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不留退路」夫妻雙雙辭職賣房,用全部身家220萬買遊艇,又賣遊艇換飛行翼,帶娃遊遍整個世界,如今他們怎麼樣了?

「不留退路」夫妻雙雙辭職賣房,用全部身家220萬買遊艇,又賣遊艇換飛行翼,帶娃遊遍整個世界,如今他們怎麼樣了?
2022/11/26
2022/11/26

如果沒有當年的一次沖動,翟峰自始至終都是一個模范式的理想生活者。

但不甘心困在同一個地方、重復同一份工作的他,說服了妻子一起辭職,賣掉房子,湊足了錢,買了一條帆船,開始周游世界。

10年間,他們一家經歷了許多冒險,拋去以往的平和安逸,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待解決。 不過,這種生活是否值得嘗試?他們在風光無限的背后,又是怎麼樣的一面?

01 不甘平淡生活,賣房買船航海

1977年,翟峰出生于山東兗州的一個工人家庭。他的父母都是鐵路職工,從小他居住的地方就是鐵路工人宿舍。 在那個宿舍里,有很多和他父母一樣的工人,也有一群和他一樣的小孩。

當時,幾乎90%以上的小孩都只有一個夢想:考入鐵路職校,將來當一名鐵路工人。這其中并不包括翟峰,但他也不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要干什麼,于是在父母為他制定了規劃之后,他一步步沿著這個方向走了起來。

翟峰按照計劃一步步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他考入了技術學院,畢業后來到鐵路上成為一名鐵路職工。工作不久,他就與一個同事戀愛,這個同事就是如今的妻子,她叫孫宏巖。

2002年,翟峰與孫宏巖結婚了。翟峰的父母幫襯著他很快在當地買了一套房子,他又憑借自己的積蓄買了車子,夫妻倆過上了衣食無憂的日子。

三年之后,女兒馨馨出生將整個家庭的幸福指數拉到了最高。 他們是別人眼中的模范家庭,雖然平凡普通,卻甜蜜十足。翟峰對這一切也很滿意,直到有一天,他開始鉆牛角尖。

2007年冬天,這一年的假期很長,翟峰的妻子帶著女兒回了娘家,他一個人在家里過。這段時間對翟峰來說并非難得的自由與閑暇,反而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虛。

每天他都渾渾噩噩地從床上爬起來,玩玩游戲、看看小說,百無聊賴地過一天。沒有工作、家人,他就失去了自我,變成了一個空殼。

于是翟峰開始尋找一種方法,可以逃離這種生活。原本翟峰沒有想過這方面的事情,但是仔細回想起來,自己這麼多年來似乎從來沒有為自己做過什麼事情,也沒有太多想要的東西。

反復地想著,翟峰的情緒逐漸有些煩躁,經過一段時間的發酵,他陷入了一種悶郁的狀態,急需一個排解的方法。

翟峰在電腦上反復觀看谷歌地球,世界那麼大,每一處風景都別樣秀麗多姿,這是他從未領略過的滋味。尤其是大海,最為吸引他,無邊無垠的大海,金色的海灘,落日的余暉與天邊的飛鳥,令他心馳神往。

他忽然有一種沖動,在這個到處都是煙火氣的世界找一片干凈的原始海灘。 沿著海岸線一直找了一天,他發現三亞市最南邊的錦母角就是他理想中的一片凈土。

這麼長時間以來,翟峰經常失眠,煩躁,食不知味,他的家人也察覺到了翟峰的異樣,于是細心呵護著他。當翟峰提出想去錦母角看一看的時候,孫宏巖當即有些慌亂,她以為翟峰想不開了。

但翟峰仔細跟她說明了一番,一家人才依依不舍地送翟峰去了錦母角。

兜兜轉轉,翟峰帶足了裝備,坐飛機到海南、搭公交到鎮上,最后還爬了山,終于找到了錦母角,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這一趟讓翟峰的身心舒暢了許多,但是在回去的路上他又不可避免地難受了起來。

為了幫助他擺脫這種狀態,孫宏巖帶著女兒和翟峰經常在全國各地旅游,每次外出翟峰都會開心起來,可是這種狀態持續不了太久。

直到2012年的一天,翟峰在網上看到了一篇新聞,講述的是一個探險家乘坐帆船在世界各地旅行。這條新聞一下子抓住了翟峰的心,他開始瘋狂了解有關的消息,在內心思考帆船旅行的可行性。

帆船依靠風力驅動,雖然也有發動機,但是一般情況下只是備用,所以油耗很低。帆船能承載大量的食物、水,也足夠人在船上居住,只要提前做好規劃,他完全可以實現利用帆船進行旅行的計劃。

起初,翟峰很擔心他的妻子不支持他。畢竟,一艘帆船需要不菲的價格,他如果決定了,就得把全部家當搭上。但孫宏巖在聽了翟峰的想法之后,沒有表現得很抗拒,反而支持他的夢想。

但是孫宏巖不放心翟峰獨自旅游,所以她提出一家三口一起去。翟峰原本想自己旅游,但是這樣一來,妻女無人照顧,他也不放心,于是答應了。

他和妻子都 辭掉了自己的工作。

為了籌措資金,35歲的翟峰將房子、車子全部賣掉,加上手頭的積蓄,一共是40萬元(約220萬台幣)。這筆錢將用來購買帆船、完成第一步旅行計劃,將來他準備通過演講等形式籌集資金。

蘭卡威群島,位于馬來西亞的馬六甲海峽。這里是帆船愛好者的天堂,成千上萬的帆船愛好者在這里進行帆船交易、交流。 揣著40萬的翟峰來到這里之后,很快被濃郁的自由、冒險精神給吸引住了。

但是翟峰的英語水平很有限,與當地人的交流溝通非常困難。雖然他看著海灘停放著一艘艘嶄新的帆船,卻不知道該如何購買,為了防止被騙,他只好一邊打聽消息,一邊尋找購買的門路。

在蘭卡威待了快一個月,翟峰才買到了一艘心儀的帆船。這艘帆船售價折合35萬元,雖然船身不大,僅有12米長,但排水量達到了12噸,而且整艘船非常現代化,各類船只電子設施應有盡有。

翟峰買好船之后,激動地把它命名為「彩虹勇士號」,同時立即通知妻女趕來馬來西亞,開始第一段航行。

雖然船買好了,但是翟峰根本不會開船。這艘船是貨真價實的帆船,不是游戲里面按下一個按鍵就可以通過方向鍵操作的模擬船只。

當地有不少人愿意介紹開船的方法,遺憾的是翟峰根本聽不懂他們的話,只能一點點摸索。經過半個月的學習,翟峰總算是把帆船的基本操作方法弄會了,但是還沒有學會如何使用船帆。

因此,他們的第一趟航行顯得十分生澀,甚至有些尷尬。

02 驚險絢麗的萬里航海路

當時雖然已經是年底,但海上的氣候依然宜人,他們第一趟航行需要從馬來西亞抵達泰國,再由泰國抵達印度。

從馬來西亞到泰國并不算很遠,即便是水平一般的航海者也可以在一兩天內抵達。不過翟峰花了三天時間才堪堪靠岸,而且整個過程中他都沒有把船帆升起來。

這種航行方式就很耗油了,如果不學會升帆,他手里的錢根本無法支持航行。

而抵達泰國之后,他們遇見了一個很大的問題。也許是語言障礙,翟峰在與泰國海關經過一番交涉,最后沒有如愿拿到心儀類型的簽證。

此時他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先去緬甸在護照上蓋章,再來泰國重新蓋章。 在緬甸蓋章就相當于把自己的護照「更新一下」,再回到泰國時,原有的泰國簽證就被覆蓋了,所以可以重新獲得泰國簽證。

他們抵達緬甸邊境之前,翟峰把船只停在了海上,而后準備只身找緬甸海關蓋章。

當時他們停船的地方也許是一片漁民生活的地方,充滿了破舊的漁船,他們嶄新的帆船在其中非常顯眼。 這一幕自然也嚇到了緬甸的工作人員,他們急忙找到領導,派了一位懂中文的官員過來讓翟峰離開。

翟峰則表示自己只想上岸蓋章、進行補給。最后經過一番交涉,翟峰獲得了20分鐘時間在岸上購買飲用水和食物,也得到了蓋章。

至此,翟峰返回了泰國,準備在泰國磨練一下航行技術,再一路航行到印度,完成第一段航行。但是駕馭帆船的難度遠超翟峰的想象,此時他們手里已經沒有剩下多少錢了,于是不得不放棄去印度的打算。

打消了去印度的想法之后,他們準備等在泰國的簽證到期時回國。

這段旅程本來沒有多遠,但是翟峰遇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災難:風暴。

歸途中正好趕上女兒的生日,翟峰跟妻子在船上準備了一些美食,提前找到一座小島,拋錨之后開始為女兒慶祝生日。

但隨著夜幕的降臨,一陣狂暴的海風驟然席卷過來,如果不是船錨已經拋下,他們很可能被翻扣在了海里。

即便有船錨的支撐,小船依然有些遭不住巨大的風暴。翟峰和妻子兩人躺在船上的甲板上,拼盡全力想要把船只穩下來,但是無濟于事。

船里的東西都有特殊的鎖鏈固定,此時卻也都被掙脫,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耳邊是剛過完生日的女兒的哭喊聲,翟峰感到無比地絕望,他萬分后悔自己的沖動。

風暴不肯停歇,翟峰只能用力撐著,一直持續到筋疲力盡睡了過去。好在他們運氣不錯,到后半夜,狂風消失了,海面再度歸于平靜,逃過一劫的翟峰看著滿目狼藉的船艙,心想著不如賣掉船只坐飛機回國吧!

但是已經在路上的他們無法找地方賣船,只好硬著頭皮開船回國。

好不容易回到國內,雖然已經沒有了住房,他們只能暫時租房居住,但翟峰感到前所未有的亢奮。

他通過各種渠道講述自己的故事,吸引媒體的采訪和曝光,最終通過演講籌集到了約20萬(約88萬台幣)的資金。

這筆錢將用來支持他的下一步航行:澳大利亞。

上一次航行過程中出現了很多問題,比如簽證辦理得不及時、不全面,導致補給存在困難;在船上的時候沒有人值班,出現狂風等惡劣天氣時疲于應對。而這一次,他們準備得非常充足。

03 賣掉帆船,飛躍澳大利亞

2014年春節前后,他們把家人探訪完畢,便開始了向澳大利亞的航行。 在這段航行中,翟峰和妻子輪流值班守崗,女兒負責做飯,一家人的工作井井有條。

但是去往澳大利亞的路很長,期間不乏一些惡劣天氣。有一次他們就一連遇到超過一個星期的陰雨天氣,導致船只顛簸不停,一家三口都難以入睡,吃飯都沒有胃口。

花費了四個月的時間,他們才來到了澳大利亞。此時翟峰不得不想一下自己的女兒該如何解決學習的問題。馨馨跟著航海的時候才八歲,輟學以后一直是翟峰和妻子教授她知識。

但是如今馨馨不得不接受正規的學校教學,于是他們決定在澳大利亞停留半年時間,將馨馨送到學校學習知識,他們兩個也趁機學習英文。

在澳大利亞生活了一段時間之后,翟峰又感到生活過于安逸平靜,想嘗試一下新的挑戰。

水里游的玩舒服了,他想試試天上飛的。2016年初,翟峰和女兒一起看了一部《返家十萬里》的電影,講述的主角使用飛行器幫助大雁完成遷徙的故事,非常吸引父女倆。

于是經過一番權衡,翟峰決定賣掉帆船,轉向搞飛行器。至此,他已經累計完成了近1.5萬公里的航海里程,眼下就要全部清零,投入天空的懷抱。

但飛行器的價格遠超翟峰所料,即便賣掉了帆船,又增添了一筆投入,依然不夠買一架不錯的飛行器。 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買了一個速度較慢的三角翼,這個三角翼的飛行高度在數百米,速度不超過30公里每小時。

按照翟峰原本的計劃,他想環繞澳大利亞飛一整圈,但是這個需要投入的資金太大,而且他的裝備也無法支撐他完成這項計劃。

最終翟峰決定南北縱穿澳大利亞,為了記錄這段經歷,他和澳大利亞的一家紀錄片公司談好了合同,最終的成品名字叫做《飛躍澳洲》。

在起飛的第一天,翟峰帶著馨馨坐在飛行器里,緊張地等待起飛的指令。在飛行器外面,是一個個嚴陣以待的攝影師,而飛行器內的拍攝由馨馨完成,翟峰需要心無旁騖地駕駛飛行器。

那天的天氣不太好,起飛的地方稍微有些陰云,但是無傷大雅。兩人從陸地起飛之后,在云朵中穿行,那種體驗終生難忘。

其實翟峰的飛行器駕馭技術并不怎麼樣,他是臨時上陣才學會的,再加上這種飛行器本身操作難度也不高。 在澳大利亞,有許多老飛行員,他們的飛行里程都在數萬公里以上,經驗豐富。為了學習飛行器,翟峰沒少向他們請教。

維持這項計劃需要不菲的資金投入,翟峰也是一邊打工,一邊開飛行器才實現了這個夢想。對他來說,這筆投入是完全值得的。

04 腳踏實地,追求夢想

完成了澳大利亞的飛行之后,一家人準備回國。而翟峰將自己的興趣愛好結合在工作中,先是創辦了一家青少年沖浪營地。

這家營地建設在巴厘島,吸引了來自全世界的青少年報名參加。 他們在翟峰的帶領下,一起體驗沖浪、帆船的樂趣,翟峰在與他們打交道的同時賺取收入。

后來他還創辦了一家飛艇學校,不過規模不大,僅僅是作為一個愛好。而真正的收入大頭還是來自他的旅游學校,在他的帶領下,旅游者通過騎摩托、坐帆船甚至飛行器的形式體驗旅游,深受一批資深體驗驢友的喜愛。

但是在疫情的影響下,這些投資的生意都不大好。翟峰也不再糾結于這些,索性賣掉回國體驗生活,在國內也沒有閑著,而是在全國各地旅游,分享自己的圖片、視訊。

翟峰還會把自己的經歷通過寫文章、錄視訊、開演講的形式傳遞給其他人,激勵更多人勇于冒險,敢于探索。

在翟峰的鼓勵下,馨馨也開始了自己的公益旅行,她在全世界各國記錄發生在疫情當中的故事,鼓勵當地人齊心協力渡過難關,她才17歲,這份執著的確難能可貴。

但是馨馨沒有接受正式的學校教育,缺少大學生活的體驗。不過將來她也許會去一些其他的院校體驗那種青春活潑的氣息,進修知識文化。

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生活與愛好,有的人熱愛冒險,不甘于平淡;也有人喜歡寧靜平和的日子,品味安逸的幸福。在疫情的沖擊下,這份安逸顯得更加難能可貴。

探險精神需要建立在踏實的規劃基礎上。在做出選擇之前,一定要把目光放長遠,想好改變生活模式之后該如何實現物質和精神的新循環,否則只會得不償失,徒增懊惱。

翟峰的經歷固然令人羨慕,但是他也為此付出了許多代價,花費了大量心血,甚至拼上了原本美滿的生活。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準備,才能享受生活帶來的快樂。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