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玻璃娃娃」台灣演講遇「殘障畫家」,從此她是他的手,他是她的救贖;今倆人定居台灣幸福美滿,網友「都是命運的安排」

「玻璃娃娃」台灣演講遇「殘障畫家」,從此她是他的手,他是她的救贖;今倆人定居台灣幸福美滿,網友「都是命運的安排」
2022/11/02
2022/11/02

她一出生時,就患有「成骨不全癥」,醫生曾斷言活不過20歲。

她生活起居都需要有人格外細心的照料,大家都叫她「玻璃娃娃」。

他幼年因為被高壓電打傷,不幸四肢被截肢。

他從一個四肢健全的健康人,成為了失去四肢的殘疾人。

許世皇與陳靜琪

就是這樣一對命運多舛的可憐人,在緣分的安排下相遇相知,相戀相守。

他們用樂觀和堅強感染著對方,用真誠和關愛治愈著彼此。

他們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中遇見了彼此?

他們之間又有著怎樣動人的愛情故事?

「玻璃娃娃」先天殘疾

陳靜琪出生在馬來西亞,她一出生便注定「與眾不同」。

因為先天骨膜發育不良,陳靜琪身患「成骨不全癥」。

成骨不全癥也被稱為脆骨病,患者骨骼極其脆弱。

一個輕微的磕碰,都可能造成全身嚴重的骨折。

這種病癥會隨著年齡的增長,造成身體的嚴重畸形。

由于這是一種不可逆轉的疾病,醫生曾斷言她活不過20歲。

陳靜琪和家人

雖然醫生斷言她的生命并不會長久,但是她的家人從來沒有放棄過努力。

陳靜琪在一個溫馨有愛的家庭長大,她的父親樂觀開朗,母親溫柔賢惠。

在陳靜琪兒時的記憶里,父母經常帶著她四處求醫問藥。

雖然她的病情一直沒有得到緩解,但是只要聽說哪里可以治療脆骨病。

父母不惜花光積蓄,到處奔波也要帶著陳靜琪去試一試。

隨著陳靜琪慢慢長大,她的病癥依然沒有得到緩解。

她的身體已經發生的嚴重了畸變,終身只能依靠輪椅來行動。

她無法像同齡人一樣去學校讀書,也無法像正常的孩子一樣可以肆意奔跑。

雖然家人將陳靜琪照料得很好,但是她的內心卻脆弱自卑。

陳靜琪

逐漸懂事的她覺得,比起身體的痛苦。

外界的閑言碎語和周遭異樣的眼光,對她造成的傷害更大。

外界不懷好意地譏笑和嘲諷,給年幼的陳靜琪帶來了極大的心理陰影。

陳靜琪變得越來越否定自我,她覺得自己就像個「廢人」一樣一無是處。

越來越討厭自己的陳靜琪,要求父母將家里的鏡子都收起來。

因為她不愿意照鏡子,看到自己殘缺的身體和丑陋的樣子。

她不再愿意和父母外出求醫問藥,因為她已經對自己的病情徹底放棄。

漸漸的陳靜琪也不再出門,每天都將自己關在房間里默不作聲。

接納自己認真生活

發現了女兒的變化后,陳靜琪父親耐心地開導陳靜琪,給她鼓勵和勇氣。

陳靜琪

「琪琪,你知道你有多特別嗎?」

父親告訴陳靜琪,她生來與眾不同。

父親將她的這份「殘缺」理解為「特別」,給了陳靜琪莫大的信心。

正是因為自己的這份與眾不同,所以她需要被家人更加珍惜。

而她也要學會珍惜自己,在有限的時間里過好每一天。

為了讓更多人接受自己的「特別」,自己接納自己才是陳靜琪人生的必修課。

聽了父親的一番勸解,陳靜琪決定試著重新審視自己。

她通過照鏡子,仔細地觀察著鏡子中那個殘缺的身軀。

「雖然我的身體是殘疾的,但是我的情感是健全的。」

想到這里,陳靜琪強迫自己對著鏡子,生硬地擠出了一絲笑容。

陳靜琪

「笑一下似乎看上去好多了。」

看到自己露出笑容的這一刻,陳靜琪才真正地接納了自己。

接納了所有生命中的不完美,和命運中的不公平。

陳靜琪覺得自己的身體雖然并不完整,但是自己卻可以通過笑容來感染大家。

從練習微笑的那一刻開始,陳靜琪重獲了新生。

從此以后,她不再抗拒出門。

為了給大家帶來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她逐漸走出家門與陌生人接觸。

她的性格也一點點從抑郁寡言,變得開朗健談。

身邊的人也逐漸向她投來善意的關心,讓陳靜琪可以敞開心扉與大家交談。

成為「生命演說家」

敞開心扉接納自己的陳靜琪,不再覺得時間難熬且枯燥。

她接納了自己,也主動接納了身邊關心她的陌生人。

陳靜琪和朋友們

她開始有了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朋友圈。

時光荏苒,轉眼間她已經20歲。

這一年正是醫生給她宣判「死刑」的期限。

然而隨著年齡的增長,陳靜琪的骨骼發育日漸完全。

雖然她的身體已經造成了不可逆轉的畸變,但是骨折發生的機率卻越來越低。

她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轉變,樂觀開朗的她也在積極向上地看待她的病情。

因此這一年,陳靜琪仍然在安然無恙地活著。

她的主治醫師也百思不得其解,稱她是個「醫學奇跡」。

「從今天起,我度過的每一天都是賺來的!」

陳靜琪用更加積極的態度面對生活,同時她也想要為這個社會做些什麼。

陳靜琪

「你可以把自己的經歷講給更多人聽,給他們信心和勇氣。」

父親的話語再次給了陳靜琪方向和信心,她決定要勇敢地站出來。

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給那些曾經或正在遭受磨難的人們,重新站起來的勇氣和信心。

在父親的鼓勵下,陳靜琪勇敢地站上了演講台,她成為了一名「生命演說家」。

她把自己先天殘疾,曾經終日抑郁寡歡的心情告訴大家。

也把自己是如何改變心態,真正地接納自己后,重獲新生的過程分享出來。

在陳靜琪樂觀精神的感染下,很多和她有不幸遭遇的人開始積極地面對生活。

變得堅強樂觀的陳靜琪,因為獲得了「2010年馬來西亞十大青年」的稱號。

每一次站上演講台,陳靜琪的內心都會充實而滿足。

因為她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也在自己的努力中實現了自己的價值。

台灣演講偶遇「殘疾人畫家」

陳靜琪在當地漸漸小有名氣,很多人都慕名而來聽她的演講會。

來到台灣的陳靜琪

2021年9月,陳靜琪受邀參加台北師范大學的演講。

原本以為這是一場再普通不過的演講會,就像她之前進行過的幾百場演講會一樣。

但是這一次陳靜琪卻在緣分的驅使下,遇見了她命中注定的愛人。

陳靜琪像平常一樣,從容地登上了台北示范大學的演講台。

當她開始講述自己的經歷,分享自己的感觸時,台下有個人一直目不轉睛地望著她。

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好奇和崇拜。

他十分佩服陳靜琪站上演講台的勇氣,也驚嘆于陳靜琪小小的身體里透露出的堅韌不拔。

這個人就是許世皇,他曾在年幼時不幸被高壓電擊中造成重度殘疾。

許世皇

1990年,14歲的許世皇幫母親收被子。

然而他順手抄起一根鐵棍時,結果卻意外地觸碰到了高壓電。

高伏的電流瞬間將許世皇擊穿,他的四肢被電流引起的電火花嚴重灼傷。

雖然家人將他緊急送往醫院搶救,最終挽回了他的性命。

但是不幸的是,他的四肢因為被電火花嚴重燒傷壞死,最后只能截肢。

截肢手術后,許世皇在醫院休養了近半年才傷愈出院。

而他回到家后,已經從一個四肢健全的健康人,變成了沒有四肢的殘疾人。

許世皇

14歲正是一個人青春年少的時候,他本來應該有著大好的前途和美好的未來。

但許世皇卻從一個原本可以活蹦亂跳的少年,成為了一個沒有手腳只能依靠輪椅生活的「廢人」。

這一場意外的變故徹底改變了許世皇的人生。

從此他將自己的內心封閉起來,不再與身邊的朋友和親人交流。

看到許世皇如此消極,他的父母只能更加拼命地工作掙錢。

他們想盡一切辦法,只是為了給許世皇提供更好的生活。

在父母的努力下,許世皇的左臂安裝上了假肢。

他終于可以依靠這支假肢,進行一些簡單的動作。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許世皇的父母在2013年先后離世。

許世皇

父母的離世給許世皇帶來了很大的打擊,但同時他也開始思考。

身邊沒有的父母的照顧,今后要如何更好的生存下去。

于是他主動向相關殘障機構尋求幫助,希望可以學習一項技能,獲得一些工作機會。

后來他接觸到了繪畫,他的生活逐漸發生了好的轉變。

最終許世皇通過自己的勤奮和努力,利用嘴咬畫筆作畫,成為了一名殘疾人畫家。

2021年,他還曾舉辦過自己的個人畫展,屢獲了一批喜愛他畫作的粉絲。

惺惺相惜定居台灣

當許世皇得知陳靜琪要來台灣演講時,早已得知陳靜琪故事的他,準備親自來聽她的演講會。

沒想到親眼見到陳靜琪的那一刻,許世皇就被深深的震撼了。

許世皇和陳靜琪

當看到和自己同樣身患殘疾的陳靜琪,可以從容不迫的站在演講台上。

許世皇受到了極大的鼓舞,他覺得陳靜琪在他陰暗的內心,照進了一束耀眼的光芒。

當天的演講會結束后,為了和台灣的殘障朋友取得持續性的聯系。

陳靜琪現場組建了聊天聯絡群,而許世皇也應邀加入。

演講會結束后,陳靜琪準備在寶島游玩幾天。

當得知這一消息,許世皇自告奮勇的為她充當起導游。

雖然兩個要靠輪椅出行的殘疾人,在一起外出有諸多不便。

但是許世皇還是為陳靜琪安排好了一切。

台灣便利的殘障設施,還有熱情的居民,都讓陳靜琪深深的喜歡上了這座城市。

攜手步入婚姻殿堂

陳靜琪在台灣旅游的這幾天,許世皇一直陪伴在側,對她照顧有加。

陳靜琪和許世皇

他們一起外出時,許世皇給她介紹台灣的風土人情,帶她品嘗當地的特色美食。

閑暇時候,他們在一起談天說地,許世皇也向陳靜琪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當得知許世皇和自己有著相似的經歷時,陳靜琪的心里對許世皇生出了不一樣的情感。

但是陳靜琪也深知,他倆都是殘疾人,他們的組合一定會遭到旁人的非議。

因此陳靜琪將這份情感,深深埋藏在了心底。

而許世皇在見到陳靜琪的那一刻起,早已從心底喜歡上了這個堅強的女性。

陳靜琪雖然和自己一樣都是殘疾人,但是陳靜琪卻憑著自己的努力成為了「生命演說家」。

想到自己的現狀,自卑的許世皇也無法主動向陳靜琪開口訴說情愫。

彼此互相愛慕的兩個人,便因為種種現實原因,各自懷揣著心事。

許世皇乘坐公交車

有一次許世皇乘坐公交車來找陳靜琪,由于下車時輪椅被卡在了殘障通道的縫隙處,許世皇狠狠的摔了一跤。

在司機和路人的幫助下,許世皇才重新爬起來。

雖然摔得鼻青臉腫,但是許世皇仍舊堅持坐著輪椅來找陳靜琪。

看到許世皇受了傷仍然堅持來見自己,陳靜琪內心既難過又感動。

于是,陳靜琪向許世皇表示,自己想要留在這座城市。

許世皇當即明白了陳靜琪的話外之音,這一刻他沒有再猶豫,而是大膽的向陳靜琪表白了。

這對互相愛慕的男女向彼此表明了心跡,終于確定了戀愛關系。

陳靜琪一方面因為喜歡台灣的便捷,一方面為了留在許世皇的身邊。

最終她征得了家人的同意,定居在了台灣。

身披婚紗的陳靜琪

戀愛后不久,這樣一對經歷相似的殘障戀人。

決定步入婚姻的殿堂,組建屬于他們自己的家庭。

雖然他們的身體都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但是他們的情感是健全的。

陳靜琪提出要拍美美的婚紗照,許世皇也計劃著給妻子一場完美的婚禮。

最終陳靜琪如愿以償的穿上了潔白的婚紗,用鏡頭記錄下了和丈夫最幸福的時刻。

許世皇也給了陳靜琪一場浪漫的婚禮,他們在親友的見證和祝福中聲步入了全新的生活。

知心愛人相守相伴

雖然陳靜琪和許世皇與其他普通夫妻不同,但是他們卻更用心的生活著。

陳靜琪也會像每個新婚妻子一樣,「洗手做羹湯」為丈夫做一頓可口的飯菜。

陳靜琪和許世皇

許世皇沒有手吃飯不方便,陳靜琪便會貼心的喂丈夫吃飯。

不僅如此,像刮胡子、洗臉、洗腳等一些日常起居,陳靜琪都會事無巨細的幫丈夫來做。

許世皇則承擔了家里的「體力活」。

由于陳靜琪身高不夠,因此家中的電燈開關他總是夠不到。

這時許世皇便會像個「跳高選手」一樣,借助僅剩的一部分大腿力量,蹦起來幫妻子開燈。

他們在生活中互相依靠,彼此慰藉。

陳靜琪變成了丈夫的開心果,每天想盡辦法逗丈夫開心,幫他驅散心頭的陰霾。

許世皇變成了妻子的依靠,細心的呵護著這個「玻璃娃娃」,讓她不受到一點傷害。

陳靜琪和許世皇

如今,許世皇44歲,陳靜琪已經42歲。

這距離醫生斷言她只能活20歲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倍還要多。

這20多年的歲月,都是陳靜琪努力生活「掙來的」。

他們曾是遭遇不幸的「可憐人」,殘忍的命運剝奪了他們的人生和希望。

但他們從未輕言放棄,「向陽而生」的他們不僅重拾了生活的信心,也找了人生的方向。

婚后許世皇繼續陪伴著妻子前往各地演講,而陳靜琪也陪伴著丈夫四處舉辦畫展。

他們在生活中彼此照顧,在事業上也互相支持。

曾經像一葉孤舟飄零在孤獨世界的兩個人,終于有了可以停靠的港灣。

結語

命運拿走了你一樣東西,總會還給你另外一樣。

陳靜琪和許世皇

命運剝奪了陳靜琪健康的身體,但卻賦予了她演講的天賦。

許世皇以最慘烈的方式失去了四肢,但卻激發了自己的繪畫才能。

曾經被命運「拋棄」的兩個人,因為緣分走在了一起。

兩顆受傷的靈魂互相救贖,互相治愈,成為了照亮彼此心靈的燈塔。

雖然他們的身體是殘缺的,但是他們給彼此的愛情卻是完整無缺的。

我們無法預知,命運安排給我們的下一顆糖果是苦是甜。

但只要是注定好的,便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碼。

我們只需要照單全收,接納苦的,享受甜的。

然后想盡辦法把苦變成甜,把人生活得更出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