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夫少妻蝸居橋洞10年,育兩兒兩女、與乞丐當鄰居、在河里洗澡,他們卻覺得自己是「人生贏家」

老夫少妻蝸居橋洞10年,育兩兒兩女、與乞丐當鄰居、在河里洗澡,他們卻覺得自己是「人生贏家」
2022/10/31
2022/10/31

對于很多農村人來說,「多子多福」的觀念一直都被流傳了下來,顯然,能享福的前提,還得有一個合適的棲身之處。

很難想象,在2010年的時候還有一家六口人蝸居在一處橋洞中,面對鏡頭,他們卻覺得自己是「人生贏家」。

橋洞中的歡聲笑語

2006年,「浙江在線新聞」還報道過嘉興橋洞的故事,那時,橋洞似乎是城市中一處被人遺忘的角落。

那一年,在記者的調查下,陸陸續續有很多橋洞「暴露」在世人的面前,那些橋洞被一道圍墻隔在兩邊,從側面看過去還有一間間20平米的小房子,有老人在門口添置了灶台,一縷縷炊煙從這里升起。

周圍還有一戶阿姨這樣告訴記者:「我在2002年拆遷的時候搬家到了這里,那會橋洞下面就住著不少乞丐,從早上6點開始,就有不少乞丐外出乞討,夏天的時候還會跑到河里面去洗澡。」

這樣的情況也持續過一段時間,由于他們燒火做飯的地方旁邊還有汽車停放,已經出現了消防隱患,城管出面干預過,可這批乞丐玩起了「躲貓貓」,只要風聲一過,他們就又再度回到橋洞下面。

這也是橋洞被「廢物利用」的第一個階段。

到了第二個階段,不少打工人湊到了橋洞里,將這里改造成了「宿舍」,相比于乞討的無業游民,他們將自己的「房間」收拾的很干凈,甚至還安裝了電燈等生活用品。

當年,記者還采訪到了一位打工者,對方表示:「在這附近住了30多個農民工,他們都是負責護岸項目的,之前大家是被安置到了附近的老房子中,過完年之后街區開始修整,就慢慢不能住人進去了。」

不過,橋洞并無法成為他們能久留的定居之所。

零六年就有城管人員表示:除了影響市容外,大橋的橋洞根本就不具備居住條件的,打工者的相關施工單位也表示過,這些人在工程結束后就會很快搬走。

果不其然,在農民工們從事的項目竣工之后,他們就搬離了橋洞,橋下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似乎那些過去就未曾出現過。

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橋洞在2010年還迎來了它的「第三階段」。

2010年,《南湖晚報》報道了一篇名為《橋洞里廂是我家》的圖片專題,迅速引起了網友們的熱議,不少嘉興的網民都驚奇的發現:過去曾被乞丐和民工占據的橋洞,如今真的有人把它當成家。

原來,當年5月的一天,有記者路過市區的一個路口,發現長中港橋橋洞當中蝸居著一家6口人,這才突發奇想拍攝了照片,并去探尋其背后的故事。

按照記者的說法,他進入橋洞時還頗有一種《桃花源記》中描寫的感覺,不過和那種大自然的清新空氣相比,橋洞下垃圾散發的各種惡臭氣味撲面而來。

見到有陌生人闖入,還有4條體態較大的狗沖著來人惡狠狠地叫了起來,也讓記者嚇了一跳。

好在采訪還是順利的,記者經過了一番努力,終于找到了時年44歲的許金火。

一家6口人中,除了許金火和妻子外,還有兩兒兩女孩子,都是他們這幾年的愛情結晶。

這就讓記者非常費解了,幸福的一家六口人,孩子們也都在上學的年紀,按理說考慮到這些也該回老家去,可他們為什麼要將孩子們全部都帶到橋洞當中生活呢?

許金火看出了記者的疑惑,向他講述了自己的故事。

他們一家原本也是在外面租房住的,許金火本人從20多歲的時候就來到了嘉興,也干了20多年泥瓦工,他們早就將嘉興當成了自己的家,就一直生活在這里。

到了2008年,許金火和妻子來到橋洞附近的工地打工,工程的過程中,項目老板讓許金火等人將設備暫時放在橋洞下, 待到許金火來到這里,卻意外發現了這是一處十分隱蔽的場所,很適合居住。

于是,許金火也沒有想那麼多,他就買來了膠合板將橋洞隔出了六七十平米的空間,甚至在這里分割出了臥室、廚房、客廳等「功能區」。

妻子對他也是全程保持支持的,反正都是村里出來做體力活,對于生活條件也并沒有那麼嚴格的要求,再說把橋洞布置好了之后,也完全有了溫馨的感覺,所以一家人就這樣快快樂樂地住進去了。

外面租房還得面臨著很多關于房東的不確定性,再說租金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許金火家4個孩子有兩個都十幾歲了,正是用錢的地方,還有兩個孩子也都只有幾歲,家庭開支就能省一點算一點了。

那麼,橋洞真的舒服嗎?

對于這個問題,許金火也給出了自己的回答:「在橋洞中生活還是有很多凄苦的地方,夏天的蚊子和蒼蠅很多,到了冬天也會有陣陣寒風襲來,當然,夜間有大車來的時候,頭頂上總會傳來陣陣轟隆的聲音,總是會影響到我們休息。」

時間久了,一家6口人也都習慣了橋洞中的生活,每當想到一筆高昂的房租,他們又選擇了繼續堅持下去。

若不是囊中羞澀,誰又愿意蝸居在如此小的一處空間里呢?

在記者拍攝的照片中,許金火夫妻和兩個年紀較小的孩子正湊在一起吃飯,桌子上還有兩瓶啤酒,對于許金火來說,這段黃昏時光是他一天當中最開心的日子,不大不小的「餐廳」中總是傳來陣陣歡聲笑語。

從照片中也能明顯看出,妻子的年紀要比許金火小很多,即使作為4個孩子的母親,許夫人的臉上依舊十分干凈。

對于這對「老夫少妻」是如何湊在一起的,許金火并沒有太明顯的表述,在很多網友的心目當中,許金火有一位愿意陪他吃苦耐勞的妻子,完全稱得上是「人生贏家」了。

未來,許金火也有著自己的打算:等到放暑假了,先把孩子送回老家,夫妻倆換一個大一點的城市打工,去那邊攢點錢,回到老家蓋一所大一點的房子,這樣也能徹底和過去的潦倒日子告別了。

橋洞,只能暫時遮風擋雨

此前,嘉興也出現過城管驅逐「橋洞流浪漢」的事情,那也是因為過去的「橋洞人」制造出了很大的噪音影響到了附近居民,許金火一家在橋洞中的生活非常安靜,外面也有擋板遮蔽,并沒有對周圍產生什麼負面影響,因此還有很多人壓根不知道橋洞下還有一家人存在。

盡管許金火明確提出了未來的目標,可想要實現這一目標,還得有個詳細計劃,最棘手的,莫過于人民幣。

然而,老許一家的情況也確實違反了相關城市管理條例,在記者報道后沒多久,南湖區的城市管理局就給許家下發了《責令限期改正通知書》,要求許家盡快拆除。

執法部門考慮到許家的現狀,也破例同意了許家推遲搬離橋洞的時間。

此時的許金火,只好考慮提前回到老家了,他知道自己的行為是不對的,待了20多年的嘉興,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對于許家來說,關注度提升也帶來了另一個好消息:不少愛心市民看到消息后主動聯系記者詢問老許一家的狀況,還帶來了物資。

6月18日,嘉興漢偉幼兒園的老師和孩子們拿著玩具和書籍來橋洞看望兩位小朋友。

幼兒園的老師也在現場表示:幼兒園是愿意接收兩個小朋友上學的,考慮到許金火的具體困難,學校還可以減免部分費用,只用給伙食費和書費就可以了。

4天之后,附近也有一位市民來到了橋洞送粽子,這位市民還說:「我和老許家就隔著一條河,有的時候還見到兩個孩子在河邊玩耍,心里也很同情,現在正好有機會能夠看望,了解了老許一家,知道他們的經歷后,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著到來的人越來越多,許金火的眼里也閃爍起了淚光,他在嘉興工作了這麼多年,也是城市的建設者,如今,也到了分別的時刻了。

他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是不屬于這里的,回到老家后能給妻子及孩子更好的生活,也不用忍受這種風吹日曬了。

對于幼兒園以及一些好心人的好意,許金火也都拒絕了,他覺得就算留在這里,也會一直給別人添麻煩,自己還有一家子人需要養活。

從6月底開始,許金火就一直在為了搬家貨車的事情忙碌著,他想要找到一輛最省錢的車。

到了7月初,許金火終于找到了合適的車,他給一直關注著自己生活的記者打通了電話,也興奮地說:「在全通貨運物流的幫助下,車子終于找到了,現在就可以收拾東西打包裝車了。」

記者聞訊后立即趕到了橋洞,許金火也正和孩子們打包著行李,兩個年齡較小的孩子還在河邊玩耍,一切就像之前一樣。

他還對記者說:「這二十多年來,我見證了嘉興的日新月異,還是有著很多不舍。」

7月8日中午,許金火一家正式告別了蝸居橋洞的生活,貨車緩緩離開了嘉興,這幾十年的過往,終于畫上了一個句號。

橋洞雖破,對于許家過去的幾年來說,也確實提供了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承載著滿滿的回憶。

臨行前,記者還將此前拍攝的回憶照片送給了許金火,供他紀念。

2022年,距離許金火搬家已經過去12年了。

當初報道這件事的記者后來也一直關注著許金火一家的動向,回到老家的許家日子過得和周圍人相差不大,村里也有他的一席之地。

由于會一門手藝,許金火在村中也能有事做,一個真正的家帶給他們夫妻的安全感是格外強烈的。

兩個年齡較大的孩子也外出工作了,只有過年的時候會返回老家和家人團聚。

而那兩個年齡較小的孩子也分別上了國中和高中,他們對過去嘉興河邊的生活還有著很深的印象。

在他們的認知里,自己有過城市生活的經歷,也想要靠學習考到城市中參加工作來改善家里的條件,兄弟姐妹們共同努力,也能讓父母安度晚年。

這個家正不斷變好,也是無數人想要看到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