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78歲老人住過養老院、請過保姆,才明白晚年最好的歸宿在哪里

78歲老人住過養老院、請過保姆,才明白晚年最好的歸宿在哪里
2022/10/11
2022/10/11

前言

隨著社會進一步發展,如今我國的養老方式也在逐漸多元化。

通過社會調查,不難發現有越來越多的中年人和年輕人存在著「抱團養老」的想法,幻想著到那時和三五老友共同住在一個房子里,互相照顧、互相養老。

然而關于養老這一問題,老年人才是最具發言權的人。

現年78歲的安徽朱大爺在回顧自己退休后的養老生活時,不禁頗為感慨,最終面對鏡頭這樣說道:

「我去過養老院也請過保姆,到最后才明白晚年最好的歸宿在哪里!」

那麼,朱大爺口中所謂最好的歸宿到底是哪里呢?

他在體驗養老院和請保姆兩種不同的養老方式時,又分別經歷了哪些事情呢?

特別的決定

2006年,朱大爺的老伴在纏綿病榻兩年后不幸離世。

彼時62歲的朱大爺沒了妻子的陪伴,徹底成了孤家寡人,原本因為妻子生病而推遲了兩年的退休養老生活,到如今也被正式提上了日程。

朱大爺有兒有女,都是孝順的好孩子,此前他們就時常在工作之余回家看望父母,給爸媽花錢買衣服和營養品。

現在眼瞅著母親離世,父親沒有了依靠和陪伴,兒女們更是沒有一個人在給老人養老的問題上含糊,爭著搶著要接父親到自己家住。

在經過協商之后,女兒們最終同意讓朱大爺輪流到自己家住,每半年做一次更換。

這樣既不會讓朱大爺的養老生活感到孤單,也能夠讓兒女們都盡到各自的孝心。

然而當兒女們回家接朱大爺時,朱大爺卻說他早已安排好了自己的養老生活。

原來早在退休之前,朱大爺就和老伴在養老這個問題上進行過討論。

二老的想法都很一致,那就是爭取能夠互相照顧更長的時間。

如果一方先行離世,那麼另一方就住到養老院里,總之就是不能麻煩兒女。

畢竟現如今社會節奏快、花銷也大,兒女們平日里的工作已經很是忙碌,同時還要照顧他們自己的孩子,已經是背負著很大的壓力。

如果老了之后再去麻煩兒女們給予照顧,無疑是給他們增添了更大的負擔,這是朱大爺夫婦無論如何也不想看到的。

在之后妻子臥床患病的那段時間里,朱大爺再一次體會到了照顧人的辛苦,更是不想給兒女們添麻煩。

在妻子離世之后,朱大爺便偷偷地去打聽關于養老院的信息,甚至還去實地考察過。

來到養老院后,朱大爺看著這里住著不少老人,家具設施一應齊全,還有護工24小時照顧,便覺得這里著實是個養老的好地方。

隨后他痛快地取出了一部分退休工資,在沒有告知兒女的情況下和養老院簽了合同。

當兒女得知父親做出的決定就是去到養老院后,紛紛都有了意見,試圖勸朱大爺去到養老院退錢,搬來和自己一同居住。

然而朱大爺已經做好了決定,執意不改變自己的打算。

萬般無奈的兒女只好替父親收拾東西,將朱大爺送到了養老院。

那麼,朱大爺在養老院中會有什麼樣的養老感受呢?

住養老院

朱大爺剛住進養老院的那段時間里,他對自己的選擇還是相當滿意的。

畢竟養老院生活作息比較規律,早中晚三餐都是按時供應,營養搭配均衡,不必自己親自動手,這點朱大爺很是滿意。

除此之外,養老院里的老人可以一起下下象棋、跳跳舞,工作人員有時還會組織老人們一起看電視。

此前兩年的時間里,朱大爺都忙于照顧患病的妻子,一直沒有空閑搞娛樂活動。

現在突然有了這麼多的同齡人可以聊天說話、共同娛樂,這對朱大爺而言,無疑是休閑放松的絕佳途徑。

但是住著住著,朱大爺的心里就開始生出了一種別樣的滋味。

養老院里并沒有單人住房,朱大爺往往要和其他的老人同住。

夜里有的老人打呼嚕打得震天響,有的老人頻繁起夜,開廁所門的聲音嘎吱嘎吱響個沒完,這些聲音混雜在一起,活脫脫就是深夜的噪音制造機。

人老了睡眠本就比較輕,讓這些聲音一攪和的結果就是,成宿成宿得睡不著覺。

更讓人感到驚慌的是,有的老人因為身體狀況不好,夜里甚至會突然發病。

面對這樣的緊急情況,所有的護工都要趕來救援,這不僅讓所有老人都清醒了,還讓不少老人的心靈遭受沉重打擊,總是懷疑自己會不會哪天也半夜發病。

人一旦睡眠不好,第二天精神就不好。

營養均衡的飯菜放在嘴里,吃著還沒有家里的尋常菜香。

除此之外,朱大爺還發現養老院里存在著很嚴重的攀比現象。

之前的話題聊完了,這些老人圍在一起就是各自炫耀自己的兒女,有人吹噓兒女在國外工作,有人說兒女是企業高管,話題往往以各自兒女每個月賺了多少錢來收尾。

聊完收入,這些老人還會攀比兒女來養老院看望自己的次數,這次數就是他們衡量心中幸福感的標尺,來的次數越多,這些老人就越高興、在人群里越有面子。

看似這些老人選擇來到養老院是為了不麻煩兒女,但是實際上他們的一顆心還是拴在兒女身上。

他們沒有自己的生活,臉上看似是笑容,其實內心里也滿是苦澀。

朱大爺一輩子都是吃苦耐勞、獨立自主的人,自然對這些老人的行為很是看不慣。

但是當他在養老院里看到沒有兒女來探視的高齡老人時,心中還是有說不出的難過。

這些老人一般都是完全不能自理的情況,便被兒女塞進了養老院。

他們一方面要忍受獨自活著的孤獨,還要忍受護工對他們進行照顧時的懶怠和白眼。

有一次朱大爺親眼見到,護工因為老人再一次不小心排泄在了床上,而對著這位老人展開了長達幾分鐘的抱怨,收拾床單的動作也異常粗魯。

然而這位老人卻不能做些什麼,只能深感抱怨地縮在一角,將頭無力地偏到床頭。

這時的朱大爺不禁感到一絲深深的無力感。

雖然他自己現在還是可以生活自理的狀態,但是人終究是會越來越老,如果自己也到了這個地步,那麼護工也會這樣對待自己。

那時的自己喪失地不僅僅是家人的關懷,更是作為人的全部尊嚴。

于是他深知養老院不是一個可以長久養老之地,隨即辦理了出院手續。

雇傭保姆

在從養老院回家之后,朱大爺過了幾年自行照顧的養老生活。

好在他一輩子什麼都學過,也什麼都會做,做飯、洗衣服以及縫扣子都不在話下。

雖說什麼事情都需要親力親為,但是此時的朱大爺卻對不用麻煩兒女、自己悠哉快活待在自己家里的養老生活很滿意。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朱大爺的68歲,這一年,朱大爺不幸摔傷了腿。

這下可把朱老爺的一雙兒女急壞了,他們將父親送進醫院,輪番在病床前進行伺候。

好在朱大爺的體格子還算康健,動了手術之后,腿傷痊愈得倒是也很快,不久就辦理了出院手續。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

即便是出了醫院,老爺子也得繼續休息,身邊要有人進行照顧。

就在這個時候,兒女再度提出要將他接到身邊照顧。

但是朱大爺仍舊堅持此前自己定下的,不麻煩兒女的原則,怎麼說都不愿意挪窩。

最終兒女們一合計,既然老爺子不愿意讓他們照顧,他們總可以花錢請人照顧,這樣他們也放心,也遂了朱大爺的想法。

因為不放心勞務市場的人敷衍了事,兒女們特意找了一個之前和朱家人同村的中年婦女來當保姆,想著彼此認識,她一定不會虧待父親。

同時,他們給這個保姆開出的工資不算低,想著多開工資,人家干活的時候也就能多出點力。

誰料就是這個費盡心思找來的保姆,卻實則辜負了他們的期待。

一次,朱大爺的女兒要拿著父親的工資本到銀行辦理一些業務。

然而當她翻開朱大爺的工資本時,卻意外發現朱大爺每個月的工資本里都會有不少流水支出。

這些支出都在500元到800元之間,加起來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這就讓朱大爺的女兒起了疑心,家里保姆的工資是到月底的時候,由她們幾個人輪流支付,哪個月也沒有少交漏交的情況。

朱大爺因為腿傷一直在家養病,哪怕可以下地了也幾乎沒有出過門,怎麼每個月還會有這麼多的支出,這些錢是花在哪里了呢?

當她拿著工資本去問父親時,家里的保姆卻率先慌了。

此時的朱大爺才告訴女兒,原來保姆總是跟他抱怨,兒女們付的工資不夠買菜買肉。

他這才又讓保姆拿著工資本到銀行每月取錢。

保姆的作為著實讓朱大爺的兒女們感到出離憤怒。

按照他們付給保姆的工資來看,這些錢著實可以讓朱大爺做到每餐營養搭配均衡,絕對不會有吃不上肉的情況。

但是就實際情況來看,這個保姆在額外騙取朱大爺錢財的情況下,也沒有讓他頓頓吃好,反而總是讓朱大爺吃上一頓的剩菜。

除此之外,保姆對朱大爺的照顧也著實敷衍,衣服總是攢在一起堆成山后一股腦丟進洗衣機,朱大爺的被單床罩也從來沒有換過。

后來兒女們才了解到,原來朱大爺對這個保姆也不滿意。

但是就是因為不想麻煩兒女,這才將這些事實都瞞了下來,選擇自己忍受。

最后請保姆的結局就是,朱大爺不僅沒有受到好的照顧,還被保姆坑了錢。

最好的歸宿

在將保姆開除后,朱大爺的兒女們決定,無論朱大爺怎麼說,都要把他接回家照顧。

此時的朱大爺也最終放棄了自己堅守的原則,乖巧地跟著兒女們回了家。

兒女們還是按照最初討論的方案,讓朱大爺輪流到兒女家進行居住,每半年換一次,第一個半年是由朱大爺的兒子進行負責。

睡在兒子家的第一個晚上,朱大爺翻來覆去得就是睡不著。

他的內心充滿了忐忑,擔心自己的到來會給兒子的家庭造成麻煩,甚至擔心兒子兒媳會因為照顧自己產生爭吵。

畢竟此前,他也沒少在電視劇上看到過這樣的橋段。

然而令朱大爺沒有想到的是,他所擔心的事并沒有發生。

兒媳對自己的到來很是歡迎,第二天早上還為他準備好了早餐,問晚上他睡得是否習慣。

兒子更是從超市買回了一堆營養品和純奶,叮囑他該怎麼吃,還不忘提醒他到了這個年紀一定要多補鈣。

除此之外,孫子還拉著自己噓寒問暖,和他分享在學校里發生的事情。

此時的朱大爺切實感受到了來自家人的溫暖,不禁覺得眼里一熱,幾乎就要落下淚來。

站在一旁的兒媳瞧見了朱大爺的異常,貼心地說道:

「我早就跟他說過讓把您接來住,一家人哪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

兒子也在一旁搭腔道:

「爸,小時候您照顧我,長大了我照顧您,這不是我應該做的嗎?」

聽到兒子和兒媳這樣說,朱大爺此前忐忑的心終于放了下來,隨即翻涌在胸腔內的是溫暖的熱流。

在腿傷完全康復之后,朱大爺也加入到兒子家庭的分工中來。

他主動包攬了給家里人做中飯和晚飯的事情,到了孫子放學的時候,還會到學校門口去接孩子們放學。

在其他閑暇的時間里,朱大爺會去到公園里散步下棋,沒事兒就鍛煉身體。

此前壓抑的心情沒有了,兒子和兒媳還時常會對他的付出表示感謝,這讓朱大爺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是個有用的人,身體也比以前更好了。

等到去女兒家住的時候,朱大爺依舊也會幫著女兒做家務、帶孩子,同樣感受到的也是來自親人的溫暖。

彼時的朱大爺才真正明白,自己早年的擔心是不必要的。

只要用心有愛,兒女的陪伴和親人的互相照顧,才是老年人最好的歸宿。

如今朱大爺已經78歲了,年邁已經讓他干不了太多的家務,只能每天坐在輪椅上。

但是兒女們并沒有因此嫌棄年邁的父親,反而對他進行悉心照料,使他能夠安度晚年。

朱大爺被無數的愛意所包圍,對于當下的生活也很是滿意。

中國古語說:「堯舜之道,孝悌而已。」

我們在父母的悉心呵護下長大,等到父母年邁之際,我們也理應用孝心來回饋父母,善待自己的父母,這是為人子女應該擔負起的責任與義務。

每個人都會有衰老的那一天,也許這會令我們心生畏懼。

但是只要父母與孩子之間的愛意永不枯萎,溫暖的家庭永遠是我們每個人最后的港灣。

衷心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夠成為父母年老時最好的歸宿。

同時希望全天下的老人可以老有所依、安度晚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