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他無情拋下糟糠妻,「傾盡所有」撫養繼子21年,年過七旬卻被掃地出門「兩手空空」,「欲找回原配被拒」親兒子一張紙讓他無地自容

他無情拋下糟糠妻,「傾盡所有」撫養繼子21年,年過七旬卻被掃地出門「兩手空空」,「欲找回原配被拒」親兒子一張紙讓他無地自容
2022/11/28
2022/11/28

一,同居21年,如今年過古稀,女友卻將他趕出家門

72歲的楊自強老人離異后和女友同居21年,兩人沒有領結婚證,楊老一直跟隨女友及其兒女共同生活。

此前一家人相處和睦,可是最近幾年,女友開始對他使臉色。

吃飯時摔摔打打,日常很少和他說話,一言不合就拿眼睛瞪他。

就連他在家中開空調,都要單獨計費。

楊老向記者展示了貼在墻上的空調「收費明細」:每天晚上7點-12點開空調,每小時0.8元,共計4元。

楊老說,雖然沒有人限制他開空調,但每天晚上他睡覺時,女友都會指責他浪費電。

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每天主動上交4元(約17台幣)電費。

種種細節,讓楊自強明顯感覺到整個家庭對他的嫌棄。

現在女友又計劃和女兒去美國探親,在楊老看來,這是將他掃地出門的前兆。

女友的女兒許諾,母親不在國內期間,每天會給他10元錢(約44台幣)生活費。

「一個月300元(約1300台幣),這不是打發乞丐嘛!」楊老不滿地說道。

楊老認為女友一家是「卸磨殺驢」。

當年他為了與女友易小燕在一起,與前妻失婚。易小燕母子三人全靠他撿廢品賣廢鐵養活,甚至他還出錢為易小燕的兒子買上房子。

那時易小燕的兒女「伯伯」長,「伯伯」短地叫著,親昵無比。

現在他年老體衰,無法繼續掙錢,一家人又翻臉不認人,這讓楊老心有不甘。

而易小燕的女兒陳紅卻為母親打抱不平。

陳紅已經在美國定居,只是想邀請母親前去去探親,3個月后會回來。

一家人并沒有將楊老趕出家門,他們姐弟倆也一直將他當作親人對待。

現在是他自己慪氣,非要離開。

如果真如陳紅所說,母親只是去探親,為何楊老會惴惴不安呢?

二,陳紅:「繼父」脾氣愈發古怪,行為偏激,才導致母親想與他分手

陳紅說,母親確實想和「繼父」分手,和去美國無關,而是兩個人性格不合。

一家人最受不了的就是「繼父」動不動就說:「我當初是為了你們的母親,才與前妻失婚!」

在陳紅看來,當初和前妻失婚,是楊老心甘情愿,與母親無關,母親甚至還勸他不要失婚。

而她的母親易小燕,現在仍是婚姻存續期。

母親和父親分居30多年,父親居住在農村老家,因為家中90歲老奶奶的反對,一直沒有辦理失婚。

原來楊自強與易小燕的結合并不合法,既然如此兩個人的感情依舊維系了20多年,為何沒有遭到易小燕兒女的反對呢?

對此陳紅并沒有正面回答。

同樣年過古稀的易小燕說:「一直以來是我在照顧他,現在我也上了年紀,沒有這個能力了,再說如果全靠我服侍他,那我還找這個男人干什麼呢?」

兩個人攜手相伴21年,從中年走到老年,彼此間成了老伴,現在老伴堅持要分手,這是楊自強老人始料未及的。

易小燕說,最近幾年,一直是兒子贍養楊自強,而楊自強的脾氣也變得愈發古怪,讓家人難以承受。

「他動不動就要喝農藥自我了斷,上次我沒辦法都把110叫來了!」

說起「繼父」的脾氣,陳紅也忍不住插嘴:「正月里親戚來家里吃飯,他當著眾人的面,把桌子都掀了!」

就在這時,楊自強老人突然跪在地上,連連磕頭,口中大喊著:如果我掀了桌子,那我不得好死!

在陳紅看來,正是「繼父」頻繁發脾氣,才導致母親堅決要結束這段感情。

既然易小燕心意已決,那楊自強老人又該作何選擇呢?

三,請來親生兒子幫忙,兒子拿出一份協議,令楊自強老人無地自容

看到老伴堅決的態度,楊自強也終于明白,他和易小燕本就是不被認可的關系,這里也不可能成為自己的家。

于是楊老說出了他的想法:既然老伴執意分開,他無法阻攔,但是多年來他為這個家出錢出力,他需要獲得補償。

「繼女」陳紅卻說:「你出力了,別人也出力了啊,我媽給你做了十幾年保姆,她要過一分錢嗎?」

眼看楊老「勢單力薄」,無奈之下,他只能叫來在農村的大兒子幫忙協調。

在楊家親戚的陪同下,大兒子楊龍來到易家,向記者出示了一份父親失婚時親手寫下的協議:

1,男女雙方共同財產,一律歸女方所有;

2,男方一次性支付女方生活費1800元整(約8000台幣);

3,失婚后,今后無父子關系,兒子兒媳隨母親一起生活;

4,以上條件,男女雙方共同遵守,并無反悔。

楊自強當年是婚內出軌,2006年他更是不顧家人反對,不惜斷絕父子關系,也要和前妻失婚,與易小燕在一起,如今卻好意思尋求幫助?

與易小燕在一起的21年,楊自強嘔心瀝血靠撿廢鐵,養易小燕母子三人,還幫忙給易小燕的兒子買了房子。

之前融洽的「一家人」,如今卻鬧到晚年分手,楊老的遭遇,似乎在大家的預料之中。

周圍的鄰居說,剛開始楊自強和易小燕及兒女住在一起,感情很好,楊老一直全心全意對待一家人。

但是身邊人都勸過楊自強:「就算你把自己的家拆散了,可是你和易小燕的感情,注定得不到認可。」

被「真愛」沖昏頭腦的楊自強哪里聽得進去,他不顧眾人反對,和前妻離了婚,拋棄親生兒子,對易小燕的兒女視如己出。

眼下易小燕的兒女卻以「繼父」脾氣太大,行為過激為由,不愿再接納他。

而親生兒子楊龍對老父親也頗有怨言,畢竟是當年父親背叛母親,還狠心丟下他們兄弟倆。

但是楊龍也表示,即使父親拋棄他們,作為兒子,他依舊會贍養父親。

只是易小燕的兒女當初承諾會給父親養老,等父親百年之后由楊家兒子領走骨灰安葬。

現在父親養大易小燕的兒女,如今對方卻出爾反爾,將父親掃地出門,實在不公平。

所以他決定替父親討要公道。

記者問楊老:「您現在后悔嗎?」

楊老低著頭,很久才說了一句:「后悔也晚了,我無地自容啊,哪想到會有如今這個地步。」

四,雙方兒女起了爭執,楊自強老人無處可去

兩位老人的兒女一見面,氣氛劍拔弩張。

易小燕的女兒陳紅氣勢十足:「我母親為他做了20多年的保姆,這筆錢怎麼算?再說了,他一直是我弟弟養著!」

聽到這里,楊老的兒子笑了:「20多年我爸連親生兒子都不管了,現在她居然說是他們在養我老爸!」

或許兩位老人都沒想到,當初他們邁出錯誤的一步,不僅對雙方的配偶造成傷害,眼下也給子女們帶來了苦惱。

楊家的親戚認為,畢竟楊自強曾出錢給易小燕的兒子買房,既然易小燕一家翻臉不認人,那楊自強必須要獲得賠償。

說起房子,陳紅反問眾人:「拜托你們用腦子想想,如果房子是他買的,他為什麼不寫他的名字,反而寫我弟的名字呢?」

如果楊老出錢買房是事實,陳紅的話別說當事人聽不下去,就連旁觀者也覺得這是「倒打一耙」。

果不其然楊老激動地沖上前,著急地解釋著:

「為什麼不寫我的名字?因為我雖然跟兩個兒子斷絕關系,但她們還是怕一旦寫了我的名字,我百年之后兒子會來奪房產!」

那麼楊老到底有沒有出資給易小燕的兒子買房呢?

易小燕告訴記者:當初買房花了13萬多(約57萬台幣),楊老確實出了32000元(約14萬台幣),此后房子裝修他也出了一些錢。

現在兩位老人分手是必然,楊老希望拿回屬于自己的財產,可是兩人既無婚姻,也無字據,楊老是否能如愿呢?

陳紅說:「當初你們兩個人結合就是錯誤,現在又談什麼補償呢?」

易小燕也說,過去7年一直是小兒子在贍養楊自強,而他的暴躁脾氣也給大家帶來不少困擾,所以不存在誰虧欠誰一說。

看到女友一家的態度,年過古稀的楊自強獨自坐上窗台,老淚縱橫。

他無助地說:「我成孤家寡人了,回不去了……」

21年前,為了女友一家,他狠心離開自己的家人,如今還有什麼臉面再回去呢?

記者問:「您的兩個兒子愿意接您養老麼?「

楊自強:「 不可能,我前妻還在。」

記者:「那您以后打算怎麼辦呢?」

楊自強低下頭,不再言語,他心中也沒了主意。

那楊自強老人晚年的落腳點又會在哪里呢?

五,為了讓兩位老人和平分手,記者請來調解員進行調解。

了解情況后,調解員委婉地表示:造成如今的局面,完全是兩位老人當年的一時沖動所致。

「當年您二位已經50歲出頭了,為了所謂的真愛不顧一切,老了依舊要各自的兒女贍養。你們對得起兒女嗎?」

雖然同居20多年,但是易小燕處于婚姻存續期間,所以楊自強和易小燕的關系得不到法律認可。

但是調解員也表示:楊老出資是事實,現在分手,他有權分割財產。

經過反復協商,雙方最終把對楊老的補償金額定在2萬元(約9萬台幣)。

而楊老的晚年,則由楊龍兄弟帶回農村老家照顧。

曾經恩愛,如今感情走到盡頭的兩位老人,也終于握手言和。

故事的最后,楊自強滿臉淚水,顫抖著雙唇說:

「當年兩個兒子反對我失婚,我不聽勸,如今鬧到這一步,還是他們給我養老,我真的很后悔。」

寫在最后

21年的光陰,兜兜轉轉,最后楊自強和易小燕兩位老人還是回到原點,只是時光荏苒,他們已經老去。

當時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的老人,傾其所有為女友一家付出,或許他從未想過,晚年以落魄收場。

不過好在他的親生兒子愿意不計前嫌接納他,但是他給兒子帶去的傷害,又該如何消解?

那些拋棄親生兒女,去養別人兒女的人,晚年生活過得如何呢?

我認為大多數晚景凄涼。

為了「愛情」,輕易拋棄婚姻,拋棄責任的人,又如何能夠經營好一段新的感情?

你可以為了「愛情」,愛屋及烏養大對方的兒女,但是你不能對自己的兒女不管不顧。

不然等你老了,如果養子和另一半棄你而去,他們依舊擁有血脈親情,而你呢?

你早就和曾經的親情形同陌路,沒有關心過親生子女,子女又如何能用心對你盡孝呢?

世間萬事,皆有因果;

世間萬物,皆有輪回。

希望這件事情,可以給不負責任的父母敲響警鐘,不要圖一時之快,逃避應盡的責任,否則老來后悔也晚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