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08年大地震,北大教師「安撫學生別動」自己拔腿就跑,被網友追著罵了14年!如今他卻從「老破小」搬進了大別墅

08年大地震,北大教師「安撫學生別動」自己拔腿就跑,被網友追著罵了14年!如今他卻從「老破小」搬進了大別墅
2022/12/05
2022/12/05

2008年,汶川發生8級地震。

天崩地裂間,數萬高樓化為廢墟,8萬多人或遇難,或失蹤。

舉國上下,無不哀痛。

與此同時,一個個舍己為人的犧牲故事涌現了出來,看得讓人感動無比,淚流滿面。

然而有一件事,像根刺一樣扎在很多人的心中,多年后依然揮之不去。

一位名叫范美忠的老師,在課堂上意識到地震發生時,完全不顧班里同學安危,第一個沖出了教室。

「在這種生死抉擇的瞬間,哪怕是我母親,在這種情況下我也不會管,譴責我的人才是不道德!」

一石激起千層浪。

此事發酵后,他受到各大媒體抨擊和網友謾罵。

網友紛紛表示:叫什麼范美忠,沒有半點師德,干脆改名叫范跑跑算了!

如今14年過去了,范美忠跑丟了什麼?

他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1

1972年,范美忠出生在四川的一個貧困家庭。

父親是個賭徒,還時常酗酒家暴。

瘦弱的母親撐起家庭重擔,一個人辛辛苦苦把幾個孩子拉扯大。

7歲那年,父親賭輸了又開始家暴母親,迫于父親的權威,家中無人敢發出聲音。

家中6個孩子,只有年紀最小的范美忠敢站出來理論。

結果可想而知,年紀小小的他壓根就不是父親的對手,挨了一頓好打。

范美忠的童年是在父親的鐵拳下度過的。沒有體會到父愛和溫情,這直接影響到了他未來的性格。

頂著巨大壓力,范美忠開始奮勇讀書。

或許是天資聰穎,即便沒有良好的學習氛圍和家庭環境,他也做到了學校年級第一。

1992年,他以最優異的成績考入北大歷史系。

在所有人眼里,考入北大就意味著擁有了改變命運的機會。

但范美忠對此卻毫不在意,他只是覺得自己解脫了。

「不再被壓制,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是自由的。」

那一年,北大新生要在石家莊接受一整年軍訓,這讓范美忠覺得自己是從一個地獄跳進了另一個地獄。

為了確保學生第二天有充足的體力,學校禁止學生帶撲克牌、隨身聽等物品。

范美忠心生反骨,越是禁止什麼,他就越是要干什麼。

「這東西我軍訓前沒聽過,軍訓后也沒有聽過,但是當時禁止我們聽,那我就偏偏要天天聽。」

更令他感到崩潰的,是接下來的校園生活。

見識沒有辦法跟大城市考進來的同學相比就算了,就連校門口賣盜版光盤的都比他見多識廣。

這讓范美忠從小建立的世界觀頃刻崩塌,并覺得自己就是應試教育的犧牲品,從此愈發憤世嫉俗。

他開始不認真對待學業了,試圖以一己之力對抗學校的各種規則,還從來不覺得自己做錯了。

畢業后,他寫出一篇流傳甚廣的文章——《評北大歷史系諸君》。

他將各大老師罵了個遍,還稱老師們上的課毫無新意可言,就跟催眠曲一樣。

這篇文章,表面看是在批判北大老師,實際上是他當時對個人命運的強烈不滿。

大學四年只顧著跟人辯論,成績不佳,出來找工作又四處碰壁,這讓范美忠愈發覺得世道不公。

最后,他不得不回到四川當中學老師。

8年時間,他換了7家學校,有4次是被學校開除的。

這是因為他總是在課上高談闊論說中國教育有問題,還說中國的文科老師多數都是白癡。

有學生無法忍受,直接舉報到了校長那里。

2005年,他來到都江堰光亞學校教學,也就是改變命運軌跡的地方。

2

都江堰光亞是一所私立學校,這里環境優美,教學理念靈活。

范美忠在這里一待就是3年,就在他以為自己會一直在這里安穩教書的時候,天災降臨。

2008年5月12號,范美忠像往常一樣在教室跟同學們上課。

課講到一半,課桌突然晃動了一下。

四川經常發生小地震,起初范美忠沒有當回事,安撫學生們不用輕舉妄動。

話未說完,地動山搖。

范美忠瞬間反應過來,這次不一樣,是大地震!

意識到這點后,他一句多余的話都沒有多說,拔腿就跑。

他是全校第一個沖到操場的人。

隨著其他老師帶著本班學生陸陸續續來到操場,范美忠這才冷靜了下來,跟著別的老師組織疏散工作,維持秩序。

但他的這一行為讓班里很多學生感到心寒。

「上一秒還在告訴我們不要緊張,下一秒就一個人跑了,我當時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他老師也是頗有微詞,不過沒有明面上說出來。

范美忠覺得這些老師多少是沾了點虛偽的。

10天后,范美忠在天涯社區發表了一篇名叫《那一刻地動山搖》的文章,把自己推上了風口浪尖。

「我是一個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卻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犧牲自我的人。

在這種生死抉擇的瞬間,只有為了我的女兒我才可能考慮犧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親,在這種情況下我也不會管的。

因為我抱不動母親,我也抱不動十七八歲的孩子,跟他們一起死沒有意義。」

文章最后,他表示這或許是自我開脫,但他沒有絲毫的道德負疚感。

「我有幫忙維持秩序,不是無用之人。」

這番看似有理有據地說辭,瞬間引爆輿論。

這次不但是網友憤懣,就連各大作家和媒體也坐不住了,紛紛下場。

北岸在鳳凰博客上發表文章表示: 「范美忠可恥并不在于地震時他的臨陣脫逃,而是在于他逃生后還要對自己的懦夫行為大肆「宣揚」。」

鳳凰網也發表評論: 「稱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一個人的思想再活躍,再前衛,可如果連一點點起碼的師德都沒有,連一絲人情味都沒有了,那也只能是一個虛偽的思想家。」

作家陸天明用詞更加犀利: 范美忠就該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那麼,范美忠是怎麼回復的呢?

不得不說,他擁有一顆無比強大的心臟。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像是回到了國中時期。

每次放學回家就會遭到父親的毒打,為了反擊回去,他時常對著墻狂打。

等到拳頭越練越硬,察覺不到痛感后,他便不滿足于錘家里的墻了,整日提著一根棍子到處溜達,等著別人與他干架。

面對千夫所指,范美忠第一感覺不是害怕,而是堅持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攤到明面上給大家看。

「就算是再來一次,我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先人后己是一種犧牲,而不是美德,我沒有錯。」

3

2008年6月初,市教育局要求光亞學校吊銷范美忠的教師資格證。

有意思的是,范美忠從未獲得該證,自然無從吊起。

迫于社會各界壓力,校方決定「無限期推遲」范美忠任教上崗時間。

實際上,校長認為范美忠并未違反學校任何規程,還讓他繼續任教。

每當教育局前來檢查,校長便刻意安排范美忠在操場打球,以證明他沒有在講課。

不過,范美忠打算起訴教育局。

起訴原因是教育局在中央電視台做節目時公開說:「我們可以不崇高,但是不能允許無恥。」

他覺得這侵犯了他的再就業權。

校長對外放出假消息,稱范美忠已經被辭退了,然后又對要起訴教育的范美忠說:

「你先回家休息,暑假結束就回來。奧運會一開,大家什麼都忘記了。」

正如校長所言,道德審判過后,看客紛紛離場。

這讓范美忠又對人性以及自己有了新的認知。

他說:我以前一直覺得,我已經把人性看得過于陰暗、丑陋和虛偽,但通過這件事,我覺得自己以前對人性的估計還是過高了。

他覺得自己對人性之惡的洞察已經達到了魯迅的水準。

不,他覺得魯迅都比不上他,因為魯迅只提出問題,卻從來不給出答案。

后來,起訴教育局的事情卻是沒了下文。

如今,14年過去了。

據他所說,又輾轉幾個學校后,他拒絕了十多家學校的聘書,也拒絕了富豪家教的邀請,下海經商做了教育培訓。

他為自己打的招牌非常響亮:

「畢業于北京大學歷史系,長期任職于基礎教育領域,對中學文科教育有獨到的見解和研究,號稱「中國第一文科教師」。」

通過教培,他的收入也迅速高了起來。

有了原始積累后,他租用了成都郊區的一座廟,想要跟理念相同的朋友一起,跟公立教育劃清界限,做他們的自我教育。

范美忠一家,原本蝸居的兩室一廳,也換成了四室兩廳的新房,倆孩子和岳母,都有了房間住。

4

寫到這里,范美忠的故事也就告一段落了。

然而,留給我們的思考卻遠未結束。

可能大家腦子里都會冒出這樣一個問題,范美忠到底該不該罵,不做英雄難道就錯了嗎?

在這里引用當年教育局對范美忠說過的話:

「我們可以不崇高,但是不能允許無恥。」

十分認同。

值得注意的是,從頭到尾都沒有人批評范美忠不顧學生,獨自逃跑,大家批評的是他逃生后,把自己的懦夫行為當成了一種美德,并且大肆宣揚。

這是完完全全的兩碼事。

沒有逃跑是英雄,跑了的是普通人。

求生是人的本能,貪生怕死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所以,他在危難之際,舍棄自己的學生,甚至可能是自己的母親,是他的個人選擇。

但是在做了這樣的事情后,還給自己戴高帽子,感嘆人性的丑陋和幽暗,并覺得自己就是當代魯迅,才是真正的讓人憤恨。

大眾指責范美忠,從來就不是因為他貪生怕死,而是他逃跑后的言論,而是他試圖以一己之力挑戰社會道德底線。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但從范美忠的身上,讓人看不出有什麼可傳的道,只能說,他不適合當一位老師。

你可以不高尚,但不能反咬那些高尚的老師都是虛偽的人。

也許,我們的教育是存在著弊端,但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我相信它會變得越來越好。

當然,你也可以覺得我們這個社會無藥可救,但是請不要給那些正在治病救人的人潑冷水。

在人類所有的美德中,勇敢是最稀缺的。

為眾人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于風雪 ;

為自由開道者,不可令其困厄于荊棘。

我們這個國家乃至整個人類社會,都需要勇敢的人,命運永遠偏向勇敢者。

下方是網友觀點:

屏幕前的你又是怎麼想的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