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男子撿到女乞丐為妻,21年后的一天警察上門,發現妻子身份大有來頭

一男子撿到女乞丐為妻,21年后的一天警察上門,發現妻子身份大有來頭
2022/09/26
2022/09/26

1989年,天津一位名叫孫風落的男子撿到了一個「乞丐」,名叫李芳,隨后與這個「乞丐」互生情愫,結婚生子。

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多年后警察找上門來告訴他:你的妻子大有來頭,不是一個普通人。

原來,李芳不叫李芳,當年也不是乞丐,她有家人,還曾經有丈夫,并且這個丈夫如今身陷「殺妻風波」。

李芳的背后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原配丈夫因「殺妻風波」而身陷囹圄又是怎麼一回事?故事,還得從一次調查說起。

撿回「乞丐」為妻,生活中疑點重重

2010年12月,天津市靜海縣西長屯村有些不太平靜。

「好像有人在找李芳,她怎麼了?」

村里人紛紛議論李芳的身世,這些聲音自然也落到了她的丈夫孫風落耳中。

但他不以為然,妻子李芳好好的,整天跟自己在一起,能有什麼事情?

孫風落對于李芳可謂是十分信任,二人經歷了二十多年的風風雨雨,李芳是什麼樣的人她很清楚,她也確定李芳不會做壞事。

但最近的風言風語仍讓他擔心,是不是妻子老家的人找來了?

這樣想著,孫風落趕緊回到家中,想找妻子問個清楚。

談起孫風落與李芳二人之間的緣分,則要從1989年的冬天說起。

1989年的冬天,北風呼嘯,天寒地凍,路上的行人步伐匆匆,都想趕緊回到家中。天津市靜海縣的一個村莊內,忙碌了一天的孫風落走在回家的路上。

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凜冽的寒風中,孫風落只想早些回到家中取暖,絲毫沒有注意到路邊有一個人的存在。

「你好,幫幫我,我冷......」

循著聲音,孫風落看到了在路邊瑟瑟發抖的一個人。

孫風落聽到呼救聲,卻也不敢隨意靠近,他害怕這個流浪者是壞人,更怕她有什麼精神疾病。

因此孫風落只是慢慢靠近了一些,這才看清了在路邊縮成一團的人。

這個「乞丐」身穿藍色棉襖,但早已臟得不成樣子,身邊還有一個黑色的袋子,應該是她的行李。

一頭長髮似乎是許久沒有打理過了,亂糟糟的。但面前的人是個女子,這讓孫風落的防備之心放下不少。

「她一個女人,也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傷害,大家都不容易,能幫就幫吧!」

這樣想著,孫風落走進了這個女子的身邊,把她攙扶起來,準備將她帶回自己家中。

走在路上,孫風落向她詢問著情況,想要問清楚情況后送她回家。

李芳卻只是支支吾吾地說出了自己的名字,而其他的任憑孫風落如何詢問,卻也什麼都不肯說了。

看著李芳的情況,孫風落也不再多問,只是將李芳帶回了自己的家中。但他沒想到,就是撿來的這個「乞丐」,后來竟然變成了自己的媳婦。

孫風落將李芳帶回自己的家中,給她打來了熱水,端來一些飯菜。他甚至還拿出被褥,給李芳鋪好了床。

「謝謝、謝謝,好人有好報。」

李芳感激不已,一個勁地向孫風落說著感謝的話。

一夜好夢。第二天,當孫風落看到穿戴整齊,洗漱干凈的李芳后愣住了。

他沒想到李芳竟然長得還不錯,面容清秀,眉間還長了一顆「美人痣」。

起初,孫風落多次詢問李芳家在哪,想要將李芳送回她的家中。但每每提起這件事,李芳都表現得十分抗拒,甚至還有懼怕的神色。

這樣幾次后,孫風落也打消了這個念頭。李芳拒不配合,孫風落也不知道將她送到哪里才是最好的選擇。因此,李芳便這樣住在了孫風落家。

白天,孫風落外出干活,而李芳在家中宛如女主人般打掃煮飯,等待孫風落回家。

一來二去,長時間的相處中,二人都對對方有了不一樣的心思。沒過多久,孫風落與李芳二人互訴衷腸,確定了關系。

但因為李芳拿不出戶口本,無法去公安局辦理身份證明。

兩人也只是住在一起,李芳跟孫風落的親戚們簡單地吃了飯,就結婚了。

婚后,李芳依舊對于自己之前的事情一概不提。孫風落猜測,李芳可能是跟家里人鬧了矛盾,不愿意回家。

因此,孫風落更是多次勸說妻子,讓妻子放下心結,不要總是怨恨自己的父母。

但李芳始終不為所動,依舊拒絕透露出任何消息。

漸漸地,孫風落對李芳的過去便也再不提及了。

后來,李芳先后給孫風落生下了兩個孩子。于是李芳更是竭盡全力地相夫教子,把兩個孩子都送入了大學。

孫風落與李芳已經共同度過了二十多年的歲月,此時的他也不再糾結李芳過去的事情,他只想要這個家完完整整的,一家四口好好生活。

但此時孫風落沒有想到,妻子李芳無論如何也不肯說的往事,幾天后會被警察揭開。

回憶往事,真相究竟如何

2010年12月,孫風落的家中,幾名警察正在詢問著他關于他的妻子李芳的相關信息。

「李芳是什麼時候跟你結婚的?據調查,她早就已經死了,而且是被人殺害的。」

「什麼時候死了,這不是好好的。」

而得知這個消息的孫風落自然是震驚無比,他與李芳結婚已經21年,二人感情很好,還有兩個孩子。早就死了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警察才把21年前的案子講給孫風落聽。

1989年1月24日下午,金沙江邊,有人發現了一具尸體。

一聲驚呼,周圍的人立即圍了上來,在人們看熱鬧的同時,已經有人趕去報警了。

不一會兒,警察便來到了現場。

尸體打撈上來后,確定是一個女尸,但尸體沒有了頭髮,面部也被泡得有些看不清了。

一時之間,這名女尸的身份無法核實,警方只得通知周圍的村民來辨認。

「這有點像李培香啊!」

周圍人的一句話引起了警方的注意,當即派人將李培香的父母找來。

李培香的父母來到現場后,當即表明這就是他們的女兒。

李培香的母親更是受不了打擊,跪在地上痛哭不止。

「這就是我們那可憐的女兒啊!」

「她手上那個頂針還是我給她的呢!」

周圍群眾也議論紛紛,都說確實是像李培香。

尸體身份證實后,最重要的就是要確定李培香為什麼會漂在金沙江中。

她是被人殺死后沉尸,還是不慎落水?想弄清楚這些問題,就要從她的身邊人入手。

李培香是當地的一名代課教師,幾年前與羅開友結婚了。

結婚時,大家紛紛稱贊,說二人郎才女貌,門當戶對。但是日子到底過得怎麼樣,村里確實眾說紛紜。

羅開友脾氣不好,自從結婚后,二人便矛盾不斷,動輒便是吵架打鬧。

而作為弱女子的李培香自然無法與人高馬大的羅開友相比,因此,她常常遭受到羅開友的打罵。

受委屈的李培香只能回到娘家訴苦,但娘家的父母也只是勸她忍耐,勸說李培香與羅開友多相處一段時間,有了孩子就好了。

但李培香受到的打罵越來越多,她越來越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甚至多次表現出想要輕生的想法。

而這次「李培香」尸體的發現,則讓大家把目光都放在了羅開友的身上。

果然,沒過多久,羅開友就被抓了。

「我沒有殺李培香!」

被捕后的羅開友極力否認自己殺害妻子,但對于他的話,警方起初是不信的。

而被捕后羅開友因為生氣打了警察的一巴掌,更加讓警方認定,羅開友確實與「李培香」的死有關。

隨后,其他警察將與羅開友關系親近的一干人等都帶進了派出所中進行調查。

幾天后,羅開友的鄰居承認有看到過羅開友殺人的行為,但此時的羅開友仍然堅持自己沒有殺害過任何人。

最終,在羅開友家人的努力下,經由開棺驗尸發現,金沙江中發現的女尸年齡與24歲的李培香年齡不符。

既然尸體不是李培香的,那羅開友自然就被放了出來。

雖然羅開友被釋放了,但他的嫌疑依舊沒有被洗刷,當地的人都堅信羅開友一定「殺人」了。

「肯定是他,他經常打他媳婦,搞不好是哪次打死了。」

面對村里人的猜疑,羅開友卻毫無辦法,因為他無法拿出任何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

因此,他便來到公安機關,要求公安機關查清楚那具女尸的來源,希望這樣能夠洗刷自己的冤屈。

但因為年長日久,尸體的身份卻始終沒有調查清楚。而后,公安機關另一份聲明,更是將羅開友的嫌疑人身份坐實了。

公安機關的聲明表示:「羅開友與妻子李培香的下落不明有直接關系。」

此時羅開友的憤怒已經到達了頂峰,他不愿意被人這樣冤枉,甚至想要報仇。

「你現在報仇更說明你是惱羞成怒,根本無法洗刷你的冤屈,還你清白。你可以向上邊反應,再去找找李培香。李培香找到了,你自然就清白了。」

在一位律師的建議下,羅開友便動身尋找失蹤的妻子。

二十年多年的時光,把一個年輕的小伙子,變成了一個歷經滄桑的中年人。

在羅開友尋找李培香的同時,他又結識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文燕。

「要不別找了,我們過好自己的生活就行。」

文燕曾多次勸阻羅開友放棄尋找李培香,但蒙受冤屈的羅開友自然是不會放棄,依舊堅持尋找。

幾年的尋找下來,花費了不少錢財,而羅開友的堅持也讓他與妻子文燕產生了巨大的矛盾。

「你現在有兩個孩子了,孩子的錢都不夠,你還花錢找李培香。你找的到嗎?」

「找不到也要找,我要還自己一個清白,不想再讓別人對我指指點點!」

二人為了羅開友找李培香的事情,再次發生了激烈的爭吵。這次爭吵過后,兩人的矛盾越來越大,最終于2001年失婚。

2010年,經人的介紹,羅開友認識了之前曾當過警察的姚良軍。

姚良軍對于羅開友的遭遇十分同情,當即答應幫他尋找李培香。

在一個同鄉的話語中,他們了解到有人在當年曾見到過,李培香與一個只有一只眼睛的人一起乘坐汽車。

而這個人便是曾因拐賣婦女兒童入獄的羅忠華。

羅忠華出獄后,姚良軍就找到了他,二人一番計劃后,最終決定還是從李培香的父親李興發入手。

羅忠華便假借做生意的名義,取得了李興發的信任,將李興發騙出了雷波縣。

在羅忠華的忽悠下,他帶著李興發找到了姚良軍。

「你女兒的事情我聽說了,我這里有門道,可以讓羅開友賠錢。」

姚良軍聲稱自己對于李培香的事情十分了解,知道李培香曾經被羅開友家暴。而家暴可以作為證據,讓羅開友進行賠償,賠償金可以達到70萬。

面對如此巨款,李興發忙不迭地點頭,聲稱愿意配合姚良軍。

「但是,這個起訴得讓你女兒自己來,畢竟是她受到的家暴,我們出面是不行的。」

姚良軍故作為難,問李興發是否可以聯系上自己的女兒李培香。而李興發不疑有他,向姚良軍全盤托出了曾經的事情。

「桂香沒死,當時是她自己跑了……」

李培香果然還活著,但此時的她在哪里呢?

據李興發所說,李培香當時是與堂哥一起去的成都,后來有幾年沒有消息,下落不明。但在前幾年,李培香曾經與自己聯系過。

果然,在李興發的手機中,姚良軍找到了李培香的號碼。

通過歸屬地查詢,姚良軍與羅開友得知,此時的李培香應該是在天津。

了解到了這麼多信息后,羅開友等人便立即踏上了前往天津的火車。

一路上,羅開友激動不已,李培香如果能被找到,那自己就不用再背負著「殺人犯」的身份了。

12月7日,在姚良軍的建議下,羅開友來到當地報警,說要尋人。

李興發報出外孫的名字,警方一番詢問調查后,最終把李培香所在的位置鎖定在了天津的西長屯村的一戶孫姓人家。

得知結果后,警方便帶著羅開友趕赴西長屯村。

順著鄰居所指的方向,羅開友等人又再次來到了附近的廠里。

「是有一個人叫李芳,你等我,我叫她。」

廠長證明,確實有一個名叫李芳的人在這里打工,但不知道是不是她們要找的人。

羅開友滿心歡喜,以為終于可以看到李培香,但等來的卻是她逃走的消息。

但李芳的這一跑,更加讓羅開友確定李芳一定就是李培香。

雖然李芳跑了,但是家還在那里。

第二天,派出所民警再次帶著相關人員來到李芳的家中,并向她如今的丈夫孫風落訴說了李芳之前的經歷。

孫風落這才明白,為什麼之前妻子李芳一直不愿意向他說之前的任何經歷。此后,警方在她的家中提取了李芳的DNA,檢測結果也表明,李芳就是李培香。

這時,李芳也知道自己一直逃避不是辦法,最終自己也來到了派出所,說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事情真相大白,李培香并沒有死,那麼羅開友的殺人嫌疑也就被完全洗刷了。

「你知不知道別人說羅開友是殺人兇手?」

「我聽別人說過,但是我不敢回去……」

在李培香的口中,關于羅開友打人以及她逃離的事兒,有另一個版本。

據李培香所說,羅開友脾氣暴躁,經常毆打自己,自己無法接受。而更讓自己無法接受的則是公公對于自己的「騷擾」,因為這些原因,她始終不敢回去面對羅開友一家人。

因此,當他得知羅開友被冤枉為殺人兇手時,不敢、也不愿意回去還羅開友清白。

而且,當時的她已經有了孩子,家庭幸福。她更不愿意讓自己的這個家庭被破壞,因此一直躲著羅開友,也不愿意對現在的丈夫孫風落說出實情。

不過最終,這些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如今隨風遠去,是否真實,是否有證據早已無跡可查。

2010年10月,為羅開友正名的大會在當地的一所小學召開。這一刻,壓在他身上21年的大山,終于被移走了。

當地的警方如實承認了自己在辦案中出現的問題,并且向廣大人民群眾宣布,羅開友是無罪的。警方還表示,案件重新審定后,會給羅開友相應的賠償。

此時的羅開友激動不已,臉色通紅,身體止不住地顫抖著。這一刻,他已經等了太久。

21年的時間,并不短暫。從二十多歲到四十多歲,這是一個人最美好的時光。

但羅開友的這段美好時光,卻是伴隨著屈辱與委屈。為了尋找李培香,他失去了青春,失去了曾經再次擁有的家庭。

也許有人會問:值得嗎?

也許在羅開友的心中是值得的,因為他找回的不是一件可有可無的東西,而是他一直苦苦追求的清白。

對于他如此耗費精力去自證清白的事兒,各位讀者有何看法呢?您會選擇正常過日子,還是和他一樣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