在一起。他實在是受不了了。

調解員:妳發什麼脾氣啊,我們都看不下去了。怎麼樣也不能打妳老婆啊。

小鄭:我對她太好了,照顧了她十幾年了。是不是?

調解員:但她是妳老婆啊,不幫妳就可以打她了嗎?

小鄭:是老婆我就應該做牛做馬嗎?那我不打她打誰啊?

調解員:那妳能打她嗎?

小鄭:能打啊。為什麼不能?我真的是受夠了!失婚吧!

小鄭也知道這不是妻子的錯,但10年來他對妻子的愛意早已消磨殆盡。妻子要移動一個地方,都需要小鄭幫助。一天24小時把他綁在妻子身邊。他實在是受不了這樣的生活了。

調解員看不下去小何如此暴躁表示,想要解決問題,就好好商談,而不是在這里發脾氣。:我們誠心誠意也同情妳,可是妳怎麼樣啊,什麼意思啊, 不用說了,好了,走!

像什麼樣子啊,我們真的誠心誠意來的,我們也同情他,理解他,但妳丈夫怎麼樣子,當我們的面打妳,發脾氣。誰幫得了妳啊?

說罷調解員轉身就要走,小鄭見狀趕緊上前追上來勸阻:妳們不要走,還能聊嗎?

調解員。怎麼不能聊,不管以前是怎麼樣,現在這種情況妳是不對的,不應該的。妳去洗把臉冷靜下來先。說完兩人再次回到屋內。

調解員:對于這個行為,妳要和妳老婆道個歉,打老婆不好。站起來道個歉。

小鄭:對,這確實是我太沖動,打老婆不好,老婆對不起,妳放心好了,我會把妳照顧好的。小鄭的道歉讓羅紅露出了微笑。

這是10幾年來,丈夫第一次動手,她也理解丈夫,只是生活的壓力讓它喘不上氣,換了任何一個人也早受不了了。在調解員勸說下向妻子道歉。

調解員:好,妳覺得妳老公這十年來待妳好不好,說真話。

妻子羅紅:說真話還可以的,就是有時候發脾氣,他也不容易,照顧我太累了。

調解員:那妳要理解一下妳老公,發脾氣因為他心里壓抑得很。妳有沒有怨妳老公,照顧得不好這種想法?

妻子羅紅:沒有的。

小鄭:她從來沒有怨的,因為我都對她挺好的,我老婆癱瘓兩年多不能吃飯,我慢慢的照顧好,帶小孩一樣。

羅紅:他現在太累了,他累的要發瘋了。

羅紅

妻子離不開小鄭,妻子同時也能理解丈夫心中的苦楚。到現在小鄭一直是說沒有人能幫他,那妻子羅紅娘家又是什麼情況?

調解員:妳的家人呢,有沒有幫妳?

羅紅:以前剛生病的時候有幫助過我,現在時間久了他們也承擔不起。

小鄭:我們看病都花了100多萬,該做的康復都做了。討的討,借的借,我老婆生病這麼長時間了,誰還會幫助我們。這個我們大家去理解。

最后小鄭表示,盡管花費了那麼多錢,妻子病情還是沒有好轉,于事無補,他還是不會放棄的。會好好地照顧妻子,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冷暖自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