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0歲三姐妹一輩子住在深山,政府上門多次絕不搬走,一年四季時令蔬菜自給自足,網友感歎「悠哉的神仙生活」

60歲三姐妹一輩子住在深山,政府上門多次絕不搬走,一年四季時令蔬菜自給自足,網友感歎「悠哉的神仙生活」
2022/11/29
2022/11/29

中途觀山景

初冬季節的周六,我們民俗攝影小隊的腳步依然在繼續,這次我們早早聯系好了一位徒步愛好者,她給我們介紹了一個鮮為人知的好地方,用她的話講就是山西晉南中條山中最后的一塊農耕凈土,也可以說是個世外桃源,她在戶外探險的時候發現了大山之巔上的三戶人家小村莊,3個女人守在這里,常年不下山,幾乎是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保持著原始傳統的生活方式。

山巔下的山包

路途遙遠便起了個大早,天不明就出發了,車子在大山之間盤山而上,深山的初冬早早披上了灰褐色的冬裝,沿途兩邊很少能看到人跡,偶爾才能看到山民留下的簡易民居,將近2個多小時的車程后,我們在一個山腳的拐角處停了下來,女向導王老師開始做了簡單的介紹:「從這里開始上山,沒有正經的公路,就是村民們自己修的一條山道,只能進出機動三輪車,我們要沿著這條山道再走1個小時,才會到達目的地。」

落鳳村

蜿蜒的山道幾乎很長險峻,剛剛穿過密林,又要翻越山包,慢慢走過山梁,又下山溝,一個小時的山路讓我們足足走了2小時,11點多鐘我們繞過山崖,山頂進入眼簾,幾聲雞鳴犬吠傳了出來,便也看到了隱藏在樹林里的小山村。

王老師說:「我是去年聽說的這個地方,便專門走了一趟,這個山村是當地最后的山頂人家,這地方有個美麗的傳說,古時鳳凰飛來曾經落在此地,后來人們發現山巔這片密林里有清泉流淌,沃土肥田,非常適合人類生活,故山村喚作‘落鳳村’,這些年脫貧攻堅,山里的散戶大多都集中搬遷到了移民新村,政府來勸過好多次,然而這里有3戶人家各有情況不愿撤離,一直堅守在此。」

紅衣大姐

「去年我曾經把越野一族的愛好者們帶進了這里,在此度過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村子里的三戶人家我都成了老熟人,今天我們再走‘落鳳村’,還能再看看這里的長年不出山的老姐妹。」

接近山村原本不太寬的山道愈發的窄,村頭有一個略寬的地方是個三輪車的停車處,一行人沿著一條石級小道走上了山村,從一棵歪脖子山榆樹下走過便看到了一個掛著玉米的小院落,一陣狗狗激烈的狂吠過后,院子里出現了一位紅衣大姐,紅光滿面非常富態,看到了王老師兩人便熱情的拉手在了一起,隨后大姐吆喝著我們回到了她的家里邊。

大姐的房子

紅衣大姐今年已經60出頭,家里的小院非常整潔干凈,幾乎和山下的民房沒有什麼兩樣,大姐非常熱情,給我們倒下4碗開水,又拿出山核桃請大家品嘗,直爽的山里女人給我們介紹了這里和她家的情況:「我娘家是山中一個村子,嫁過來就在這里生活到現在,3個女兒現在都嫁了出去,家里就是我和當家的,山下新村也有房子,原本也是要搬出村子的,可是當家的在這里還承擔著一份護林員的差事,算是半個公家人,所以不好離開,這村子里其他兩戶,一戶是養老的80歲黑爺老夫妻,另一戶是啞巴夫妻。」

山民種植的雪松

大姐介紹說山里人家以前就是靠山吃山,以農耕為主,山坳里有良田,種有小麥和玉米,扶貧工作后,山里人有了發家致富的新門路,大家在山里只留下少量口糧田,其余的都退耕還林了,山上種上了松樹,柏樹,一來可以綠化恢復植被,二來還可以作為景觀樹間伐賣錢。小山村以前也就是10來戶人家,現在年輕人都走出了大山,山里的院落幾乎全部都廢棄了。

啞巴的家

聽說我們想看看整個村子的全貌,紅衣大姐立即帶著我們走出了家門,她說:「其實現在生活在這里感覺很好,沒有城里的喧囂,就是個養老的好地方,現在人的生活都好了,吃喝是不用發愁的,一年下來只要你肯干,賺錢是沒有問題的,就拿我家來講,田地里有收入,當家的有少量工資,還有羊群收入,秋冬季還能賣山貨,半天當家人巡山護林還能放羊,我就一個人在家,做做家務看看電視,還可以玩玩手機短視訊,這日子過得還算滋潤。」

小山村依坡而建,幾乎都是利用地形,沒有刻意的規劃,由于這幾年人越來越少,家家戶戶之間的小道也在荒草間,沿著彎彎的小道走到了啞巴家,一排土蜂窩成了院墻,大姐說這是啞巴夫妻的一年主要收入之一,山里的蜂蜜質量好,是土蜂采集的中藥材花得來的,俗話叫做百花蜜,一斤能賣上百十元錢,啞巴夫妻有三四十窩土蜂,一年基本上都可以賣到兩萬元錢呢。

久別重逢

走上啞巴夫妻的家,「阿娣,在家嗎?」王老師一聲高喊過后,門簾挑開一道縫露出了一張中年婦女的臉,她先是一愣接著便笑著跑了出來,一下子撲在了王老師身上兩人擁抱在了一起。

聽說阿娣是10多年前嫁給啞巴為妻,在這大山里就沒有離開過,她和紅衣大姐相比就是典型的山里女人的形象,幾乎不說話,今天啞巴開車去山下軋核桃油去了,阿娣一個人在家,這會正在給啞巴丈夫準備午飯,征得她同意,我們走進了她的房間。

當地人傳統的房子一般都是一大間,里邊是不分套間的,里邊就是客廳,臥室兼廚房,雖說還保留著以前的生活方式,可是變化還是不小,桌子上有液晶電視和衛星接收機,廚房也用上了液化天然氣,甚至還有電磁爐,午飯也很傳統,就是山西人喜歡吃的面食,阿娣已經搟好了面條,正在做燴菜,吃的時候把燴菜澆在面條上即可,當地人把這個叫做「旗子面」。阿娣話雖不多可是人很善良,反復幾次邀請我們在她家吃飯,王老師給她解釋我們自己帶有干糧后,她似乎有點失望。

阿娣和她的大鵝

啞巴回家看來還要有一段時間,大家在院子里繼續聊天,紅衣大姐告訴我們說,啞巴夫妻沒有生育,家里就是他們兩口子,可能就是因為啞巴殘障,所以才沒有下山,啞巴人能干也很疼媳婦,啞巴兄弟養著幾頭牛,一年還有三四萬元收入,家里種點糧食就夠他們開支了,阿娣在家幾乎是不干活的,啞巴每天早出晚歸,阿娣就守著家,養鵝養雞做家務,無聊的時間她們就互相串門說說話,山里人的生活就是這樣,一輩一輩人延續下來的,現在好的多了,寂寞了還有電視和網絡。

小菜園

出了阿娣家的門在旁邊我們看到了一塊小菜園,這也是她家種的,當然三戶人家都可享受,大姐說山頂之上唯一不便的就是這交通,一年四季時令蔬菜都有自己種,偶爾男人們下山才會買點外邊的蔬菜回來,特別是到了冬季家家戶戶都會按照傳統習慣,儲存蘿卜白菜越冬,大雪封山之后,小菜園子里只有菠菜和香菜,用塑料薄膜覆蓋上時時都能吃鮮菜。

黑爺的老伴

最上邊就是年已8旬的黑爺和老伴的家,也和其它兩戶一樣,黑爺上山放羊去了,只有老奶奶看著家,她告訴我們說:「我和他黑爺不計劃離開這里了,山下雖好可是不適合我家,兒子現在還沒有成家,他外出打工去了,現在家里最大的任務就是存些錢,給兒子娶媳婦,將來讓他們去山下生活,我們老兩口就在山上養老,年紀大了下山生活不習慣,在山頂上有自家的生存之道。」

老奶奶人很講究,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條,床鋪上的鋪蓋都是干干凈凈,家務活都是她一個人在干,因為她是家里唯一的女人。

黑爺家的玉米

奶奶說:「山里人生活了一輩子,老了就離不開這大山,你倒了山下沒有生活來源,再說人就講究葉落歸根,外邊再好不是自己的老家,金窩銀窩不如自己老窩。我家現在種莊稼放羊,收入要比以前好的多了,現在社會好,住在山里國家還給老人發養老金,這一年一年都不出山,有錢也花不了,我覺得現在就是好生活,住在那里都一樣。」

黑爺的羊群

紅衣大姐一直陪著我們轉遍了整個小山村,她說其實現在山里人只要你勤勞就有好生活,這些年大家改變了以前打獵種地的生活方式,開始種樹搞養殖,這個就是最好的致富門路,其次山里現在生活也有保障,每年自己種的莊稼就夠吃,也不花錢買,再一個山里的山貨多,有各種中藥材野果子和干貨,也是一個不錯的收入來源,雖說她們3個女人常年不下山,可是經濟沒有大問題,生活也算很不錯。

大姐說:「這山頂上現在唯一不便的就是交通,公路修到了山里邊,按照計劃這里是要前往移民新村的,我們3戶人家情況不同沒有走,政府也沒有強求,現在還給大家保留著水電設施。再過幾年大家肯定都會搬遷下山,山里女人就會融入社會。」

大山頂上的小山村和美麗風光吸引我們流連忘返,一直到了太陽快落山我們才離開,王老師告訴我們說山村這里很原始,風光優美,山路崎嶇,很適合搞戶外旅游開發,去年她曾經帶著3輛車都開上了山村,要在這里開劈一條戶外越野線路,得到了當地‘驢友’的支持,這樣一來給小山村帶來一份生機,啞巴夫妻和黑爺一家還能有點額外收入,也算是給小山村辦了一點好事情。

‘落鳳村’之行,讓我們認識了大山里常年不下山的3個女人,了解到了山巔之上大山人的自然生活狀態,似乎隱隱約約感覺到她們3個都是有故事的女人,大家決定有機會一定重走小山村,去聽聽這世外桃源里三位女人的故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