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年前,「上網」還是一種病,醫生楊永信曾「電擊治療」6000余青少年,如今他下場如何?

6年前,「上網」還是一種病,醫生楊永信曾「電擊治療」6000余青少年,如今他下場如何?
2022/10/19
2022/10/19

2006年,楊永信在臨沂成立「第四人民醫院網絡成癮戒治中心」

該中心,旨在幫助「網癮少年」擺脫電子游戲的荼毒,恢復身心健康狀態。

卻沒想到,它自誕生那一天起,便偏離了軌道,成為無數青少年們的噩夢。

進入網癮治療中心之前,這些孩子是父母心中的「問題兒童」。

半個小時之后,他們走出治療中心,便成了懂得父母辛苦和不易的「天使」。

楊永信的「第四人民醫院網絡成癮戒治中心」,真的有看上去的那麼神奇嗎?也不盡然。

自2006年—2016年期間,在戒治中心接受治療的兒童,多達6000多人。

他們走出戒治中心,對原生家庭,或多或少都造成了打擊。

可以說,這6000個家庭,在楊永信的摧殘下,毀于一旦。

更有甚者,在走出戒治中心后,跟父母反目成仇。

「從今往后,你們不再是我的父母,我要跟你們斷絕關系!」

「以后,我活著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你們感受痛苦!」

這些少年少女,到底在戒治中心遭遇了什麼,才會發出如此讓人絕望的吶喊?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惡魔」楊永信,和他臨沂網戒中心的故事。

2000年前后,網絡在國內得到空前發展,成為很多網友心中的「精神食糧」。

電子小說、社交平台、電子游戲等等,每一樣都是新奇物件。

讓不少少年少女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在互聯網極度繁榮的環境中,「網癮」問題也隨之而來。

在父母心中,「網癮」如同洪水猛獸。

他們毀掉了孩子的精神,讓他們不思進取,整天渾渾噩噩。

更有甚者,稱兒子沉迷電子游戲后,渾身散發惡臭,整個人變得十分暴躁,動不動就對父母發脾氣。

他們肆無忌憚地宣泄對網絡的不滿,殊不知,孩子的沉迷,跟網絡其實關系不大。

就拿那位吐槽孩子脾氣大的母親來說,沒有網絡,她就能保證孩子不對她發脾氣了嗎?

當然不會,如果不改變教育方式,孩子的怨氣會一直累計,只是換種方式發泄罷了。

很簡單的道理,但父母已經被網絡沖昏頭腦,失去了思考能力。

他們開始尋找一種能幫孩子戒除網絡的方法。

正所謂有需求就有市場,有市場就有供求,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網癮治療中心應運而生。

楊永信,就這樣乘著這股東風,走到了大眾面前。

楊永信之所以能爆紅,全憑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劉銀明。

劉銀明,北大中文系博士畢業,曾經做過央視記者,出版過很多文學作品和專題片。

其中最出名的,當屬2006年出版的圖書《戰網魔》。

從書名中不難看出,劉銀明這個人極其痛恨網絡,甚至在作品中,將網絡妖魔化。

你說這樣一個人,他懂網絡嗎?

自然不懂,但卻可以輕易給網絡下定義,這是非常可怕的行為。

就好像一個什麼也不懂得領導擔任電子廠廠長,上任之后瞎指揮。

在他的領導下,廠子怎麼可能不黃呢?

但現實就是這麼魔幻,劉銀明非但沒被打到,反而在央視加持下,成為鏖戰網魔的英雄。

2008年,央視將《戰網魔》拍成12集紀錄片。

紀錄片中,楊永信講述自己是如何與網癮激戰,并獲得全面勝利的。

洋洋得意的樣子,仿若自己是「大英雄」。

正是因為該紀錄片,讓楊永信和他的網癮治療中心名聲大噪。

很多家長將楊永信當成救命稻草,紛紛將孩子送過去,希望在治療后,孩子能「重新做人」。

悲劇,就在這樣的偏見下,發生了。

事實上,這些被送過去的孩子,真的有網癮嗎?也不全是。

有的孩子,因為父母長期在外工作,疏于教育,再加上青春期,所以表現得非常叛逆。

有的孩子,則只是因為青春期煩惱,導致成績有所下滑。

他們的父母看到孩子的變化后,不管導致他們變化的誘因,統統塞給楊永信來處理。

而楊永信也非常大度,不管什麼問題,只要交錢,照單全收。

半年后,還你一個聽話又懂事的孩子。

作為青少年,自然不會愿意去治療中心那種地方,但是面對父母強權,他們根本說了不算。

楊永信的治療中心提供一種服務,只要父母出車費,他們就會派專車上門去接。

到地之后,不管孩子愿不愿意,都會被強制帶到治療中心,接受治療。

到了治療中心之后,孩子們都會表現得非常不情愿,甚至在現場大鬧。

對此,楊永信有自己的處理辦法。

他會讓人將孩子帶到13號治療室,然后用一台電休克治療儀,不斷電擊孩子的太陽穴。

肉眼不可見的電流穿透孩子的身體,帶來巨大的痛苦,此時楊永信會笑嘻嘻地問道。

「你為什麼不聽話呢?為什麼要讓父母擔心呢?」

如果這個時候還敢頂嘴,楊永信就會繼續加大電流,直到你徹底服軟為止。

整個過程,大概持續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為止,沒有人能承受持續一個小時的電擊。

服軟之后,在楊永信的「建議」下,孩子會走出治療室,和父母抱頭痛哭,說自己錯了。

父母看到孩子在30分鐘的治療下,就會有如此改善,對楊永信心服口服。

因此不理會孩子央求的目光,乖乖將錢,將孩子獨自一人扔在治療中心。

他們的痛苦生活,也就此開始。

根據走出治療中心的孩子所說,里面的生活,外面人根本無法想象。

二戰時期的集中營,怕也是不過如此。

治療中心沒有任何娛樂設備,每天除了軍訓之外,回到住所,學員們就只能對著墻發呆。

治療中心完全就是楊永信的「一言堂」,為了確立自己的權威,他想了很多種辦法。

他讓學員們相互監督,一旦有人表現出對網癮治療的不積極,就會受到懲罰。

這種相互監督有多離譜呢?

例如有一天,你望著治療中心外的藍天怔怔地出神,立刻就會有人舉報你。

「誰誰誰,表現出對網癮的無限向往,消極治療!」

這個時候,你就會被幾個強壯的學員,帶到13號電療室,接受長達半個小時的電療。

對學員來說,電療的過程度日如年,一分鐘對他們來說,就像過了一個小時一樣。

「沒有人能承受,無窮無盡地電擊!」

一個走出治療中心多年的網友,提起曾經的經歷,依舊滿臉惶恐,心有余悸。

不僅是電擊,在治療中心,學員每天都要完成規定訓練,強度遠遠超出他們能承受的極限。

例如受害者「小雪」,她曾被要求做200個跪拜操,做到四五十個的時候,她就堅持不住了。

整個腰椎針扎般地疼痛,到醫院做CT,結果出來,腰間盤突出。

有的學員,實在承受不住高強度的訓練,之后被送到電療室,被電到大小便失禁。

沒有盡頭的悲慘生活,讓學員失望,甚至有人想通過割腕自我了斷的方式,結束這種痛苦。

最終,被送到醫院,搶救了過來。

一樁樁,一件件,讓人觸目驚心,而這一切,不過是治療中心的冰山一角罷了。

直到2009年,一位叫柴靜的記者,帶著質疑的態度,前往治療中心采訪楊永信。

在采訪中,柴靜首次詢問關于電擊的治療方式。

首先是楊永信使用的DX—2A電休克治療儀。

該治療儀研發出來,是為治療狂躁癥等精神疾病患者。

未成年的孩子如果使用,會造成永久性認知損傷,會讓大腦短路,失去記憶。

除此之外,柴靜還了解到,這種治療儀早在2000年就被停產。

因為該設備對于精神疾病的人刺激太大,并不人道,所以被國家緊急叫停。

柴靜詢問楊永信是否知道儀器存在問題,楊永信的回應讓她大吃一驚。

柴靜:「您知道這個儀器早就被淘汰了嗎?」

楊永信:「我不知道!」

柴靜:「因為它不人道,早就被淘汰了!」

楊永信:「我是一個基層精神科醫生,如果被停用或者被召回的話,我再使用絕對是非法的!」

柴靜:「您醫院是否有在使用醫院普遍使用的無抽搐電休克治療儀?」

楊永信:「有!」

柴靜:「也就是說,醫院有可以不給病人造成痛苦的治療方法!」

楊永信:「有,但是無法用在這些孩子身上,因為他們沒有刺激,無法對孩子進行有效治療!」

柴靜:「也就是說您治療的手段,就是要引起他們的痛苦,對嗎?」

楊永信:「是的,就是為了讓他們有種不舒服的體驗,否則很難達到應有的效果!」

從采訪過程就能看得出來,楊永信完全知道自己的治療方法,會對孩子造成怎樣的痛苦。

但他對此并不在乎,整個采訪,回應的可謂滴水不漏。

但即使如此,楊永信的治療中心依舊引起了大眾的懷疑,并在網上引發極大的輿論。

因為楊永信的電休克治療儀,會對孩子的大腦,造成永久性傷害。

但這依舊無法扳倒楊永信,因為家長們依舊對其深信不疑。

這場質疑造成的唯一改變,便是讓楊永信將電休克治療儀,換成了低脈沖治療儀。

對孩子的傷害,沒有任何改變,只不過換了種說法罷了。

直到2016年,隨著網絡的普及,父母不再將其當成洪水猛獸。

楊永信的治療中心,才退出歷史舞台。

作為背后的始作俑者,10年來,他并沒受到任何懲罰。

不僅如此,還成功升官發財,時至今日,已經坐到了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副院長的位置。

「第四人民醫院網絡成癮戒治中心」的事情,也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當初,很多網友都覺得這件事非常魔幻。

楊永信明明錯得如此徹底,為什麼楊永信和他的治療中心,還能如此繁榮呢?

歸其原因,還是需求問題。

父母難道不知道電療多麼痛苦嗎?當然知道,但他們并不在乎。

只要孩子從里面出來,能夠對自己言聽計從,一切治療手段都是值得的。

哪怕這種言聽計從,是裝出來的。

至于網友們的呼聲,他們從頭到尾就是看客,并沒有參與到產業鏈中去。

他們的呼聲,自然不會有任何用處。

再加上《戰網魔》獲得了央視的加持,楊永信變得更加有恃無恐。

僅三年時間,便憑借網癮治療中心,豪賺8000萬(約3.5億台幣)收益。

他是賺到了錢,但那些上當的家長,花大價錢將孩子送進治療中心,換來的只有一地雞毛。

仔細想想,這些家長連「網絡」、「網癮」是什麼都不知道,憑什麼給孩子下定義呢?

將心比心,等父母老了,更年期開始發脾氣,不聽孩子話的時候。

孩子是否也能以不懂事為由,將他們送進治療中心呢?

沒事來個電擊治療,每天做運動,不知道那個時候,這些父母心中會作何感想呢?

做不到將心比心,自作主張地將孩子送到治療中心,自然不會換來好的結果。

只有真正關心孩子的身心健康,對癥下藥,和孩子成為朋友,才能擁抱美好的明天。

每一個孩子都是盛開的花朵,他們都值得被這個世界,溫柔以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